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婚又一婚 > 012章 交锋
    梁馨一是蒋萨萨的干妹妹,二是高承爵的女朋友,酒店里有很多人都认识她。再说就算蒋萨萨没跟同事提过她,其他人不认识也难啊!就高承爵那个高调劲儿,有个温柔如水不骄不躁的女朋友,还不得可哪带着显摆?除了家里人,外面的人差不离儿都知道高承爵为了一个叫梁馨的女人修身养性了!

    所以当妆容精致的高郡,以正妻来讨伐小三的姿态,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没别的,就是千万不要让高承爵知道了。

    可高郡偏偏不,就站在大堂里对着她唇枪舌剑的开战。其间让人插话的机会都不给,那嘴突突突的跟机关枪似的,让梁馨措手不及。周围围观的人是越来越多。小酒店这种事儿挺多,但大酒店还真没见过,都抱着肩膀好整以暇的站在一边,悠哉的看着这场年度大戏。

    梁馨没见过这种阵势,一时间就沉默了。

    梁馨一不说话,高郡嘴边的讽笑就越来越大了,完全对周围的人视若无睹:“怎么不说话了?啊?勾引已婚男人,心虚的说不出话来了?我高郡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今儿我也不问你别的,你们俩的前世今生我也不爱听,没那兴趣,你就来和我说说你和他见面到底是几个意思吧。你要让他离婚?然后让他和你结婚?”

    梁馨深吸一口气,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熟悉感的高郡,不温不火的说,“我没有任何意思,只是希望黎邵辰能抽出时间见小昕一面。昨天我就和他说清楚了我的立场,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和你说的。但在我这里,都是单纯的把他当做小昕的父亲而已。”

    “我呸!”一提起黎邵辰,高郡是更火了!什么黎邵辰是如何和她说的!那是她同事看见黎邵辰带着别的女人小孩一起吃快餐,她才知道的。黎邵辰压根就没跟她提这事!高郡哼了一声,语气就变得更硬了,“你甭拿着那小孩当掩护,说什么父亲不父亲的,你要真是只想让小孩见爸,你早干什么去了?你要没安邪门歪道的心思,干嘛跟他偷着见面?梁馨,我告诉你,你这和拆别人家庭的小三没有任何区别!”

    梁馨终于听不下去了,抬起眼皮,冷冷问道:“骂够了吗?”

    高郡一愣,声调又拔起一个八度:“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梁馨淡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有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就是要告诉你,你别再对我们邵辰死缠烂打!”

    不只梁馨对这一席话听不下去了,就连其他管事儿的都被人从楼上叫下来救场阻止了。周围就算是没有大客户,这也有大客户的亲戚吧!这梁馨是谁啊?那是高总的女朋友!这传出去那不是给自家人打脸吗!

    可还没等管事儿的开口阻止,就看到大老板走了过来。

    “梁馨。”高承爵见梁馨沉默了下来,僵着身体,眼睛泛红,半低着头……也不知道他哪根弦搭错了,再也旁观不下去了,缓缓的开了口。

    梁馨一愣,就看到高承爵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车上那一幕迅速从她脑里掠过,心下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

    高郡以为梁馨怕了她了,回头得意洋洋的对高承爵说:“看见没?小妖精怕我了!”

    高承爵瞟了眼梁馨那好像怕他的动作,慢条细理的说:“姐,注意身份。”

    姐?高郡是高承爵的姐!

    梁馨终于是明白高承爵之前暴躁又别扭的反应了。

    她孩子的父亲那可是高承爵他姐夫,就以高承爵的性子来看,之前那么对她,没准还是从轻处理了。

    梁馨的内心当真是乱成一团麻了,之前或许还潜意识里藏着点侥幸心理,想着或许和高承爵还有可能,但现在差不多是彻底放弃了。她们姐弟俩,都不会愿意有她的存在。

    梁馨只看了一眼高承爵,就未再看向他,只将视线抬高到高承爵的肩膀处,扫了一眼就收了回来,重新放在高郡脸上,淡道:“我和黎邵辰在七年前是谈过恋爱,但在这七年间再未见过面。黎太太,你们是刚结婚的吧?所以希望您清楚,不存在我勾引你先生的说法,我也不想和你们任何人有任何瓜葛。”

    “你!”

    “梁馨,和黎邵辰别再见面了吧。”高承爵再她姐又要说出什么不得入耳的难听话之前,果断的开口打断她。

    梁馨没反应,只是脸很白。

    高承爵不耐烦的又问了一句,“不愿意?”

    梁馨仍旧未看高承爵,而是少会儿,没有感情的轻声应道,“好。”

    高郡诧异的看向梁馨,这小妮子这么好对付?

    梁馨转身看向高郡,“但我还需要再强调一遍,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再在以后扯上关系。你们的事情,也希望不要再扯上我。我也答应你不再让他见小昕。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梁馨从昨天开始,腿胯就在疼,这会儿不仅是腿胯疼,就连头都开始疼上了。离开酒店大堂,梁馨差不多是走三步一停。好不容易开车到学校时,已经过去个小半天了,留了很多虚汗。师兄们之前拿着成品去参赛,现在已经进了决赛,所以她的事情也不多。但偶尔导师也会隔着几个城市,给她派点任务。写点程序,或者是替请假的老师上上课。

    梁馨刚就接了个替课的活。但她这会儿还没进实验大楼呢,蒋萨萨的电话就来了。

    “你在哪呢?还在酒店吗?”

