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婚又一婚 > 76-80
    ☆、076章 甜果

    蒋萨萨真是越来越能吃,梁馨看着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她那边往嘴里塞着凤尾虾边赞叹好吃的架势,都快赶上好几天没吃饭了似的,这会儿又忘了她刚才怎么担心生完孩子身材恢复不了该怎么办了。

    蒋萨萨吃得差不多了,才擦擦嘴,抬头问梁馨小家伙最近怎么样。

    梁馨一想起她那宝贝儿子,就皱起了眉。

    小家伙因为不能常看到她,之前胖的那几斤肉,又瘦了回去。

    小家伙在他姥爷家住着,除了上学就是回家做作业,连点娱乐都没有。以前梁馨还会经常带他出去玩,看看电影,逛逛游乐场,买条小鱼,养养小龟。现在一下子啥都没有了,小家伙都哀怨死了,每次给她打电话时都好顿诉委屈,可怜巴巴的,都憋完了。

    蒋萨萨听着直乐,梁馨就吓唬她说,“等你家宝宝出生了,放爷爷奶奶家的时候,你也得委屈。”

    就是这句话,没激起蒋萨萨对未来宝宝不在身边的委屈,反而让她开始幻想着她肚子里的宝宝,以后能有多可爱,会不会比小家伙还活宝。

    今天蒋萨萨是带着任务来的,所以闲聊了一会儿,有意无意地转到了正题,提了高承爵。

    梁馨的反应速度奇快,蒋萨萨刚说了仨字“高承爵”,梁馨就了然一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蒋萨萨知道有时候梁馨也跟个老狐狸似的,精着呢,所以梁馨这一笑,笑得蒋萨萨都有些不自然了。

    梁馨见蒋萨萨面前的五六个凤尾虾吃没了,就翻着菜单又给她点了一份墨鱼丸,边漫不经心的问:“他去找你了,还是去找姐夫了?”

    好么,既然都被拆穿了,蒋萨萨也不藏着掖着了。

    “他去找我们俩了。”

    梁馨乐了,抬头笑道,“他把你们俩当家长了啊,这还找你们俩去诉苦了?”

    “哪能啊,是去我们家泄|欲去了。”

    蒋萨萨就跟梁馨说了遍高承爵在她家干得那缺德事儿,看片儿就看片儿呗,还叫上陈默了,叫陈默就叫陈默呗,还当场打飞机了,缺不缺德啊他。

    听蒋萨萨在那吐槽,梁馨都快笑岔气了,她也没想到她居然能把高承爵给憋成这样,还油然生起了一种成就感。

    “唉,真的,你还真准备晾他那么多年啊?他都快三十了,就是他能等你,但他家里也等不了啊。你想想,三十岁还不结婚,家里给他的压力肯定特大,你又不给个明确时间什么时候回来,他准能被压力压疯。我说大馨,我以前感觉你挺善良的,现在怎么就觉着你是憋着坏呢?”

    说着说着,蒋萨萨就开始损梁馨了,“自你们俩认识起,也算是经历大风大浪了吧?人高承爵救过你吧,就撞车那次,人受伤之后唠叨过一句吗?还有梁小昕肺炎那次,人高承爵都急成什么样了,还有钟宁清得了艾滋的事,你不是说高承爵出现假阳性的时候,都没责怪过你一句吗……”

    蒋萨萨在那唠唠叨叨的,梁馨就一感觉,一家人果真不一样。

    萨萨姐你现在站在你小叔子高承爵队伍那边站得,是不是也太明显了?

    蒋萨萨也能瞎掰,之后又跟梁馨说,高承爵现在打滴流呢,感冒了,估摸着都是内火太重,给整出病的。

    梁馨这回听着,倒是出乎意料的没多大反应,就淡淡地应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蒋萨萨就再接再厉,问她导师是怎么说的,当初不是说四五月份就得去德国吗?现在看来,钟宁清这不得再有一两个月活头啊,那德国那边的工程,不都得错过啊,还有去那边工作的,还能带个孩子?梁叔也能同意?

    “我爸一直是尊重我的选择的,而且他现在有陈姨陪着,我也很放心。”梁馨没说钟宁清可能活不太久了,毕竟蒋萨萨她爸也这病,别回头吓着她,就笑道,“凡是都有例外吗,我可以带着小昕一起去,至于工程部那边,导师帮我和那边说通了,可以再等等我。”

    “也对,什么事儿没有例外啊,”蒋萨萨见梁馨是油盐不进,就转苦情戏,可怜吧差的感慨道,“我一定会想死我的小王子的。”

    “你可以拖家带口来德国看你的小王子。”

    “你怎么不说你会带着小昕回来看我啊,”蒋萨萨撇撇嘴,“你老师知道你未婚先孕,又跟钟宁清离婚的事儿,没吓晕过去啊。哦对,和钟宁清离婚办的顺利吗?”

