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正文 第1630章 最喜娇妻耍无赖
    林阡一听曹王曾是玉皇山论剑第二,面色便明显起了变化,肃然答应了吟儿的求战:“可说好了,我怕伤了你和孩子,限定十招,点到即止。”

    “行,你让我八招,给我打到父亲最爱的那层剑境先。”吟儿却当场耍赖,说她需要八招预热。

    “……”林阡差点没被她给气笑,“姑娘,缠着我硬要比武的是你,把比武压得短都不能再短的也是你?”

    “父亲要比武,孩子要短,我有什么办法。”吟儿自己都忍不住笑,忽然正色,当即起舞,“仔细数,别到面前了还走神!”

    “悠着点。”于是这场特殊比武,前八回合真是她一个人的表演,他坐在一侧正好可以恢复精力……先还凝神调匀气息,猛然眼球都被抓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吟儿剑法比上次看见得还出色,堪称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不仅保留了过去的灵性和锐气,还削砍了许多不必要的枝节,暗暗透出些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的感觉。

    大叹惊奇,却也不奇,他早知她生来就是这块料。如果说肖逝和他都属于后天磨炼型武者,那她和渊声一样都是上天赏饭吃的天才,参悟剑法都靠随心所欲,出手之后偏能妙到毫巅,何况,最近她还受到过曹王那样的大师指点……

    开始以为只是用作热身的前七剑,铺展开的全是出乎意料波澜壮阔,风花雪月和反风花雪月,被一剑无式和大音希声容纳得恰到好处,林阡在旁全神贯注,仿佛能欣赏到吟儿自小试锋芒、到扬名江湖、到统一武林、到统帅群侠百万剑指天下的一整条征战之路,后来战路和她的身影都若有若无、幻化作五行阴阳六十四卦,第八招末,战意乍起,对他的挑战铿然开启、毫不留情地说来就来——

    但这一剑,沉淀了心境看,根本就不是吟儿发的,对面俨然闪现出一个须髯如戟、仙风道骨的男子,手持冥灭背负青天遨游山海,偶尔揽一蓬流云随意舒卷——那正是曹王最爱的一重剑境“击水三千,扶摇九万”……

    林阡不自觉地刀随意动,瞬然驾驭起饮恨长刀,以“湛然数镜平如砥”推斥,如此方能够与之匹敌;对面剑术果然超脱,到他眼前时实际的东西都已散得差不多了,虚幻而缥缈的剑意如同林泽之间清幽上腾的蒸气。原还万籁俱静,倏忽琴弦拨起,最初平和安静的蒸气一息之间变得动荡,犹如千军驰突万马奔走牵动得黄尘滚滚整个九州都倾倒入海!

    他看懂了对方的奇思和妙手,怎敢怠慢却也游刃有余,立即把“庄生晓梦迷蝴蝶”全盘推翻后取之五六蕴入刀中挥斩,足矣!

    白衣黑袍擦肩而过,血光骤暗雪色暴涨,对手彪悍而变幻的剑术被他一刀直接收容,也便是说,就算曹王在他面前这样打,他也能针对性地这般拆解——“所谓鲲鹏,虽背若泰山之大,大不过天;虽翼若垂天之云,终须御风,方能盘旋。那我饮恨刀就来做天,就来做风,凭的就是一个‘忘形泯踪迹’。”

    “无形无相,自由自在,你是万象,万象又不及你……”她虽被他终结,却也觉被他烘托着,一起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

    “吟儿,是要跃到这一剑上面看,才能将这一剑巩固了。”天地几龙战,风云惟鸟还,万象纷纷来去,一时并入刀剑,这一回合俨然是夫妻二人的相互成就。

    “明白了,决胜局,看招!”她提醒他时,剑法燃起专属于惜音的镇魔正气,轰烈蔓烧,势不可挡,明艳如霞光,快意似火浪,千般热切汇于前,林阡不由得一怔:“这不是曹王了是你啊……”话音未落,琴声何来?斜路又多了一路清微淡远之意,似能见薄雪与清泉流于石上……正反两路软硬兼施地朝饮恨刀迅猛压制,哪路都得接但哪路都不能小觑,委实考验林阡的弱点——一心二用。