    “啊,回学校了。”梁馨一愣,又松了口气,“萨萨姐,你们没发生什么事儿吧?那会儿没接到你电话,再打过去就是关机,姐夫的也是关机。”

    “没事儿没事儿,就陈默他爸犯小孩毛病了,非让我们在病房里关机陪他,这会儿他刚睡着,我就出来给你打电话了。”

    梁馨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陈默爸怎么样,就听蒋萨萨着急忙慌的和她道歉,“大馨大馨,姐又对不起了……你还没看见高郡呢吧?那什么,我忘和你说了,高承爵他姐就是黎邵辰他老婆!你见着她可一定要离得远点啊,还有那小爵爷,你能跟他分干净,就一定分干净了,也别见了。这姐弟俩都不好惹。我这也晕了,陈默以前一直追的女的就是高郡,高郡一回来我就把注意力全放陈默那了,就忘了你这茬了。梁馨,姐太对不起你了……”

    “萨萨姐,”梁馨有气无力的打断她,“我已经碰到高郡和高承爵了。”

    “我……操!”蒋萨萨低声咒骂了一句,“她和你说什么了吗?”

    “没说什么,”梁馨笑笑,随口道,“我相亲了,见的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家的一个哥哥。”

    蒋萨萨神经也粗,一听梁馨提这茬,就忘了那茬了,“怎么样?”

    “挺好的,我看看之后怎么样吧,要是还行,就带他见见小昕。如果小昕也能适应,就结婚吧,萨萨姐记得以后送我个大红包啊。”

    “结婚?这也太快了吧?”

    “不算快了吧,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差不多合适就结了吧。伯父怎么样?”

    “没事儿,”蒋萨萨一想起她公公就叹了口气,“老腿摔骨折了,没什么大事儿,但伤筋动骨一百天啊,就没事儿养着呗。”

    梁馨乐了,知道陈默爸肯定会借机让他们两个小夫妻多留那几天。老人都急着要孙子,肯定又得给蒋萨萨和陈默做教育。

    “行了,萨萨姐,好好陪陪老人吧。等你回来再聊,我这边也没什么事儿。”

    “行,有事儿千万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梁馨的声音听起来平淡无波的,但蒋萨萨挂了电话就又开始后悔。梁馨一直就这性格,就是发生了再大的事儿,有了再大的委屈,到她那都俩字——没事。就这样,她才心疼她呢。

    高郡怎么就能在酒店找到梁馨?那都怨她。高郡大概是听见什么风声了,今儿一大早就给她打电话问梁馨在哪。

    蒋萨萨当然死也不开口,后来高郡索性也不问梁馨的地址和电话了,就问蒋萨萨在哪。蒋萨萨随口就说了个在三北呢,结果高郡那脑反应速度就跟装了核武器了似的,核反应速度那叫一个快。

    高郡问她,“傅丹不是说你在高承爵的酒店工作?怎么就跑去三北了?

    “陈默家是不是出事了,你才去三北的?

    “你工作谁替着呢?梁馨?”

    三个问题连抛出来,面对这么个具有杀伤力的女人,蒋萨萨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挂了电话。也就是这样,高郡找着梁馨了。

    蒋萨萨愁眉苦脸的坐在楼下花园里后悔,陈默看见了,走过来问她,“怎么了?”

    蒋萨萨一见到陈默,立刻打起了精神,“没事儿!”

    蒋萨萨是明显有事的样儿,但陈默并不多问,“没事儿就走吧。给爸去买些水果。”

    一边梁馨受着姐弟俩的夹击,一边陈默受着她的隐瞒,蒋萨萨顿时就有了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但她能怎么着?她真没辙,只好灰溜溜的跟上了陈默,先做到当个好儿媳,给公公挑水果去。

    这边梁馨离开了,高郡还愣着呢,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就这么走了?我白在家练那么长时间了!我还有话没骂完呢!”

    高承爵冷漠的看了他姐一眼,“脸都给高家丢净了,还想继续泼妇骂街?”

    “滚蛋,你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高郡咬牙切齿的骂他,边扬眉瞪着一边没事儿闲着围观的人,“找人把这场子清了,别让什么人把我骂她的照片发网上去。”

    高承爵想起梁馨煞白的脸,叹了口气,“姐,你从家出来时不是说是想让梁馨明白,姐夫已经结婚了,不再让他见那小孩了吗?你那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高郡一愣,“我又冲动了?”

    高承爵无语,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又对高郡说:“姐,梁馨是我女朋友。现任。你要是看梁馨不顺眼,你就和姐夫离婚。但你最好别再这么对梁馨说话了,梁馨,我是一定要娶的,她会是你将来的弟妹。”

    而事实证明,平时一脸高深莫测的高承爵,现在在他姐面前说这话,真傻逼了。

    他姐愣了几秒后就回了他仨字:“你放屁!”( 一婚又一婚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