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婚又一婚 > 66-70
    ☆、066章 起诉

    蒋萨萨说的话,傅丹能不听?

    要是他还没明着追她的话,没准他还能对蒋萨萨的话嗤之以鼻连带讽刺又选择性忽视的。但现在真不成了,他得在明面上,必须把人蒋萨萨的话当懿旨听着,供着,哄着,得表忠心,决心,爱心,得让蒋萨萨看到他对她多专情,深情,有情。

    就是有一点,他怎么就一直都没意识到,他跟这追一个已婚之妇,有那么点道德缺失呢?

    但傅丹虽然偶尔会添个小乱,但正事儿上,还真挺能张罗的,有本事着呢。

    于是他一听蒋萨萨把话撂这了,只要能把苗颖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没了,她就不生气,他就立马找人去揍人了。

    当然,他也同样没意识到,甭管人苗颖多不招人待见,他找人把人孩子打下去这事儿,也是缺大德的,一个孩子那就是一个生命啊。

    其实苗颖现在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虽然还没到发病期,可能还有些年头活着,但她就想着能多祸害一个是一个,她这个工作就是能最大接触各行各业的人的工作了,被派到外地可开心着呢。就报复呗,报复社会,报复男人。

    她得上病这事儿,她就连家里人都没说过,不敢说,就每个月定时给家里人存钱过去的时候,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里还流淌了一些人性。

    在听见爸妈跟她说注意身体的时候,想到总有那么一天,她家里的二老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时候,会想哭。

    苗颖和钟宁清认识的时候,就是在单位认识的。钟宁清做销售的,所以她也是做销售的。

    被单位派到外地后,基本工作就是联系客户。

    但自从那天回去跟蒋家那些人出了乌龙之后,她就总感觉有人跟着她。

    她就有点怕了,心里发毛,正面交锋她不怕,但来阴的,她真是没法对付。这就跟以前打仗似的,被人偷袭是最膈应人的了。

    每天这么毛楞的,感觉被人跟着,她就想求助了。

    但想来想去,就只能想到钟宁清,就小心翼翼的给他打了个电话。

    却不成想钟宁清那声音,弱得都不行了。

    别是到了发病期了吧?如果真到了发病期,那就没多少时间活头了啊。

    苗颖的眼睛一下就红了,这么多男人,她唯有对钟宁清,是真的付出过感情的。

    “宁清,你……”

    “我没事。”钟宁清咳了一声,“感冒而已。”

    可苗颖真着急了,就特别担心的说,“你怎么不多注意点啊?A了之后感冒不好。还有啊宁清,你别胡乱吃药……”她好像稍有点印象,A了之后,不能随便吃感冒药吧?好像是会缩短发病期?

    “吃药了,不会有影响,”钟宁清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有什么事,你说。”

    苗颖挺了解钟宁清的。别看钟宁清看着挺斯文的,其实也挺容易发脾气的。

    苗颖就没敢再问,就跟钟宁清说了好像有人跟踪她的事儿了,说的时候那声音还有点小颤抖,单单听着,都能听见里面的恐惧。

    但钟宁清对苗颖,真的是有恨的,这时候也没多说什么,也没安抚她,就淡淡的撂下了几个字,“这是你罪有应得。”

    “罪有应得”这四个字真是直直的刺在了苗颖的心口窝处。

    真***疼。

    苗颖想要报警,但又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就硬扛着了。

    然后这通电话过去没几天,跟踪她那几个人终于出现了。

    四个人,每个人都斜着嘴,其中还有一个抽着烟,叼在嘴边,一步步走近她,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四个人围殴一个女人,她能跑得了她就是飞毛腿了,但她不是飞毛腿啊,就栽在这又黑又隐秘的胡同里了。

    苗颖被拳打脚踢躺在那板油路上的时候,疼的浑身都在发颤,她就想,不如真的被打死了算了。

    这几个人的力气是一点都没留,每一脚都用了最大的劲儿,恨不得把她肋骨给踢断了般。

    苗颖嘶声裂肺的喊疼声,在这条小胡同里,传得很远很远。可没有任何人来救她。

    眼睁睁的看着不远处有个房间,亮起了灯,被推开了窗,有人的脑袋探了出来,探出的方向正是朝着她这边的,可很快,脑袋伸了回去,窗被关上,灯也被关上了,重新陷入黑夜。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苗颖被打的眼泪横流,对这个世界又绝望了一分。

    而这个过程中,这些打手都没看见苗颖下面流血。

    这人那体质得多好啊,就这么打她了,还不流产?

    这会儿就有个人精喊了话了,“这女的是不是没怀孕啊?”

    立刻有人给了那人精一巴掌,“操,你那嘴是***粪堆啊,说拉就拉,这话你也能喊?不知道办事儿不能吱声?”

    苗颖立时明白了,是蒋萨萨派人来打她的。闭上眼时,她就想,蒋萨萨,我还你了。

    之后傅丹就接到电话了,打手在那头懒洋洋的说那女的压根没怀孕,大哥您就放心吧。

    于是傅丹立刻就邀功似的告诉了蒋萨萨,特激动的在那说,“萨萨,你放心,苗颖压根没怀孕,都骗人玩的……那你,还生气吗?”

    蒋萨萨听见后也没多大反应,就说,“嗯,不生气了。”

    但嘴上说不生气,可实际动作上却和还生气呢没啥区别。

    她没对他说啥多余的话,就挂了。

    傅丹也感觉到了,蒋萨萨以前对他的亲昵劲儿全没了。还真就应了那句话,还不如不表白呢。表白再被拒绝后,真的是连朋友都做不得了。

    傅丹难受死了,捂着抽疼的小心脏,漂亮的丹凤眼,再无神采。

    蒋萨萨她爸现在的情况还算好,就是有点对他们娘俩太殷勤了。她妈低血糖低血压,她爸就见天儿的守着她,端茶递水的。对她呢,还挺低三下四的,还和她谈起了死后的遗产继承。这话让蒋萨萨心里翻个儿的疼,也让蒋萨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一边觉着这么老了,还在外面养了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人,她烦。

    一边又害怕她爸哪天真的就没了。

    而她妈,还和她说,“我和你爸一辈子的夫妻了,舍不得他一个人啊。最后的路,我得陪着他。萨萨,你就别总回来了。”

    陈默知道蒋萨萨最近的心情不好,就经常让梁馨带着小家伙来做客。

    梁馨那边也听她爸的话,咨询过律师了,说他们的胜算非常大,她就也不那么担心了。

    她还把咨询过的结果告诉她爸了。

    老爷子放下心了,可却突然跟她提起了陈娇,说陈娇毕业后有大半年多了吧,一直没找着工作。然后过完年后陈娇和她男朋友悔婚了,她那个培训班也不去了,说她就求他帮忙找个工作。

    可梁馨爸那边是事业单位,陈娇也不好进啊。

    至于陈娇那个培训班,梁馨以前就听他爸说过。

    培训班就是让她三四个月里交一万多块钱,把她技术提上去,回头给她推荐工作。

    梁馨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她爸已经给陈娇交完钱了。

    听完这事儿,梁馨就有点不高兴了,一是那培训班百分之八十是假的啊,二是陈娇参加培训班,居然让她爸给那全款?