    这丫头太会剔人弱点,这一招从构想上来看,当真能够置他于绝对劣势,教他相信了她先前所有的单刀赴会、浑身是胆、千军万马中取敌首级犹如探囊取物……

    好在,世人眼中的一瞬,他能够自行放慢,拆成无数个慢动作,所以来得及对实力不足以危及他的她各个击破。那就先选左路吧,先灭了火,再去管右路……

    正当他认认真真分解左路时,不经意间她的脚被地上碎石一绊,竟连人带剑朝他加速撞过来,惊呼一声霎时剑境大乱……

    那一剑陡然只剩下表面的猛厉,被他握在手中时已是强弩之末。

    那一剑他几乎没用力拦,将刀随剑一起掷远之后,他被她一下子扑倒在地当肉垫,全身的力气都用来承载她。

    那一剑他本有无数种姿势可以正面终结,可他想用一辈子、每天告诉她一种:“吟儿……我输了,刀都被你剑打飞了。”

    他被她压在底下毫无抵抗,一两个不知道的远远路过,望见个和尚与少妇这般,都叹世风日下。

    “好。玉皇山论剑第一,依然还是我。”她起身,拾剑笑:依然还是我,两招制敌的神话。

    “头发赶紧先还我……莫要玷污了佛门。”他无所谓,发现远处开始有人,赶紧向她讨要假发。

    “胜南,跟你说个请求?”她却还抓着假发,似乎有什么条件。

    “不要说‘请求’。”他蹙眉,不愿看到她请求自己,吟儿,你就算要我去把天给你扯下来,我也愿意去。

    “我想……”她却欲言又止,眉间又现忧郁。

    “孤夫人,我过气给她吊住命,是生是死看她造化,目前她可以不关在监牢。但是,别人,不能再放了。吟儿,不久战火会被我大幅引去山东,川蜀后方不能再教你辛苦。”他很快意识到她想说什么,按住她的双肩,认真对她说,“除了镣铐之外,吃住都按正常的来,如何?我会教军医们去诊治曹王,你也是对他的一剂良药,可以常去陪伴,不过……切忌伤了自己,若凌大杰执意不肯原谅,那你便等我回来再靠近不迟。我,不想再看到昨夜我回来时你的狼狈样子。”

    “这也是目前能做的最好了。嗯,那就先这样,待你安抚完山东,再说……”她点头,他其实给她想得已经很周到,她知道他虽军务繁忙却也已探视过高手堂的所有人并作出了不杀、善待甚至救护的指示,那有大半的原因是因为他早就承诺过她会和她一起视他们为亲人,冒天下之大不韪……久矣,她才缓过神,“昨晚我的衣裙,其实是你换的?没吓坏吧……”

    “一直抓着我说,‘千万别告诉主公’。可那时我见你受伤还逞强,真想冲到牢里去、把凌大杰吊起来打。”他极力收敛情绪,不想再回忆昨晚他看到她虚弱时的焦急和恐慌。

    “凌大人是无心的。那你……什么时候去山东?”她噙泪微笑,有人疼真好,若是一生这般与他比肩就好了,就可惜他终究有更大的天下要去闯,她虽想寸步不离,却还是有所束缚,“等孩子稳定些,我可去找你。”

    “先护送你回短刀谷,再看看陇蜀形势,尔后决定。”林阡说,山东之乱其实他这个系铃人越早去解铃越好,但他必须看准了西线彻底无事才能走。既不能让前期的仗白打,也不可教吟儿留守川蜀太操劳。

    

    再并肩走一段,仍然是十指紧扣。

    便那时十三翼来迎主公主母,风鸣涧抢着上前连连抹汗,说有十七八个民众来讨要损失。

    “为什么?盟军不是一直秋毫无犯吗?”吟儿一愣,忽然发现林阡面露窘色。

    “主公他昨晚情急下令,将和‘斩凤’相关的地名全都抹了……”风鸣涧说。很显然林阡昨夜看吟儿昏倒,在樊井还没诊断出病情的情况下,怕斩凤台之类的诅咒对她不利。

    “荒唐!”吟儿无奈,以盟主斥责青面兽的语气,回头怒怼林阡,“落凤坡怎么办?你也要去抹吗?!”附近类似的地名太多,她也不知道这边的人跟凤凰有什么仇!

    “与其写些斩落动物的,还不如立些碑石,记载群英忠魂,大家说对吗。”林阡一边这么自以为服众地说,一边还是得乖乖对民众道歉并交损失费,不够的话再跟吟儿这边借点来凑。( 南宋风烟路 http://www.xiashu1.com/0_29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