    “嗯,顺利。”

    是真的特别顺利,领结婚证的时候,还去民政局两次呢。领离婚证的时候,一次就搞定了,而且那天人也不太多。

    其实梁馨都快把离婚这事儿给忘了的,还是钟宁清提醒她的。

    梁馨总觉着去领离婚证这事儿挺伤人的,但钟宁清说了,不过就是个过场,早办完能让他的内疚少一点,梁馨才跟钟宁清去的。

    蒋萨萨又撑着下巴问梁馨,“黎邵辰呢,他后来又找过你吗?”

    “嗯,来找过我,是想补给我小昕这些年的抚养费,还有小昕以后的抚养费,不过我没要。”

    “傻。”蒋萨萨点评道,“少说也得有几十万吧?黎邵辰不是抠抠搜搜的人。”

    梁馨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无意识的晃着杯里的小勺说,“不欠人情,才会睡得安稳。”

    梁馨说完这句话,俩人之间莫名安静了下来,似乎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一直到陈娇突然给梁馨打了个电话,才扰乱这一池平静。

    陈娇说的话挺奇怪的,又是感谢梁馨这么久对她的照顾,又是道歉给梁馨添了这么多的麻烦,听得梁馨一愣一愣的。

    挂了电话后,蒋萨萨注意到梁馨脸上的迷茫,问她,“怎么了?”

    “不知道。”说罢,梁馨还翻了翻通话记录,确定一下这是不是陈娇打来的。

    梁馨摆弄着手机,一边在那自言自语道,“她最近好像是要供养个古曼童,跟我爸吵架了。家里还有个小昕呢,我爸就不让她养,怕吓到小昕……难道是生气了,要离家出走?”

    蒋萨萨知道陈娇出的那件破事儿,就非说孩子是高承爵的那件事儿,所以此时也没客气,刻薄地吐出一句话,“走了才好,永远不回来更好,你们家还能消停点。”

    梁馨也感觉陈娇这次似乎要有什么事儿,就准备之后好好问问她爸。

    梁馨出国的态度挺坚决的,好么,蒋萨萨就弃了不让梁馨出国的那条路,就问梁馨你要是真出国了,好歹也给高承爵一点信心吧。你这撂一句不清不楚的话就走了,不怕高承爵听不明白,回头被家里人给逼婚啊。再等你回来时,没准黄瓜菜都凉了,你就直接歇菜了,老女人了,嫁不出去了!

    蒋萨萨说话向来直来直往,她就是想到什么突破点就说什么,没成想这句话还真就戳到梁馨心口窝去了。

    梁馨有那么点不确定了,轻声问她,“如果我刚走,他就被逼得结婚了,不就说明他的意志的确有些不坚定吗?”

    “屁!”蒋萨萨直接抬起手指点梁馨脑门,“你好歹给人个暗示再走啊,不然人知道你心里有没有他啊,人都不知道是不是他一厢情愿,他就能一门心思的等你?你当他是痴情汉呢!这要搁你姐夫身上,你姐夫都不一定能等我!”

    蒋萨萨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头上冒出了个阴影。

    蒋萨萨讪讪地抬头,就见陈默特别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瓜,“刚才说什么呢?”

    蒋萨萨立刻拨浪鼓地摇了头,“没,没说什么。”

    “但是我好像听见了什么呢?嗯?”

    “没有没有,你肯定听错了,嘿嘿。”蒋萨萨就一忠犬,当下就两爪子抱住了陈默的腰,在那撒娇说,“我吃饱了,咱走吧?”

    陈默和蒋萨萨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把梁馨扔这,俩人就走了。

    梁馨看着俩人相依的背影,也是真羡慕蒋萨萨现在拥有的幸福劲儿。

    好么,蒋萨萨说得是有那么点对的样子。

    梁馨确实是在给高承爵一个考验,她想,如果异地恋还能久了,那这段感情肯定就真能久了。

    只是今天蒋萨萨说完之后,梁馨似乎才发现,好像他们之间,分手后就一直没有恋,何谈的异地恋……

    晚上时,梁馨躺在床上,就一遍遍想着蒋萨萨的话。

    想着想着梁馨就乐了,如果她真没给过高承爵什么暗示,或者信心,那高承爵这段时间都是凭着哪门子自信,一直在她身边转悠的啊,还打骂都不走的。

    爵爷您可真是二皮脸,不过……好像还挺招人稀罕的。

    梁馨鬼迷心窍的给高承爵发了个短信,就跟以前的某一条一样一样的。

    “睡了吗?”