    而现在,她爸居然还跟她开了口,间接的问能不能让高承爵帮忙给找个工作。

    梁馨可能有点私心吧,自己的亲爸,对别的女孩关心过度,她就难受,就不喜欢她爸太过于关心陈娇了,有那功夫,关心他外孙子好不好呢。

    而且现在还让她求高承爵帮忙?

    虽然不高兴吧,梁馨还是跟她爸说了,“我会问问他。”

    之后梁馨就问高承爵了,有没有适合陈娇的职位。

    高承爵倒是没拂了梁馨的意,就说会找找看。

    她那边没什么担心了,但担心的对象却是转到了蒋萨萨那边,她就怕蒋萨萨熬不过去这个坎儿,所以也没落着清闲。

    梁馨蒋萨萨她们两家人四口人以前也常一起吃饭,可现在却莫名其妙多了个高承爵。

    梁馨的肚子有点见长,蒋萨萨也感觉梁馨现在就是再跟高承爵劲劲儿的,以后的归宿可能也就是高承爵,没别人了。

    等高承爵和陈默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就逗小家伙,“大姨要给你生个小弟弟了,那你妈妈再给你生个小妹妹怎么样?”

    小家伙还挺大方的,不停的点着小脑袋说,“好啊好啊。”

    “那你就不怕有了新妹妹,你妈妈就不爱你了?”

    小家伙转头就扑进了梁馨怀里,抬着小脑袋星星眼的问她妈,“妈妈,你会吗?”

    梁馨乐了,“儿子,别听你大姨忽悠你,妈肯定就爱你一个!”

    厨房里的,高承爵洗菜,陈默切菜,配合的还挺天衣无缝的。

    就是这时候,高承爵跟陈默唠叨了一句,“你说梁馨是不是有点傻?她当自己是老好人啊她?”

    陈默和高承爵最近的交流也越来越多了,知道陈娇是怎么勾引高承爵的,自然也知道是高承爵是怎么在背后做手脚,不让陈娇找工作的。

    这时候就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两口子里都是互补的,她给你积德呢。”

    这把高承爵给气的,可又说不出来啥,他也知道陈默这是提醒他做事儿不要太过火呢。

    只是之后就在几个人挺开心的在那准备开饭的时候,梁馨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通知她去法院取传票。

    黎邵辰他妈终于动作了。

    几个人都缓缓收回了笑,只有梁小昕笑得依旧特别天真烂漫。

    ☆、067章 律师

    法院既然已经给通知了,就说明黎邵辰他妈已经把诉讼书递过去有段日子了。

    也就是说,二月二那天,黎邵辰被他妈召回家,完败。

    其实对于争小家伙抚养权这事儿,黎邵辰夹在中间,真挺无奈难为的。

    他是站在梁馨那边的,根本不忍心看到梁馨和小昕分开,他宁可自己憋着劲儿的难受,看不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想让他们娘俩难受。

    但他家那个正处于更年期的妈,他更没有对策。

    二月二那天,他刚一进门,还没开始要跟他妈对抗呢,就看他妈又一次拎着水果刀,一副李逵般凶神恶煞的样子,站到了他面前。

    “妈!”黎邵辰当然不想让上一次割腕的事儿重演啊,就赶紧冲上去抢水果刀。

    黎邵辰毕竟是个男的,所以他赢了,但这一小局,其实完全是他妈给他上的小开胃菜。

    他妈更年期的症状可严重呢,谁说一个“不”字儿都是不行的,哪能轻易妥协?

    接着就黎邵辰转个身的功夫,他妈就从厨房把菜刀给拎了出来。

    左手菜刀,右手水果刀,还连哭带叫唤的吼着,“我就要我孙子,你们谁也别拦着!我今年都五十多了,儿子儿子的离婚,儿媳妇儿媳妇没见过几面,这有了孙子还不让领回来,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呢!有几个比我还惨的啊!还有你,黎邵辰,你就说你今天到底答不答应去起诉,啊?你不答应,我现在就剖腹!”

    自己亲妈在那拿着两把刀威胁,黎邵辰垂着眼,耷拉着肩膀,最终无奈又痛苦的妥协了,“好,妈,我起诉。”

    其实他妈也是拿准了他儿子最怕她用这招了,才这么干的。

    就说吧,他妈都什么样了?剖腹是不能剖腹,可上次确实真敢割腕啊。他今天若是不妥协,他就是畜生了。

    其实黎邵辰他爸也劝过唐燕,就语重心长的说啊,“人家闺女带着孩子都过了那么多年了,你非得给抢过来干什么啊?我知道你现在没孙子抱,着急。但以后儿子再结婚的时候,不早晚都能让你抱上孙子啊?你也是当妈的,你想想,要是谁在儿子小的时候,把他给抱走了,你能受得了吗?”

    但黎邵辰***暴力指数实在太大了,一听这话,不仅把他们自家的人给骂了一圈,就连高郡和梁馨都骂了个遍,最后直接把老伴儿给踢出了房间,“滚滚滚,少在那说风凉话,那是我孙子,我凭什么不要!我当初找她的时候,她都没跟我服软,我现在凭什么让着她!”

    于是他爸就抱着枕头,灰溜溜的敲开他儿子的房门,爷俩一起睡的,惨死了都。

    梁馨接到法院通知后,就给黎邵辰去了电话。

    黎邵辰本来就内疚着呢,毕竟是他领着他妈去的法院。

    但梁馨说话时,还是那么温软,没有任何责怪。打这通电话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表明立场,她一定会把小昕留在身边的。并且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带小昕一起见个面,一起解释一下这件事情,让小昕了解他可能需要做出一个选择。

    不然小家伙才这么小,上庭的时候一定会害怕。

    当然,梁馨也是非常确定小家伙一定会选她,才会拨通这个电话的。

    之前两个人就已经和解过了,当年的一切,都是误会,而源头是黎邵辰他妈。说起来,两个人都没有错,唯一错的,可能就是当时对对方的信任不够大。

    可过去终究是过去了,两个人都没有了怨言,之前还互相送过祝福,现在也都是成年人了,谈起来倒也没有针锋相对,而且也明白对方的难处,交谈还是很平心静气的。

    当黎邵辰抱歉的时候,梁馨就摇头轻道,“邵辰,你不用道歉,我也明白你妈的立场。当初我自私的把小昕生下来,就该知道,我总有一天要承担这些的。”

