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婚又一婚 > 002章 归来
    同一时间,黎邵辰所乘的飞机在新港机场降落。

    高郡亲密的挽着黎邵辰的胳膊,宛如一对新婚夫妇。出了机场,俩人一眼就看到了两辆闪亮的金色欧陆。四名保镖分列两旁,黑色西装黑色墨镜,似乎从机场走出来的人都在瞄着眼睛看着,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场景是在搞黑帮主义。

    高郡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不觉什么,大步迈向接机车,高跟鞋大墨镜,在耀眼的阳光下直晃人眼睛,高调的不得了,但黎邵辰却是第一次看到他老婆家的作风。

    黎邵辰乐了:“都说现在的老百姓都恨当官的、有钱的,但你们家这普摆得还真是一点不落,也不怕你们家的老爷子被调查?”

    “调查个屁,谁敢调查我们家老爷子啊,老爷子都能把他们家祖宗八代调出来。再说现在马上国庆节了,谁敢乱出幺蛾子。”

    黎邵辰感慨,“你们家老爷子都快成精了。”

    高郡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坐进车里后,趴在黎邵辰的耳边恶狠狠的说,“一会儿回家你要是再‘你们家老爷子你们家老爷子’的说,别怪我晚上掐爆你的蛋!”

    黎邵辰顺势搂住高郡的小嫩颈,亲了她一口:“都结婚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

    黎邵辰和高郡在国外度过了七年之痒,又在一年前拿了结婚证,但没有父母的祝福终归是心里不踏实。俩人又都三十上下了,再不要孩子也说不过去了,双方二老早就摧了,后来一商量,干脆回国定居算了。以后有孩子,多了双方二老帮忙照顾,能容易不少,工作也不会耽误,俩人就回了。

    上飞机前高郡就和黎邵辰商量着先见她爸,说老爷子事儿多,不先讨好老爷子,黎邵辰以后的工作一准顺利不了。黎邵辰觉着回国后本就应该先见岳父,再带高郡回家见婆婆,就应了。

    于是下了飞机,黎邵辰就跟着高郡先去了岳父家。

    因为高郡爸是高官,住得大院,一般人进不来,幸而她爸派车去接的他们,不然这大门就得进个半天。

    饶是看过很多大场面的黎邵辰,都快被这架势弄得不安了。幸好夫妻间还有那么点小感应,下车时高郡贴心的安抚了黎邵辰一句:“没事儿的啊老公,你只要不惹怒我爸,什么都顺着他来就行。他又不能动枪,我弟那样的人,才能逼得他动枪。”

    可这一安慰,还不如不安慰了呢。老爷子还有动枪的毛病?

    黎邵辰和高郡拎着礼品进了家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已经摆好的茶桌。

    老爷子坐在板凳上,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慢悠悠的说,“回来了?”

    “嗯,爸,我和邵辰回来了,妈呢?弟呢?”

    “你妈和刘嫂做饭呢,你弟你还不知道。”

    “啊,他又一个月没回过家了?”高郡弯腰给他们俩拿拖鞋换着,一边捅了捅黎邵辰的后腰。

    黎邵辰会意,开始讨好老爷子,“爸,喝茶呢?我和小郡从国外给你带回来几瓶红酒,一会儿吃饭时让小郡给您斟一杯。”

    老爷子听这话突然抬起了头,“红酒?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我喝红酒了?”

    黎邵辰沉默了,高郡也沉默了,他们俩买红酒的时候居然忘了这茬了,老爷子从来都是喝白酒的,他们俩当初怎么还那么蠢的特意去酒庄,买了红酒回来?不小心就拍到了马蹄子上。

    黎邵辰尴尬的笑笑,一个人揽过责任,“是我疏忽了。”

    高郡也尴尬的笑,但又努力的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都怪我都怪我,回来前我太忙,就告诉邵辰让他去买酒了。邵辰还问过我您是不是喝白的,我一忙也没怎么细想,就说是红的了。”