    梁馨还记着上一次她发这条短信的时候,高承爵是怎么回的。

    “你管得着吗。

    怎样?孤枕难眠了?

    但真抱歉,我对你没性趣。”

    现在想起来只觉着那时候真是荒唐,倒没了当时的那种疼了,原来伤痛这种事,真的可以治愈。

    今天晚上高承爵回复的仍旧很快,当然也不再如从前那般刻薄尖酸毒舌。

    “没睡,在想你。

    因为想你,一直睡不着。

    如果能搂着你睡就好了,不用在脑袋里想象你此时就在我身边。”

    ……却也如从前一样不要脸。

    梁馨的心情突然特别地好,迅速的按下一句话。

    “后天有时间吗?想约你去一个地方。”

    “有时间,去哪?”

    “等我就好,我去接你。”

    高承爵看见这条短信的时候,都乐完了,也就是现在稳重了,这要跟从前,肯定不是乐得蹦高高,就是直打滚的。

    邀约啊,梁馨主动约他啊!还接他啊,主动接他啊!

    高承爵当天晚上都没怎么睡着觉,就想陈默和蒋萨萨果真办事有效率,说话有力度。

    接着第二天一整天都在琢磨着梁馨会约他去哪。夏威夷?迪拜?济州岛?两天三夜?

    当然,毫无疑问的,咱们爵爷肯定是想多了。

    梁馨开的车,跟高承爵的压根比不了,就是个女士小破车。人高承爵都是切诺基,X6啊,但高承爵还是特别高兴,压根不在意。

    当高承爵打扮得特立正,穿着一身绅士的西服,脚踏一双锃亮的皮鞋,大身板挤进梁馨那小车之后,梁馨突然就乐了,之前莫名其妙的隔阂啊,吵架啊,都没了,就跟半年多前谈恋爱的时候似的自然。

    梁馨坏心眼的拿着手机摆在高承爵的嘴边,一本正经的问:“请问高先生,您觉着我会带你去哪?”

    高承爵轻咳了两声,开始煽情:“只要有你的地方,去哪都行。”

    梁馨囧了,又兴致勃勃的问:“猜一个?”

    好吧,那高承爵就猜了个比较保准的,“西餐厅?”

    然后就看梁馨憋着笑说:“去墓地。”

    作者有话要说:刚才躺床上玩手机时突然想起大人们可能会习惯小韭晚上更新,然后从床上爬起来开电脑来说一句

    今天中午十二点更得这章,晚上不更了,大人们不要特意等着哈,虽然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大人在等……

    以后如果有第二更的话,都会在第一更的作者有话说提一嘴的,木嘛~

    ☆、077章 煽情

    梁馨妈的忌日,实际上是在七月份,梁馨选择今天来,只是单纯的想带高承爵来看看。

    蒋萨萨不是说要给高承爵一个信念吗,她考虑了很久,觉着这个行为,应当是最合适不过的。

    四月份中旬,天气回暖,树叶跟被打了催化剂一样,一夜之间,绿了一大半,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清明节的时候,梁馨就跟她爸来给她妈上过坟。当时爷俩拎了不少东西来的,又是花又是酒,又是她妈当年爱吃的小饽饽。现在一个多星期过去,花枯了酒干了,小饽饽也硬了。

    身材高大的俊朗男人,直挺挺的站在墓碑前,风吹不动,浓眉轻展,望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你和你妈很像。”

    梁馨蹲在墓碑前,摆好新带来的白菊,笑着抬头,“我妈也是个大美人,是吧?”

    高承爵微微颔首,不置可否。

    怪不得梁馨长得这么耐看,随她妈。

    照片上是梁馨妈年轻时候的样子,扎着那时候流行的两个大麻花辫,头发黑又长,甩到胸前。脸蛋儿是圆的,颊边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

    眉是弯眉,眼是大眼,笑容也特美,很有那个年代大家闺秀的气质,就跟早些年邓丽君那照片似的,都是美人胚子。梁馨相比她妈,就是脸瘦一些,其他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美人儿。

    高承爵也见过他妈年轻时候的照片,说句大实话,远没有梁馨妈好看。

    “这是我妈最美的照片了,其实自我记事起,我从来没见过我妈这么美过。我印象里,我妈一直是短头发,”梁馨坐在墓碑前,仰视着高承爵,在脖子上比划着,“差不多就到这,而且我妈一年也就那么两三件衣服,反过来掉过去的穿,小时候我还觉着我妈怎么那么土,没别人的妈妈长得好看,穿得时髦。后来再大了一点,知道我妈是厂子里的工人,穿什么好衣服都得脏,她就省下钱都给我买衣服了。别那么惊讶,小胡同里的人嘛,我妈当时跟我爸之后,真没少吃苦。”

    “后来呢?”