    黎邵辰又想起了以前的那个小女孩,天不怕地不怕,表面上是软的,容易被欺负的,但内里,却有很多正能量的。

    黎邵辰低声感慨道,“其实你一点都没变。”

    梁馨却笑了,“哪能不变,不变的是妖精了,至少年龄可是长了。”

    梁馨打这通电话的时候,高承爵就在旁边支着耳朵听着的。

    听见梁馨那么软的说话,还听见她笑,就不自觉的沉下了脸。

    梁馨挂了电话后,瞥了眼高承爵,发现他气场有变了,就转身去冰箱里给他拿冰水,降火气。

    高承爵现在已经完全把梁馨家当自己家了,除了晚上要回楼下那房子睡觉以外,只要不去公司,肯定是来梁馨家。

    要不然就是跟梁馨和小昕一起去陈默家,行为还挺坦荡荡的,就是明着缠着你,怎么着吧。

    但高承爵虽然缠着她吧,倒还真挺少跟她动手动脚的了。也幸好他不轻易跟她动手动脚了,梁馨才让他这么熟络的在这进出,不然早把他赶出去了。

    可这会儿梁小昕已经准时上床睡觉了,高承爵就有点心猿意马了。

    眼看着梁馨走到冰箱那去拿东西,他就也跟了上去。

    “小馨……”

    “不是叫我梁馨吗?”梁馨淡道,“小昕在里面呢。”

    高承爵个大男人,在人家就穿着件特别休闲的宽松裤子和棉T恤,也不注意影响。

    这会儿一下就从后面抱住了梁馨的腰,脑袋搁在人头顶,用那种可怜见儿的声音小声说,“亲一下行吗?就一下?”

    真这么肢体接触吧,梁馨还是有点僵,僵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声音,“头顶,亲吧,就一下。”

    高承爵顿时被梁馨给梗了一下,脸都差点给憋红了,要是只亲你头顶就够了,还用提前跟你打招呼?

    深吸了好几口气,把气喘匀了,才说,“嘴,亲嘴行吗?”

    “您还真能说出口。”梁馨无语,“脸,只能亲脸。”

    然后,高承爵还真就只亲了一下她那脸,好像亲完还特满足,挺了挺胸膛。

    就是他都不知道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有想法了,直接就能把梁馨给推到了,上,但现在,好像就是亲一下她那小脸蛋,心里都跟抹了蜜似的,甜,贼甜。

    梁馨只好就去了法院,取了诉讼书之类的东西。之后就去了事务所,找了之前联系的姜律师。

    这个姜律师,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男的,看着得挺正派的。

    这是蒋萨萨给梁馨介绍的,因为她以前在酒店工作时,也跟律师有过来往,和这个姜律师有过接触,觉着这人挺靠谱的。

    高承爵也给她推荐过,但那个是特别大牌的金牌律师,费用肯定也高,她又不想让高承爵出了,而且这姜律师又是蒋萨萨给推荐的,那就这个吧。

    而这姜律师呢,说起话来还挺有律师的感觉的,说话特严谨。

    梁馨把诉讼书也给他看了,就开始商量答辩状从哪处开始入手。

    姜律师就说,一是孩子一直在梁馨这边成长的,改变环境不利于孩子成长,父亲那边可能就有一些不利因素,二是孩子肯定自愿跟梁馨这边,所以百分之八十会是胜诉。

    但他也没把话说死了,就说另外的百分之二十,如果对方还找到了其他的入手点,这次即使输了,也可以进行变更抚养权的起诉。当然这个就得看法院支不支持了,再或者会移交给其他法院。反正之后就是聊了一些法律上的东西。

    梁馨听着,倒是放下了心,就是高承爵这会儿忽然把电话给打来了,梁馨就借口出去接电话了。

    高承爵没别的事儿,就是嘱咐她注意点肚子什么的,梁馨都被高承爵给墨迹烦了,就说,“高承爵,你公司里就没什么事儿?”

    梁馨以前是叫他“承爵”俩字儿的,最近才更习惯叫他“高承爵”的,她倒是没觉着怎么着,可没成想,就被这会儿经过的一女的听见了。

    鄂依依对高承爵的名字那也是非常敏感的,立刻就停住了脚步,在边上听着,隐约就听见什么怀孕不怀孕的词儿。

    再等梁馨打完电话出来再去找姜律师的时候,她就也亦步亦趋的跟着,就听见他们的谈话了。

    这一听,再一联想高承爵以前问过的那个问题,什么孩子抚养权的问题,那这可好了,歪打正着了,所以这女的就是高承爵现在追的女人吧?还是有孩子的女人?

    等梁馨他们走了之后,鄂依依就去问姜律师具体情况了。

    这事务所里啊,鄂依依虽然是新来的,但是是美女,也挺有能力的,还挺有气质的,大家就都对她挺好的。

    本来不应该随便谈案子,但架不住鄂依依问,姜律师就说了。

    鄂依依当时就笑了,笑得美滋滋的,就嗲着声说,“姜哥,我也知道你最近挺忙的,不然把这案子交给我吧?钱什么的,你就照收就行,我就是怕你辛苦了,伤身体,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案子接。再者我前些日子不还刚胜了一个案子吗,就抚养权这方面的,您也可以放心我能拿下。”

    好么,姜律师刚开始还有点犹豫,可人鄂依依又是媚眼又是一口一个哥的,听着那叫一个乐呵,大手一挥,案子给了。

    之后他就又把梁馨叫来了,就抱歉的说有事要出差,可能开庭的时候不一定能在本市,但他把这案子都跟同事说了,一定会尽心尽力做的。

    然后梁馨就看见了鄂依依。

    鄂依依笑着向梁馨伸出手,干练又稳重的说,“梁小姐你好,我叫鄂依依,叫我鄂律师就可以。您放心,这个案子交给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作者有话要说:号外号外,轻松甜蜜这么久,该有点小虐了,各位大人拿好暖手宝暖心宝啊,哈啊哈

    ☆、068章 温存

    距离开庭时间没有多久了,而姜律师确实有事,那这个鄂依依,又和姜律师同一个事务所的,说起话来也是有理有据的。再加上听姜律师说没多久之前,这鄂依依刚胜了一个离婚夫妻争孩子抚养权的案件。那梁馨就想,这应该没多大影响吧。而且鄂依依还千保证万保证一定不会让她失望,那好,委托一改一签,就这么定了。

    可当梁馨把换律师的事儿跟高承爵说了,又把“鄂依依”的名字告诉他的时候,高承爵顿时蹙起了浓眉,“鄂依依?”很快嘴又抿成了一条线,反复的深呼吸着,好像气得不行。

    梁馨诧异了,试探的问他:“有什么问题吗?”

