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婚又一婚 > 015章 离婚
    高承爵的一番话,加快了梁馨结婚的决定。

    在梁馨忍着感冒不舒服的劲儿,和钟宁清一起给老人买礼品准备见家长的时候,黎邵辰和高郡的离婚事件,已经闹到了最紧张的时候。

    高家老太太有高血压,没人敢惹,又爱操心。见天的看不着女婿的人影,这老太太心里就开始着急了。老太太就想,这别是小两口吵架了吧?她就隐晦的问高郡,这邵辰怎么还不回来啊?

    高郡一看老太太有所察觉了,赶紧几个电话把黎邵辰给召了回来。

    为了让老太太的血压平稳了,俩人就白天里当对儿恩爱的小夫妻,那叫一个乖儿,恨不得吃饭时都互相喂对方,可一到晚上,一回屋,号角就吹起了,战争就响起了!

    而事实上,也不是黎邵辰要和高郡闹离婚,是高郡非要和黎邵辰闹离婚。

    老宅的夫妻大号卧室里,高郡坐在床上,倚着床头,被子盖在纤细的腰侧以下,默不作声的低头看着红色格子的被子。黎邵辰站在衣柜旁,穿着晚饭时便穿着的那套灰色家居装,头仰着,眼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吊棚。两人互相沉默了有大半个小时了。

    窗外的天算是全黑了下来,连个月亮都没有,乌云密布的,就这天儿,怕是真应了那句话了——这就是一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深夜,发生点什么事儿都不离奇。

    家里的老爷子老太太都睡了,就这俩人还大眼瞪小眼的冷战着。

    高郡坐着都累了,抬头问站得跟天|安|门前那士兵一样笔直的黎邵辰:“你不累?”

    “嗯。”

    “嗯”归“嗯”的,黎邵辰的站姿总算是弯了点了。但这一松动,又像是平面模特了。黎邵辰单脚支着地,抱着肩膀,半低着头意味不明的看着高郡,眼睛里流转的亮光,随着他缓缓地开口,逐渐变得黯了。

    “小郡,非离不可吗?”

    黎邵辰那明明挺有魅力的姿势,半低着头,抿着唇,面上有忍让,有妥协,却偏就让高郡的气儿不打一处来。都说男人似笑非笑的时候最惹人爱,黎邵辰虽然没似笑非笑,而且也没笑,但高郡就觉着他笑了,这就让她觉着是又爱又恨!

    高郡绷着脸,想要高声喊两句,但碍于老太太有半夜起床去楼下喝水的习惯,没喊出来,抬眼看了下锁着的门,压低着声音说:“黎邵辰,我跟你没别的话说了,我就给你道最后通牒。现在把那离婚协议书签了,明天跟我去民政局把婚离了。不然少不了我亲自去你妈面前谈你有孩子那事儿!总之早离完你好早找你那儿子去,我也好早点找下家,都别在这硬拴着了,耽误你也耽误我!”

    黎邵辰这些天是真被高郡作没辙了。高郡不只是她的班不上了,就连黎邵辰这个小学副校长的活儿,她也替他和正校长请好假了。这些天没别的事,就是缠着他掰扯梁馨和那小孩的事!

    黎邵辰也不知道高郡怎么就知道他私下去看梁小昕的,也不知道高郡怎么就找上梁馨把她给骂了的。他知道这些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高郡太不识大体了!

    他当时那也是真气,头上两三把的怒火烧着,就是铁扇公主拿着芭蕉扇来灭火那都不好使,再添点火他都能自燃了。

    就算他是个再有内涵再性格温润的人,也见不得自家老婆像个泼妇一样骂街啊。黎邵辰见着高郡就冲她没客气的说:“高郡,那孩子就是我的,我私底下就见他了!你要真觉着我见那孩子是错的,咱们就按你说的来,离婚!”

    结果“离婚”俩字那就是导火索啊!高郡都赶上抗日的解放军了,对待敌人眼都没眨一下,扯着脖子喊,“这话是你说的,黎邵辰!行啊,离就离,黎邵辰你有种,你有种就跟我离,你要是不离我都瞧不起你!”

    夫妻打架不都是床头吵床尾合的吗,吵架的时候什么话不往外冒?那真是比情侣吵架提分手的时候,吐得那词儿都要狠。但好听的难听的,就跟那河蟹吐泡似的,其实也都是自然反应。

    黎邵辰当时也是气急,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可他没想到当晚高郡就把离婚协议书准备出来了,那速度叫一个迅速,都跟一早就准备好了似的!

    黎邵辰做事从来都是稳稳当当的,这一回算是搬石头砸在自己的脚上了。

    黎邵辰的话说得很慢,试图在高郡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松动,“小郡,我们在一起六年,结婚一年,你真的要为我一时的气话和我离婚?”

    若是平常的妻子,听见这话,大概就会不作声了,那就代表着妥协,可高郡没有,淡淡地抬起眼皮,瞥了黎邵辰一眼后又淡淡地收了回去。

    “黎邵辰,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我都知道这事的症结不在你那一时的气话上。我高郡不是傻子,回国后你第一次见到那女人时的反应,还有那孩子的年龄,你认为我还想不通当年为什么我追了你两个月,你连个正眼都不给我,偏偏我不追你了,有一天你却自己突然上门来找我了?那时候是梁馨刚把你甩了吧?你认为我还想不通为什么谈了六年的恋爱,直到一年前你才答应娶我?黎邵辰,你否认不了,你心里还有梁馨。我高郡眼里揉不得沙子,不稀罕心里有别的女人的男人,这事没得谈。”

    黎邵辰听了高郡这一番平淡无波的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黎邵辰此时明白了,这事真没有退路了。

    高郡那句话说对了,他心里是还有梁馨,但梁馨和她在他心里的位置,早就不同了。但他知道,无论他怎么说,高郡都不会信。

    床上,高郡躺在被子里,黎邵辰笔直的躺在被子外,双双都怔怔地瞪着眼睛看着屋顶。

    高郡无意识的轻轻开口,“明天去民政局?”

    “嗯,听你的。”

    在黎邵辰看不到的黑暗里,一颗小珍珠一样金贵的眼泪儿,从高郡的眼角滑了下来。晕湿了发髻,润湿了耳蜗,滴湿了枕头,晕出了一大片的湿迹。

    七年的感情啊,许是时间太久,她都忘记第一次见到黎邵辰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他在她心里一直有一个代名词——优雅贵公子。

    喜怒哀乐,一起经历过。工作上的失败成功,一起经历过。23岁到30岁,还有很多的第一次,几乎都是一起经历的……( 一婚又一婚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