    “后来啊,”起了风,风里夹了沙子,梁馨眯起了眼睛,“工厂出了事故,我妈就意外去世了。”

    梁馨说完之后就转头去看她妈的照片,高承爵就垂头望着她的背影。

    风大了,梁馨的头发被吹乱了,身体仍旧没有动。

    梗着脖子,固执般仰头看着那张照片里,不存在她印象里的美丽女人。

    梁馨维持了很久这个动作。

    高承爵脱下西装外套,半蹲□体,盖在了她身上,安慰一样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其实,我从来没带别人来过这里。”梁馨突然转过头来,半仰着头,看向高承爵的眼睛,“也没带宁清哥来过这里。”

    梁馨的目光里带着笑意,却又比什么都坚定,高承爵忽然间就懂了,明白这小女人今天为什么带他来这了。

    高承爵莞尔一笑,转头对着梁馨妈的照片说:“妈,看没看见,你宝贝闺女好像在跟我求婚呢。”

    “在我妈面前瞎咧咧,小心晚上我妈就去找你。”梁馨乐了,“扶我起来,腿麻了。”

    “所以你带我来是想吓唬我的?知道我这生意人信佛信邪,拿你妈压我呢?”高承爵笑着把梁馨给扶了起来,顺便一不做二不休的抱在了怀里,一本正经的望向墓碑,“妈,以后我要是辜负了您闺女,您就天天晚上来找我,随便怎么折腾我。”

    梁馨转头把脸埋在了高承爵的胸前,有那么点止不住地笑,还有那么点哽咽,“记着你今天说的话。”

    要是回头再给我弄出个乌七八糟的女人,跟我说你又把人姑娘怎么着了,怀孕了。

    我就做小人扎你。

    扎你脑袋,扎你爪子,扎你下……梁馨想起她诈陈娇时说的高承爵不举的事儿,突然脆生生地笑了起来。

    起初高承爵以为梁馨这是喜极而泣,再喜呢。可梁馨不停地笑,越笑身体越颤,他就觉着不对劲儿了,搂着她的俩手都不自然了。

    高承爵郁闷的想,别是刚才那会儿都是逗爷玩呢吧?

    “笑什么呢?”

    梁馨推开高承爵,视线往下一瞟,就更止不住乐了,弯着漂亮的眼睛说,“没什么。”

    梁馨哪能跟高承爵学一遍她都跟陈娇说什么了啊,那不是找抽么。所以饶是高承爵怎么问她,她都不松口,就是没事儿就扑哧一声乐。

    好么,既然没逗他玩,高承爵也就不那么关心她笑什么了。反正梁馨笑得时候特好看,高承爵光看她笑,就被迷昏头了,哪还管得着别的。

    梁馨这个定心丸给高承爵吃的啊,真是比什么都管用,再一起回去的时候,高承爵更上道了,上车下车的时候都给梁馨好几个吻。梁馨嘴唇也软,她明明没用过什么唇膏什么的啊,可高承爵吻的时候,偏就吻出了草莓味儿,贼香。

    再后来,梁馨又给高承爵拿出样小玩意儿的时候,高承爵都要飘了,好几个魂儿都飘在半空中,闭着眼睛跟嗑药了似的,飘阿飘,美阿美。

    梁馨拿出来的是高承爵之前从北京带回来的印度小叶紫檀,就那时候他屁颠颠来找她时硬塞给她的小木头。旁的人送这玩意儿,都是送手链,高承爵送的却是个小木头,比手链贵多了,特别香,安神又辟邪,还延年益寿。

    他以为梁馨早瞅着不顺眼给扔了呢,没成想还留着呢。

    当车开到医院楼下时,坐在车里面,梁馨偏头看向高承爵,缓缓地说:“我今天给你看这个紫檀,就是想说你送我的东西,我都留着的。今天带你去见我妈,就是想告诉你,你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但最近发生的事真的超出了我所能接受的能力范围,我不是萨萨姐那样敢爱敢恨的女人,我有儿子,有顾虑,毕竟生活不是过家家,我真的不能确定我可不可以接受你。所以我想离开一段时间,也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

    梁馨已经很久没有和高承爵说这么多的话了,字字认真清晰,还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商量的语气。

    弯眉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眼仁黑亮黑亮的,没有一丝杂质。

    清澈的让高承爵突然觉着此时的梁馨和一年前他认识的那个梁馨,没有半点区别。

    高承爵缓缓地问:“孩子呢?”