    高承爵忍着忍着不爆发,可还是爆发了,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沉声道,“梁馨你什么时候决定事情时,能先问问别人!你就是不问我你不会问问蒋萨萨?你知道那个鄂依依是好人坏人,有没有谱啊,你就定下来!”

    “我,我不是……”

    “不是什么?梁馨你永远都是这么固执自私,你能不能别总把你的世界当做只有你一个人!”

    梁馨都被高承爵给喊傻了,就怔愣的看着他,似乎连呼吸都不会了,就秉着呼吸一眨不眨的仰头看他。

    “我自私?我做错了什么?还是你……认识她?”

    “不认识!”高承爵莫名有点心虚,但一想起梁馨将案子委托给鄂依依了,最后咬牙切齿地摔门就走了,“我去事务所找她问情况,不然等官司输了,你连哭都没处哭!”

    高承爵也是真的心急又气急了,才没控制住和梁馨喊的,也没注意到梁馨缓缓抬起手,覆上了心口窝,最后改为抓着那心口窝的肉,痛苦的呢喃。

    梁小昕在卧室里听到了吵架声,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鸟摸悄儿的拽着梁馨的衣服,“妈妈你怎么了?和高叔叔吵架了吗?”

    梁馨回身就把小家伙抱在了怀里,“没有吵没有吵,妈妈就是突然有些疼。”

    “哪里疼?妈妈我给你吹吹?”

    梁馨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心疼,吹不了的。”

    鄂依依一直就等着高承爵呢,这个时间,旁的同事早下班了,但她仍留在这等着。所以当高承爵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一点都不惊讶,还拿着香水儿在两人之间喷了几下。

    高承爵恶心的直皱眉,坐在转椅上,向后退了一米来远。

    鄂依依笑着,手腕一转,在自己的脖颈处喷了两下,扬着修长的脖子说,“承爵,这可是你以前最喜欢的味道呢,现在不爱了?”

    “爱,但得看是什么人用。”高承爵冷笑道,“脏狗喷得就是再多,

    也挡不住一身脏气,

    更挡不住一身骚气。”

    “高承爵!”鄂依依瓶子一扔,怒不可遏的说,“你那梁馨不也一样吗!十九岁就跟野男人生孩子,二十五岁嫁个男人还有艾滋,您这品味真够好的了,而且她肚子里怀着的那个也指不定是谁的种呢是吧!”

    “你敢调查她?”高承爵一字一顿的沉声问。

    鄂依依冷冷一笑,“当然敢,不然你当这些信息是从哪来的?”

    谁还没有个前男友前女友啊你说,就是高承爵他那些风流事儿啊,烂帐啊,和常人比起来,有那么丁点的多。这烂帐一多啊,难保里面就有那么一两个的极品前女友。

    比如眼前的鄂依依。

    高承爵摆着的是来者不善的架势,鄂依依也没怕,弹着亮红的指甲,慢悠悠的说,“还有啊,你也别想着可以让梁馨临时换律师了,就算是换了,我也可以随时去对方那边当证人,你说是吧?那你说,如果审判长知道梁馨的丈夫有艾滋病,还知道梁馨有要二胎的打算,你说梁馨能赢吗?”

    “你想怎么样?”一进行谈判,高承爵立刻就恢复了商场上老谋深算的模样,放松的坐在椅子上,嘴上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镇定自若道,“为梁馨打赢这官司的条件是什么?

    你不缺钱,那你缺的是……爱?

    又或者,鄂依依,你……欠操?”

    鄂依依的脸都黑成包黑炭了,咬牙切齿的说,“条件是,你,和我结婚。”

    高承爵玩味似的重复了一遍,“和你结婚?”

    鄂依依点头。

    高承爵悠悠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抚着袖口,风度翩翩扬眉说,“判决书下来之后,记得拿户口本身份证来找我。也记得你说的话,这官司,必须赢。”

    高承爵走了之后,那鄂依依乐的啊,都甭提了,跟半辈子的梦想实现了似的。把刚才高承爵羞辱她的话,都选择性遗忘了。

    等判决书下来?那差不多就是十天啊,开完庭的十天后,就去领结婚证?鄂依依拿起镜子,一遍遍的瞻仰自己的美貌,笑得一脸自信。

    她和高承爵以前的纠葛,的确是挺深的,因为什么?就因为她曾劈腿的那男人,就是和高承爵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哥儿们李药。

    李药,就是那个小时候没事儿闲着骗高承爵,最后被高承爵好顿折腾的人。

    但那也是一起长大的哥儿们,所以高承爵看见李药和鄂依依在一张床上翻云覆雨之后,才会对他们俩那么恨之入骨。

    鉴于高承爵的报复心一直都很强,以防高承爵日后变卦,鄂依依就也留了个心眼。

    瞻仰完自己的美貌,放下镜子,拿出了刚刚录过音的手机,笑得跟个蛇精似的。

    然而,这笑的人,除了鄂依依,还有高承爵,当然高承爵是自信的笑,俊朗的,养眼的。

    高承爵走出事务所,回头看着那个名字挺正派的正天律师事务所的牌子,嗤笑了一声,“天真。”

    高承爵压根就没确切的答应鄂依依什么结婚,他说什么了?他就说让她拿户口本身份证而已,谁让她脑容量那么空缺,想当然的把他的话脑补成她想的那样了。

    高承爵心情大好,就让司机送他回去找梁馨。

    只是今天也是梁馨带着小家伙见黎邵辰的日子,他回去后,扑了个空。

    黎邵辰和小家伙这一面见的挺顺利的,小家伙的拘谨完全没了,甚至还在梁馨的教导下,能开口叫黎邵辰“爸爸”了。

    黎邵辰听见那俩字的时候,眼圈直接就红了。

    梁馨在一旁看着,愧疚的想,她欠他的,真的很多。

    但儿子,绝对不能让他带回黎家,给他妈照顾。

    也幸好,黎邵辰也说了,他不会去抢小昕,在法庭上,也会选择沉默,他更希望他们娘俩能快快乐乐的。

    梁馨不怪黎邵辰,知道都是他妈|逼的,在庭上他能做到沉默,就已经很感谢他了。

    所以在黎邵辰把他们俩送回去的时候,很感激的给了黎邵辰一个拥抱,而小家伙也特别乖的喊了一声,“爸爸再见!”

    黎邵辰笑了,“儿子再见。”

    就是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寸,高承爵本是在阳台上等梁馨他们回来的,结果就看见梁馨和黎邵辰拥抱了,还听见小家伙特别用力的一声喊了。

    他就想,梁馨的烂桃花怎么这么多,一会儿黎邵辰的,一会儿钟宁清的?