    老爷子听是自家女儿出的错,也没再说什么,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

    黎邵辰不是大院里长大的人,家里做生意的,就因为这,老爷子一直看不上他。就算是黎邵辰在外面再是个天之骄子,一到老爷子面前,也矮了一头,谁让老爷子的官实在太大呢,高郡就得在老爷子面前牟足劲的说黎邵辰的好。

    俩人出师不利,但再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了老太太在,气氛好了不少。

    老太太想女儿,对高郡嘘寒问暖的,什么在国外没怎么吃着有家里味的菜吧,什么在国外有了小感冒买药是不是经常都不管用啊,什么在国外终究没有在家里好吧,好顿的暗示这次俩人选择回来是明智的。高郡想说的其实有一大堆,比如国外也有正宗的中国餐厅啊,但想了想,没说,就变着法的在饭桌上说特想二老,黎邵辰也变着法的讨好岳父。

    这顿饭把两人累够呛,直到吃完老爷子终于露出了点笑脸,虽然不大,但也算是笑了。高郡轻呼出一口浊气,总算没白费这么多口水。

    老爷子摆摆手,“行了,既然是回国来生孩子的,早点上去休息吧。”

    为了这句话,很少脸红的高郡,在爹妈面前,闹了个大红脸,到了楼上还红着。黎邵辰倒是乐了,直接将老婆给推到了浴室,三下五除二的扒了她的衣服,张口咬住了高郡胸前的小粉豆。

    “来吧,老婆,生孩子。”

    做完后潦草的洗了洗,就抱着上了床。

    高郡亲了亲黎邵辰的胸膛,缩在他怀里小声嘟囔着,“明儿再继续为孩子努力……”

    周末吃完午饭,梁馨刚把梁小昕哄睡着,就接到了小家伙话不离口的大姨的电话。蒋萨萨的嗓门依旧高的可以,无论何时都精神奕奕,比正值青春年少的小姑娘还青春,完全不像是三十岁的人。

    “大馨啊,明天把小昕带出来啊,我带他吃麦旋风去。”

    “萨萨姐,”梁馨捂着超高量的听筒,悄声关门走了出去,“我明天和承爵有约,后天行吗?”

    “切,和小爵爷的约谁敢扰了啊,”蒋萨萨带着明显的讽刺说,“小爵爷的话到你那就是圣旨了,是不是啊?”

    梁馨乐了,边收拾被梁小昕折腾过的战场客厅,边顺着蒋萨萨说:“知道你不喜欢承爵,但他的话到我这还真就是圣旨了。”

    “你个忘恩负义的货!行,后天小昕放学,我和你一起去接他,几天没见,可想死我了。”

    “这么喜欢小孩,你和姐夫生一个呗?”

    “生不出来嘛这不是,再说我见了这么多小孩,还是你家小昕最招人稀罕。”

    “是,顺便还给我家小昕来了个全面教育,什么精子卵子,什么抹眼泪装哭,什么爸爸……”梁馨的声音忽地一低,坐在沙发上边摆弄着拼图,边轻声说:“萨萨姐,承爵前阵总有意无意的提结婚的事,小昕又从老爷子那听到他爸是黎邵辰的事,说还是想要黎邵辰当他爸爸。你说我要是把承爵带回来,小昕会不会……”

    “哟,咱新港市的小爵爷真被你搞到手了啊!”

    “……”梁馨笑了,“说正事行吗。”

    “唉,小昕肯定会反感啊!不仅小昕会反感,大的估计也得反感。”蒋萨萨的语气这才变了,认真道,“能拖就拖到订婚,高承爵没法悔婚了再提小昕的事吧。高承爵那人本来就傲气,再加上你家还是个普通的小家小户,各方面都得考虑清楚。”

    “你也知道承爵傲气,”梁馨问她,“和他谈了半年多了,我要是才和他提小昕的事,又是在和他订婚后,你觉着我俩还可能有以后吗?”

    这么被梁馨一说,也觉着这是个问题,想了想,对梁馨道:“那你也暂且别说吧,回头我问问你姐夫,看他以男人的位置来看,这事儿什么时候提最适合。”( 一婚又一婚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