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婚又一婚 > 014章 往事
    这一个小时,梁馨过得十分煎熬。

    小家伙刚吃了饭,正在书桌前写作业。很认真的照着彩色书上方框里的楷体字,一笔一划的学着。小家伙歪着头,斜着身子,噤着鼻子,好看的不得了。

    梁小昕写字很有意思,经常缺横少竖。他的那个“昕”字旁的日,一度被他忘掉个横,常会被写成口字加斤。小家伙写字时胳膊上蹭上了很多铅笔铅,伸手使劲儿的搓了几下,没搓掉,回头叫梁馨,“妈妈,胳膊黑了……”

    梁馨笑了,就近从抽屉里拿出张湿巾,拽过来小家伙的胳膊擦了擦,“好了,继续写吧。”

    小家伙蹬蹬蹬的又跑两步,坐回了书桌前,抬爪子挠了挠鼻子,抓起笔继续低头用力地写字。

    小模样稚嫩,可爱。

    梁馨抱着腿坐在小家伙的床上怔怔地发呆。

    黎邵辰要离婚了,小家伙知道的话,会不会很高兴?她要不要为了小家伙,把黎邵辰再找回来?但那样是不是太没有品了?

    梁馨一直知道陈默为了一个女人,和蒋萨萨的夫妻生活不太和谐。现在她知道那个女人是高郡了,那高郡如果真离婚了,姐夫会不会和高郡走得更近了?萨萨姐那种急性子会不会也要提出离婚?

    直到楼下高承爵按车喇叭的声音响起,梁馨也没得出答案,当然高承爵也没让她有得出答案的机会。

    梁馨匆匆下楼,就看到高承爵的切诺基高调的停在楼下,车前两个大灯大开着,这一看就知道这就是一出黄鼠狼给**拜年,没安好心!

    梁馨站在车边不上车,宁可抱着肩膀吹着冷风。那会让她想起游乐场地下停车场里发生的事,这车不是谁再上谁傻吗?

    高承爵等得不耐烦了,打开车窗,没好气的问她,“你是上来说还是就站这说?”

    梁馨想了想,轻声道:“小昕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尽量长话短说吧。当年分开的原因是他妈妈找上我了,他出国是他妈妈为了他的前途着想,我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是因为当时我认为我还爱他。”

    一提小昕,高承爵就浑身的不舒服。且不说他高承爵是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就但凡是对他有一丁点感情的姑娘,也不能把她那孩子成天挂在嘴上吧!

    尤其她那张被风吹得通红的小脸,都被吹成那样了还不上车?再看那漂亮的锁骨,又偏生露在外面,这女人是特意跟他对着干的吧?不就是在车里干了一炮,这就连个车都不愿意上了?他就特想打开车门把她拽进来。

    拽进来干嘛?拽进来让她别在外面受那小冷风吹!他看着心疼!还进来干嘛?小爵爷今儿出门前特意的捯饬了一番,皮鞋擦得锃亮,换上了新定制的商务西装,扎的领带那也是梁馨之前送给他的,精悍的小短发整理的那叫一个整齐!但小爵爷穿着收拾得再叫一个精致,却愣是留下了胡茬没刮,就想让她瞧瞧他为她神伤了!

    但高承爵就一别扭傲娇帝,方向盘上的手指动了动,终究没把她拽进车里,神色倨傲的问她:“他不知道他妈找过你?你现在不爱他了?”

    梁馨按照他来之前她顺过的话答,“他不知道他妈找过我。我发现我怀孕后就退学了,电话也换了,同学也不联系了,他寄回来的信我也再未收过,从那之后就没再联系过。我现在不爱他了,感情全寄在小昕身上。”

    再次提小家伙,高承爵骤然怒气冲冠,“我呢?你为什么从不告诉我你还有个孩子!”

    梁馨轻叹了一声,才知道高承爵压根就没把黎邵辰和她的事儿当回事!他今儿是来干嘛的?八成就是来问这最后一句话的。

    梁馨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沉默着。她为什么迟迟不肯告诉他?她就怕他的态度会和现在一个样呗。

    可偏生梁馨的这个动作就让高承爵觉着她是懒得回答他!

    没良心的玩意儿,当初他就不该对她那么绅士!

    高承爵的身体坐得不再笔直,早些年玩夜店时那架势拿了出来,眼梢一挑,眼睛一眯,偏头调|情一样的问梁馨,“梁馨,上次我在车里干完你,你吃避|孕药了吗?要是没吃,咱们再来一次怎么样,你被我干得不是也挺爽的吗,完事了一起吃……”

    “高承爵!”高承爵后面那话梁馨完全听不下去了,她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他是个这么下|流的人!梁馨多少年没生过气了,现在却是硬生生被高承爵给惹了出来。

    “高承爵,我只说一遍,我就是不屑告诉你!”说完,梁馨头也不回的就往楼里走,却还没等她走两步,就听身后尖锐的一声车喇叭爆响声!

    高承爵砸完喇叭,关上车窗,猛地踩死油门,绝尘而去!不过两秒钟,就消失在小区了!