    他就不高兴了,去梁馨家的次数从一天N次缩减成了N天一次,天天忙着工作,不想她。

    一直到开庭前一天,梁馨跟钟宁清敲定了明天见面的时间,陈默和蒋萨萨也来梁馨家给她加油打气的时候,高承爵才懒洋洋的上门来。

    这几天他不来梁馨家,憋谁呢?其实憋的是他自己呢!都快憋死了!

    可这一来,高承爵发现梁馨又把他当客人对待了,请他进来后,和他说了句“请先坐会儿吧”之后,就去倒茶了。

    这倒茶是什么意思啊,这就是把他当客人呢!以前他来的时候,梁馨什么时候给倒过茶?就连水都没有!

    梁馨这一疏离,高承爵就看谁都不顺眼了,转头对蒋萨萨不耐烦的说,“你不知道前三个月最容易出事吗?还让她忙来忙去?”

    蒋萨萨就愣了,“你的意思是让我挺个肚子去给你端茶倒水?”

    “不然呢?”

    蒋萨萨瞪大了双眼:“凭什么不是你去啊?你没长手啊?还有,高承爵,按辈分来说,我还是你嫂子呢吧!有你这么不尊重长辈的吗!”

    高承爵真的一直挺尊老爱幼的,所以这时候被蒋萨萨给喊没话了,最后恨恨的看向陈默,磨着牙说,“陈默!你就是这么教你老婆的?”

    陈默无语的扯扯嘴角,无奈拍拍蒋萨萨的腿,起身道,“我去帮大馨。”

    梁小昕左看看,右看看,怎么高叔叔最近和谁都吵架啊,终于秉着社会需要和谐的原则,转移了话题,“大姨,你说明天在法庭上,我的话是最重要的吗?”

    于是蒋萨萨和高承爵开始一起哄梁小昕,七嘴八舌的说,“当然了,你是当事人,你的话最重要!”

    高承爵补充道,“你不用说别的,你就说你只想跟你妈妈一起生活就行了!看着情况复杂了,你就哭,哭着说只想跟你妈妈。”

    “不行不行,大馨看见小昕真哭,该急了。”

    “我说蒋萨萨,你怎么也这么多事?”

    “我说高承爵,你……”

    然后俩人又开始掐架了。

    厨房里,梁馨在沏茶,可茶水都已经溢出茶杯了。

    陈默过去从梁馨手中夺过壶,擦着台面,重新倒了一杯,边问:“和高承爵怎么了吗?”

    梁馨摇头。

    “大馨,知道吗?虽然高承爵他有时候容易犯浑,但他却是我们几个人当中活得最真实的一个。”

    “什么?”

    “在工作上,他深藏不露,讳莫如深,但在生活中,尤其在你面前,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活得很真。就连我在你萨萨姐面前,都不一定能做到最真实,但他在你面前可以,所以你不用怀疑他对你的感情。而且我和你萨萨姐一直都看得出来,你对高承爵有感情,又或许,你只是不想承认。”

    梁馨似乎很少听见陈默说这么多的话,诧异的抬起头,“姐夫?”

    “高承爵他……真的很好,”说罢,陈默突然又笑了,“除了脾气的确有些阴晴不定。”

    梁馨想了想,也笑了,“总结的很准确。”

    梁馨被陈默开导的似乎好了很多,两人都笑了。

    可就在一片祥和之中,陈默却突道,“大馨,泰国那次,对不起。”

    梁馨愣了愣,想起了陈默指的是什么,轻轻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了,所以能明白你的立场。”

    陈默说对了,高承爵的确是个阴晴不定的人。

    所以高承爵在突然感觉陈默和梁馨在厨房待了很久之后,就又来了脾气,走近厨房,推开门,倚着门框面无表情的说,“陈默,你老婆还在那呢,又来找梁馨说什么?

    你是太闲了,还是太无聊了?

    或者我可以在你和你老婆之间散播点谣言,让你有事可做。”

    看着这个睚眦必报的小人,陈默笑着摇摇头,走了。

    但陈默刚走,高承爵立马变了个脸,讨好的低头问梁馨,“小馨,还生气呢?”

    被开导之后,梁馨也不那么拧巴了,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高承爵松了口气,走过去给她来了大熊抱,脸贴着脸,轻轻的说,“小馨,想你了。”

    这么一抱,厨房很安静,安静的什么都听不到,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寂静的像是此时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

    于是,高承爵又来了情绪。

    这段时间他可真是憋惨了,有时候自己也会坐在马桶上,发泄一下,可自己弄,和弄别人,那感觉能一样吗你说!

    这会儿,高承爵就特别缓慢轻柔的,将唇,从梁馨的耳边,移到了梁馨的唇上。

    而令他最欣喜的是,梁馨居然完全没有反抗!

    其实梁馨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想知道,是不是和陈默说的那样,她早就对高承爵有了感情……

    就缓缓抬起手,回抱了高承爵,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腰背上,感受他的亲吻,并且认真的回吻。

    这绝对是除了在沙发上要了梁馨的那次之后,梁馨第一次主动了。

    高承爵都要舒服的疯了,舌尖儿在梁馨的嘴里搅动着,吸着,绕着,想要将她吃进肚子里一般。

    梁馨刚开始还能回吻他,可渐渐地,在高承爵那股强大的汲取下,只能被动的承受着。

    高承爵的吻太过热烈,两人的喘息声渐渐响了起来,像在一首轻音乐上,加了重金属。

    特别的激情,火热。

    高承爵的手,也下意识的伸进了梁馨的衣服里,碰到了那柔软的肌肤。

    梁馨就这么沉浸在高承爵的热情里,迷失了自己,没有反抗。

    因为,她真的,喜欢这种感觉,被爱的感觉。

    可他们俩就忘了客厅里还有仨人了!蒋萨萨猛然发现高承爵和梁馨在厨房里待的时间也太长了吧!起身就要去找梁馨。

    陈默要拦她都没拦住,蒋萨萨火急火燎的说,“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

    然后好悬就没把高承爵气死,蒋萨萨冲进来的时候,高承爵都已经把梁馨的上衣脱了,在那开始解胸衣了!

    然后高承爵没办成事儿,梁馨也都要羞死了,什么事儿啊,居然在厨房里差点那什么了。

    蒋萨萨本来怀孕就荷尔蒙发达的,好顿抱歉之后,立马拉着陈默离开了,回家去甜蜜去了。

    最后人俩走了,高承爵还想继续,梁馨赶紧躲开了,“我晚上要陪小昕。”

    高承爵欲求不满的点点头,“那我走了?”

    “嗯,走吧。”

    高承爵扒着门框说,“我走了?”

    梁馨笑道,“快走吧。”

    “我真走了?”

    梁馨笑得的乐不可支,最后走过去,踮脚在高承爵唇上亲了一口,“走吧,晚安。”

    高承爵笑得贼幸福,揉了揉梁馨的脑袋,“明天放心吧,一定会赢的。”

    “嗯。”

    关上门,梁馨背倚着门,轻轻地呢喃道,“希望我这次没选错。”

    但梁馨虽然没选错,可架不住总有人在中间搅和啊你说是吧,这半路认识的伴侣,就这点最不好,没准什么时候就从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还杀得你措手不及,杀得你头破血流。

    作者有话要说:温存一章,下章开虐~

    ☆、069章 开庭

    开庭当天,梁馨梁小昕蒋萨萨一起坐着高承爵的车来的法院。

    本来气氛有那么点沉重,但梁小昕头一次坐加长车,还挺兴奋,就在那手舞足蹈的问高承爵这又问那的,聊得可起劲了。而且这小家伙也不知道跟哪学的,还知道挺多车的。

    高承爵听着小家伙兴奋的谈各种车,蛮诧异的,这么小就知道那么多名车?就偏头问梁馨,“小昕十八岁的时候,我给他开个4S店吧,或者让他去当F1车手?”

    高承爵问的挺随意的,但摆着的表情又特别真,好像只要她点个头,他就给办了。

    梁馨完全头一次深深的意识到,她要真跟高承爵了,这就是明显的高攀吧?

    似乎瞬间就有了一种抗拒,他们之间身份的落差,以及价值观的差价,很大,大到她突然有些抗拒。

    来到法院时,钟宁清已经等在门口了。

    梁馨看到他时,顿时一个恍惚。

    多久没见了?一个月?现在已经将近四月份了,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换上了单薄的春衣。而钟宁清也减了衣服,可这样就显得他更清瘦了,比上次见面时还瘦了很多,面色也不太好,有些枯黄。

    梁馨就担心的问他怎么了。

    钟宁清也没多说,就说是感冒了,过两天就好。

    蒋萨萨一看见钟宁清就能想起苗颖,恨得直牙痒痒,昂着头越过他就先进去了。

    梁馨就没好再和他说什么。

    可小家伙挺久没见到钟宁清了,一见到他,立刻就要冲过去抱他,但被高承爵一只手给抓住了后衣领子,“小昕,你不是说最喜欢高叔叔吗?跑那么快干嘛去?”一边抬头淡淡的看了眼钟宁清,面带警告。

    梁小昕撇撇嘴,抬头讨好高承爵,“我好久没看见钟叔叔了。”

    高承爵温柔的拍拍小家伙的脑袋瓜儿,“但你钟叔叔现在感冒了,有病,你会被他传染的。感冒了,可是很难受的。”

    钟宁清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对梁馨低道,“我会注意的,不会碰他。”

    都知道高承爵说的那“病”指的是什么,梁馨对他这样咄咄逼人有点无奈,就拉着小家伙的手说,“没关系,抱抱钟叔叔吧。”

    可哪成想小家伙还死活不抱了,可能是上次差点没烧成肺炎闹的,怕了,就缩在高承爵怀里不出去了。

    过了一小会儿,又想起什么,悄悄地从他怀里伸出脑袋说,“钟叔叔,小昕怕生病,就不抱你了……但小昕是真想你!”

    明明是很暖心窝的话,可钟宁清听着,却难受的无以复加。

    开庭的这一天,挺多人出席的,不只蒋萨萨钟宁清,梁馨爸也来了,只是他不是一个人来的,陈文凤和陈娇也来了。

    而梁馨和高承爵,最先碰头的是委托律师鄂依依。

    鄂依依一身职业装,衬得身材修长,标致,有气质,见到梁馨后立刻向她展开一个“请放心的”微笑。

    对于美女,真就是不只男人没有抵抗力,女人也没有,再一看鄂依依坚定的目光,梁馨就尤为放心了。

    之后就是聊一些法庭上民事诉讼的程序和注意事项。

    可两个人认识与否,在气场上真的会有明显变化。梁馨和鄂依依说话的时候,高承爵在旁边一会儿是似笑非笑的,一会儿又是刁钻犀利提问题的。

    梁馨看看俩人,就不确定的问道,“鄂律师,你们认识吗?”

    然后高承爵和鄂依依一起回答的。

    高承爵说:“不认识。”

    鄂依依说:“认识。”

    梁馨就皱起了眉,一秒钟后两人又一起开口了。

    高承爵说:“认识。”

    鄂依依说:“不认识。”

    这还用说吗?再一联想高承爵之前听到“鄂依依”名字时的失态,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肯定就是认识的!

    梁馨扯出个僵硬的笑,对鄂依依笑道,“不管认识不认识,鄂律师,我先进去了。”

    梁馨转身就走了,去找小家伙了,高承爵看着梁馨的背影,受伤的背影,面色逐渐沉了下来,“鄂依依,记着你说的话。”

    鄂依依却忽然站到高承爵面前,隔开他的视线,仰头问他,“要不要来个幸运之吻?”

    高承爵视线收回,放在鄂依依脸上,仔细看着她那张和完全不同的脸,眯着眼睛问,“你不觉着应该赢了之后再吻吗?”

    而鄂依依却不依不饶,“高承爵,既然你做出过承诺,如果我赢了,就会答应和我结婚,那你现在就连吻我都不愿意的话,我可不太确定你之前说的话的真实性了。”

    可高承爵还是没有就范,他不喜欢被威胁,所以只是擦过鄂依依的肩膀淡道,“不用怀疑,我以我高承爵的人格作保证。”

    只是高承爵被鄂依依恶心完之后,就又看见陈娇了。

    更让人恶心的是,陈娇还把他给拦住了。

    就在洗手池前,陈娇绞着手指,低着头,小声问他,“高先生,我找不到工作的事,是你做了手脚对不对?”她是做技术类的,也接受过培训,但每次都是经过了三四轮笔试面试后,在最后一道关卡时,被刷下来,她不得不怀疑了。

    高承爵也没否认,“是。”

    陈娇又道:“那你现在是在追我姐吧?”

    高承爵不耐烦的说:“你管得太多了。”

    陈娇猛地抬起了头,眼神坚定地望着他,“不,我管得不多。高先生,我现在要告诉你,我怀孕了,你的。”

    “不可能!”高承爵立刻皱起了眉,“陈娇,算计我是需要代价的,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话。”

    陈娇忽然弯着眼睛甜甜一笑,“不是算计,是事实。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之前在酒吧时你喝多了,是我扶你去酒店休息的。再后来,你把我当成了我姐。”

    高承爵眯着眼睛,锁着陈娇的脸,试图在她脸上寻找破绽,可陈娇却坦荡荡的让他打量。

    高承爵知道那天他差点被陈娇给算计了,但只是差点,如果他真的和陈娇发生什么了,他不会一点印象没有,而且黎邵辰也没有提起过。

    打量了一会儿后,高承爵的结论是,这小妮子肯定是在骗人。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小姐,你站在这半天了,进不进去啊?你不进去你倒是让开啊,你要是进去你就进去啊,你在门口站着算什么啊,别人还以为咱们法院的厕所坏了呢……”

    高承爵的呼吸一滞,猛地转身就走了出去,果然就看到梁馨垂头站在转角处。

    都听到了?