    梁馨停下了脚步,急急地喘着气儿,拍着小胸脯告诉自己,“冷静冷静,梁馨,千万别废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修得的心平气和的道行……”

    梁馨话还没说完,身边又是一声刺耳的停车声响起。高承爵按开车窗,伸出脑袋对梁馨道:“梁馨,我***是真喜欢上你了,是离不开你了,你是不是特得意?

    “但就你这缺|操样,我早晚让你趴床上求饶!

    “你给我等着,有种你就门都别出,不然我看见你一次操|你一次!让你给我们老高家生一窝孙子!”

    高承爵他不知道这一席话给梁馨留下了多少的伤害,总之他自己是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而梁馨回到楼上屋里,就开始发烧了。小家伙以为他妈妈是困了呢,鸟摸悄儿的,自认为挺乖的,洗洗手刷刷牙和梁馨说了声晚安就回屋睡觉去了。

    梁馨也没觉着自己是发烧了,就是觉着头疼,直到下半夜怎么翻身怎么觉着冷热交替的时候,才觉着可能是发烧了。

    起来吃了两片退烧药,梁馨一看时间,都已经两点钟了。喝了大杯的热水,再躺上床后,退烧药可能发挥药效了,梁馨睡着了,接着就接二连三的开始不停的做梦。那梦里啊,整个就一生平纪录片了,从梁馨记事儿开始,一直到遇见黎邵辰,再到遇到高承爵,是全都梦了一遍。

    梁馨小时候家庭一般,父母的工资呢也不太多,顶多能算是有急事用钱的时候啊,不用外借。虽然生活状况只能算是一般,但那时候的家人齐全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那是个个都在。

    梁馨小时候算是过了段好日子,长辈们都宠着她,那性格被宠得甚至都有点人五人六的,肚子里装了不少的坏水儿。别的孩子因为被她推倒在泥坑里弄得全身脏兮兮的,遭着父母痛骂呢,她已经回身去父母怀里可怜巴巴的求安慰了。就算是别人的父母找上门来了,梁馨那三寸不烂的小金舌,都能把父母给哄得出去和别的父母对干去。要不说,梁小昕那些小把戏,她比谁都懂。

    再之后啊,梁馨的妈妈就意外去世了。虽然是工伤,当时的工厂赔了些钱,但还是没能挡得住那生活变得拮据落魄起来。梁馨就开始变了,变内向了。但虽然内向,一双平静的眼里仍然会时不时的露出几道飞扬跋扈的小亮光。梁馨妈一去世,姥姥姥爷都搬到舅舅身边去了。爷爷奶奶呢,好是好,可架不住父亲见天的喝酒骂人啊,都被梁馨爸给作去世了。

    这梁馨的爷爷奶奶一去世,梁馨一发威,梁馨的爸终于是痛改前非,努力工作了。父女俩就俩人了,梁馨爸也能赚钱了,生活总算是好了上去。可这一回,梁馨认识了来她学校实习的黎邵辰。

    要不说这事儿狗血吗?梁馨上高二的时候,黎邵辰刚好大学毕业。一男才一女貌,看对上眼那事儿,也就几个眼神的事。等俩人真对上眼了的时候,俩人也没敢怎么着,那就是一实打实的师生恋啊,谁敢先开口。直到黎邵辰实习结束那一晚,送师会上,俩人都喝多了。梁馨本来就有那混不吝的底子,黎邵辰呢,又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俩人歪歪扭扭的就亲到了一起。这一亲,火了,俩人跟里面的人招呼没打的就出了饭店的门,转进了个小旅店就做了。

    黎邵辰不教梁馨了,爱呢,也做了,俩人就开始谈恋爱了。那时候的俩人颇有点如胶似漆的甜蜜劲儿。就连黎邵辰出国读研之后,俩人都通着国际型的信件。但这都不如黎邵辰***一个晴天霹雳,婆婆上场,和儿媳妇就说了两句话:“你们家的状况我都了解,该分就分吧。我家邵辰那边也有女朋友了,对他事业挺有帮助的,他以后都不能回国了。”

    梁馨那性子才叫一个绝,就因为黎邵辰他妈这席话,就果断的和黎邵辰断了联系。可偏偏不巧,刚断完联系,梁馨发现她怀孕了。

    梁馨那时候可能还有点少女情怀,想着什么?想着把孩子生出来,黎邵辰总能回国,她就带着孩子一起等他,等他再回来时,他能不感动?肯定就永远在一起了。

    梁馨退了学,躲起来把孩子生了下来。可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她感受到人间冷暖了,也意识到自己天真了。她不敢管家里要钱,就自己出去赚。可小社会当真是什么人都有啊,差点没把她折磨残了。

    等小昕出生了,她就回家了,跪地上和她爸忏悔。接下来就是一把辛酸泪,一把屎一把尿把梁小昕拉扯大的事了。那个时候,她已经现实到对黎邵辰再没任何期待和感情了,性格逐渐历练到现在这般平静冷淡。

    梁馨今年25岁了,才刚读研一,为什么?就因为她当时傻逼了一回为了生孩子退学了!

    那高承爵呢?怎么个感情?梦里面的高承爵非常模糊,但梁馨就一个心思——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好。

    可直到梁小昕敲门喊梁馨起床送他上学,她再睁开眼时,那心思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这个男人就是一混蛋!( 一婚又一婚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