    忒么的真是生活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

    高承爵赶紧抓住了梁馨的手臂,“梁馨你听我说,没有,我没和她发生什么,都是假的!”

    梁馨面无表情的推开他,“要开庭了。”转身离去。

    十几分钟内,梁馨在高承爵面前转身两次,被他伤了两次,一次是因为鄂依依的欺骗,一次是因为陈娇的风流。

    前一天刚做出的接受他的决定,后悔了。

    而这种后悔,一寸寸的侵蚀进她的心。

    高承爵没变,一点都没变,他仍旧高高在上,可以用钱砸他们娘俩,仍旧有数不清的前女友,可以在她面前假装不认识,甚至仍旧会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会和她的干妹妹发生关系。

    一步又一步,梁馨走得艰难,像是落地的每一步,都有一根根长针在扎着自己的脚底,穿过脚心,露出脚背,疼得钻心刺骨。

    男人,靠不住,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靠得住。

    梁馨被伤了,乱了,可让她更手足无措的是,当书记员宣读法庭纪律后,当审判长审判员进入法庭后,当调查阶段结束,开始辩论阶段时,对方提出了要上证据。

    上什么证据?梁馨下意识的抬头去看黎邵辰和他妈,就见黎邵辰皱起了眉,一副迷茫,而他妈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她轻蔑一笑。

    输了,要输了!

    梁馨突然就害怕了,害怕黎邵辰他妈查到了什么事,大脑已经开始停止思维了,无意识的去寻找坐席上的高承爵,蒋萨萨,她爸……

    蒋萨萨挺着肚子,一脸急色。

    梁馨爸,已经面色铁青。

    而高承爵,当场就发飙了,霍地站起来就提出要休庭。

    可法不容情啊,人刚宣读完法庭纪律,你就捣乱喧哗,这不是擎等着被赶出去吗?

    然后高承爵就被人给拖了出去。

    高承爵被气得手都哆嗦了,这要是真拿出梁馨现任丈夫有艾滋病和梁馨怀二胎的事儿,黎邵辰他们胜诉的几率就太大了!

    高承爵立刻给他爸打电话,让他爸解决,通知法院让休庭,也就他爸现在能说得上话。

    可哪成想他爸似乎本就知道这件事,声音很冷:“那个女人叫梁馨是吧?跟你姐夫抢一个女人,像什么样子!承爵,我告诉你,在外面玩得差不多就行了,那个女人,是不可以进我们高家的门的。”

    高承爵慌了,“爸,是你给提供的证据?”

    老爷子“啪”的一声就给挂了。

    高承爵那么一个镇定的人,此时都白了脸。

    他无法想象如果梁馨知道黎邵辰他们胜诉,是因为他爸的话,梁馨会不会崩溃,会不会再也不理他了。

    而他所不知道的,庭上,黎邵辰他们的确拿出了证据,即使之后梁小昕出庭,说要跟他妈妈生活的时候,也改变不了审判长的判决。

    她都没有去看当钟宁清感染HIV的诊断书,和证明她怀孕的电话录音被拿上来时,其他人的表情。

    梁馨已经哭成了泪人,只知道,她要失去小家伙了……

    当全体起立,审判长进行宣判的时候,梁馨已经哭摊在桌上了。

    没有休庭,没有调解,甚至没有进行合议庭合议,宣判结果即为孩子的抚养权归为黎邵辰。

    等闭庭时,梁馨已经完全崩溃了,歇斯底里了。

    当唐燕把不知所明的小家伙抱在怀里时,梁馨疯了一样冲了上去。

    所有人都以为梁馨会去抢孩子的时候,却见梁馨突然双腿一曲,重重地跪在了唐燕面前,哭着求她,“求你了,求你了,把小昕还给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你把小昕还给我……”

    ☆、070章 庭外

    蒋萨萨一直知道梁馨只要碰到小家伙的事,就会失态,但也没想到她会这样!

    梁馨就像个完全失去了理智的人,只是哭着,喊着,求着,像个疯子,披头散发的跪在唐燕面前,像个卑微的乞讨者。

    甚至在唐燕厌恶的抬脚要踢开她的时候,梁馨还要给她磕头!

    蒋萨萨看着眼圈都红了。

    最先跑上前去拉梁馨的是高承爵,梁馨爸,还有陈文凤。

    梁馨爸和陈文凤一起去拽着梁馨的两个手臂,用力的向上提,可梁馨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来的力气,饶是两个人拉扯她,都没将她拉开。

    见此,高承爵转身去推唐燕,挡住要踢到梁馨身上的脚。

    同时,黎邵辰去抢他妈怀里的梁小昕,但他妈死死的抱着不撒手。

    “妈,你松手!”黎邵辰忽然大吼了一声。

    梁小昕被这混乱场景给吓得白了脸,再一看他妈妈跪在地上大声的哭着,喊着,他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用手去拍打唐燕。

    打唐燕的脸,打唐燕的头,毫无章法的打着。

    可即使这样,唐燕被打疼得直皱眉,不停地仰着头向后躲,却仍旧不松开梁小昕,最后还是钟宁清的话,才让唐燕“唰”地一下松开了手。

    “黎夫人你知道我有艾滋病的,如果你再不放开小昕,我现在就传染给你。”

    一直撑着柱子的钟宁清突然一道沉声威胁之后,顿时安静了。

    这句话的力量,比任何威胁都来得快狠准。

    黎邵辰接过梁小昕,把他往梁馨怀里一推,匆匆的和仍旧哭着的梁馨说,“我答应过你的,不会抢小昕,放心。”

    梁馨赶紧去摸小家伙的脑袋,脸蛋儿,胡乱的给他擦着眼泪,像是在确认面前的人真的是她的孩子。

    之后在梁小昕哽咽的喊了一声“妈妈”之后,她突然一把将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娘俩都哭成了泪人儿。

    “黎邵辰!”唐燕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儿子,“那是我孙子,我还赢了官司,你凭什么还把我孙子还给她!”

    “妈,小昕是梁馨的儿子,她一个人的!”

    “你居然帮着那个女人?”唐燕指着黎邵辰,左看看,右看看,找不到可以打人的工具,一把脱下了高跟鞋,照着黎邵辰就甩了过去,“你还是不是我儿子了!我打你个没良心的畜|生!”

    高跟鞋又坚又硬的后跟,正中黎邵辰的胸膛,身体顿时虚晃了一下。

    但他仍旧硬生生的扛了下来,紧紧地咬着牙,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做任何会伤害***事,不停的告诉自己,作为儿子对母亲应当有的孝顺和妥协。

    可他实在克制不住,颧骨僵硬,还是渐渐地张开了嘴,要跟他妈对抗。

    但这时候始终站在梁馨身后护着她的高承爵,突然冷静的开了口,“黎夫人,你觉着你赢了这场官司,就算是赢得了小昕吗?下一场官司,你就不一定能赢了。”

    “什么?”

    “在此判决生效起的十日内,会送达审判书。同时,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所以如果不能要来小昕的抚养权,我们就会一直上诉。而且你赢的不就是钟宁清和梁馨是夫妻,梁馨又有了孩子这两点吗?那你说如果钟宁清和梁馨离婚了,梁馨又把这个孩子打下去了,你还有赢的可能性吗?”

    高承爵的话,仿若平地一声雷,炸醒了当场的所有人。

    满脸泪水的梁馨,猛地抬起了头,定定的望着高承爵。

    他那么想要这个孩子,现在却为了她和她儿子,居然同意把这个孩子打下去?

    但扔雷的不只这一个,就在唐燕扭曲着脸想要反驳时,钟宁清又平静的道,“还有,黎夫人,就算是你幸运的又赢了,那你觉着我一个将死之人,有没有可能性再拉一个垫背的,跟我一起死?”

    艾滋病虽然并不是多可怕的病,可在身边从未出现过艾滋病患者的唐燕身上,这就是最可怕的病,最可怕的事。一听到钟宁清的话,立马惨白着脸向后退去,没再泼妇的说出任何话,小心翼翼的躲到了她儿子的身后。

    然后,这场战役,最后由钟宁清的一句威胁,终止了。

    所以天无绝人之路和否极泰来这样的古词儿,也真是有真理。

    可惜的是,除了这样美好的词儿以外,还有乐极生悲这样的词儿。

    就在黎邵辰强行带着唐燕离开的一分钟后,钟宁清突然就晕倒了,与地面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响声。

    哐当一声,梁馨的某个神经,也断了。

    手忙脚乱的将钟宁清送到疾控中心,蒋萨萨都有点肚子疼的反应了。

    蒋萨萨可是高承爵的嫂子啊,高承爵一看蒋萨萨皱眉捂着肚子却又不吱声的样,赶紧给陈默打了电话,让陈默接她回去。

    很快,蒋萨萨被接走了。

    而梁馨,就在诊疗室门口,寸步不离等着钟宁清的结果。

    而且,就在她差点失去梁小昕的打击下,一步都不想离开梁小昕,就谁都看不到的,两只手不停地摸着梁小昕的脑袋和脸,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旁的人都看见了在法院时,梁馨疯狂的样子,这个时候就叹着气,在旁边静静的望着。

    最后在高承爵的特意嘱咐下,梁馨爸先带着陈文凤陈娇回去了。刚开始梁馨爸还不想走,后来高承爵反复的保证,说他一定会照顾好梁馨,等医生出来后,他就会送梁馨回去。

    梁馨爸这才放心的离开。

    一直到只剩下他们三人,他才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可他却也突然发现,怎么鄂依依没了?

    他被赶出法庭近一个小时里,就一直在休息室里等着,直到法庭外突然传来了梁馨的哭声,他才赶过去,接着就看到了梁馨的那一幕。

    但身为委托律师的鄂依依呢?为什么始终没有出现?

    他现在找鄂依依没别的原因,就是他似乎可以确定,鄂依依和他家老爷子有勾结,一定是串通好的。是她把钟宁清有艾滋病和梁馨怀孕的事,告诉黎邵辰***。

    高承爵现在想撕了鄂依依的心都有了。

    就在高承爵狠心的想着如何处理鄂依依时,医生走了出来。

    同时,却也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钟宁清的时间不多了,情况好的话能有半年时间,但目前的情况很差,也就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在医生说了结果之后,梁馨和高承爵都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

    最先开口的是梁小昕。

    梁小昕仍旧在抽噎着,这时候就喘着哭腔,抬头问梁馨,“妈妈,医生是说钟叔叔要死了吗?”

    高承爵清晰的看到梁馨的眼睛里又闪现出了泪花,迷茫的看着梁小昕。

    良久,缓缓地点了头。

    梁小昕嘴一撇,扑进了梁馨的怀里,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高承爵在梁馨的沉默中,轻声问她,“你在想什么?”

    梁馨这才将迷茫的视线,转放到高承爵身上。

    高承爵的脸上有很明显的疲惫,一个肩膀倚着墙,侧身望着她,在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答。

    梁馨喃喃道,“宁清哥求过我,希望我能陪他这最后一段路。”

    高承爵点点头,“我知道了。”

    梁馨仍旧望着他,似乎对他这四个字,理解不了。

    高承爵走近她,曲起一腿,蹲了下来,摸着她的脸,仰头轻道,“这几个月你就陪着他吧,一直到他离开。我知道如果你不陪的话,心里一定会一直内疚,有遗憾,我知道这就是你……但前提是你必须要确保安全,知道吗?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不想留,可以去打掉。”

    梁馨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就那么怔怔地看着他,最后还是梁小昕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

    小家伙瓮声瓮气的说,“妈妈,你真的要给我生小妹妹了吗?”

    梁馨怔愣地低下头,用脸贴着小昕的脑门,柔声道,“没有,妈妈没有。”

    高承爵低下头,自嘲一笑,“之前我还通知过本市的所有医院,不可以给你做手术,甚至找过人跟踪你,只要你去药店,就不让你买到打胎药。却没想到,现在会是我替你做决定。”

    高承爵站起了身,“你进去和他说话吧,我先走了,一会儿会叫司机送你们回去。”

    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又停下了脚步,背脊挺直,头也不回的说,“还有,我没有和陈娇发生过任何事。梁馨,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陈娇都不是表面上那么单纯的女孩,她妈妈可能也不是单纯的女人,你自己多注意。”

    高承爵离开后,梁馨才抬起了头,望着空空的走廊,失落,同时心脏一阵揪痛。

    良久,梁馨偏头问梁小昕,“儿子,钟叔叔生病了,最近我会常来看钟叔叔,你可以乖乖的在姥爷家玩吗?”

    梁小昕乖乖地点头,同时又毫不隐藏的露出了失望。

    梁馨又问他,“想出国玩吗?”

    “哪?”

    “德国。”梁馨轻道,“多给妈妈一些时间,妈妈带你去德国。”( 一婚又一婚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