    “顺其自然吧,或者生下来后,你来德国看我?”

    高承爵紧锁着梁馨的双眼,心思却飘了,默默地想,再几个月你真生了,我去德国把你们俩接回来,你还能说什么。

    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儿,都有一次了,不能有第二次?

    再说你现在不显肚子,等你去工作的,回头八|九个月了的时候,别人还看不出来?

    抬起手,覆在了梁馨的眉上,一点点的描摹着她美丽的眉眼,反反复复的看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似乎要将她深深地刻在脑里,深情款款道,“好,我等你。”

    不就等你几个月么,爷等得起。

    反正别人也进不了我的眼,爷就等你了。

    大不了再做和尚做个一年呗,爷右手好使着呢。

    所以也真不怪梁馨总是信不着高承爵,他那心思总是不能跟梁馨是一个调子的,总是想着歪门邪道。人梁馨在那煽情呢,他还腹黑上了,假装一副深情款款的,暗地里都想好到时候怎么把她连人带孩子的抱回国了……

    梁馨去医院继续陪钟宁清,高承爵就让司机来接他,阔别老宅俩月,终于回了家。

    家里没什么变化,也没添置什么东西,更没减什么东西,可高承爵就越往家里面走,觉着气氛越诡异。

    按理说至少也得有佣人出来一下吧?静得跟被人打劫了似的。

    但他家还能有人敢来打劫?要打劫也是打劫梁馨他们家吧?

    高承爵下意识的上楼,将耳朵贴在了他爸的书房门上。

    然后就听他爸中气十足的一声喊,“滚进来!”

    得,敢情是一直等他呢,高承爵推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高家老爷子拄着拐杖,面无善色的问:“又去找梁馨去了?”

    两只黑亮的皮鞋,当当当几声后,高承爵站到了老爷子面前,懒洋洋地说,“是去看你儿媳妇了。”

    “屁!给老子好好说话!高承爵你是不是真准备娶梁馨了?”

    “是。”

    老爷子的嘴都快被气歪了,咚咚咚不停的捶地,“你能不能为你姐考虑考虑,你要真娶了梁馨,你姐还能回来吗!你要把这家给拆了你才算够吗!”

    高承爵见他爸都快愤怒得要提枪了,也没说软话,还说了几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接下来你要说我娶了梁馨,你就不认我这儿子吗?

    但我也跟您说了,爸,我姐都同意了,您就甭在这闹了。你是不是打算着把我气急了,逼走了,正好让您那替补儿子上位呢?

    还有,爸,我最烦包办婚姻的父母了,如果您真为我好,就请别掺和我娶谁这事儿。这么多年,我也就违背您这一件事儿。你要跟鄂叔叔他们商量着一定要我娶鄂依依的话,我现在就拿枪崩了那丫头去,大不了进监狱呗。”

    而高承爵正在这跟老爷子对抗呢,梁馨刚回去没多久,就接着她爸一电话。

    她爸说什么?

    她爸说陈文凤和陈娇俩人把家里的银行卡和钱全卷走了,逃了!

    忒么的高承爵的嘴又被开光了,又说对了,梁馨家被劫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一更,晚上还有第二更

    ☆、078章 线索

    梁家这下子可翻了天了。

    梁馨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就见坐在沙发上的老爷子跟失了魂似的。

    梁馨喊了好几声的“爸”,老爷子才慢了好几拍的抬起头。

    梁馨尽量把声音放缓,可还是抑制不住的夹着急迫,“怎么回事儿,是所有的银行卡和钱都没了?还缺别的什么了吗?”

    老爷子的心都快悔死了,颤抖着抬起手,指着卧室,“还有那些化妆品,化妆品也全带走了……贼啊!她们娘俩就是贼啊!贼啊!”

    老爷子现在情绪特不稳,脸都是颤的,好像再说两句话,眼泪就流出来了。

    “爸,爸,别急别急,没准能追回来的,你先别急。你什么时候发现她们俩没了的?报警了吗?”

    卧室里的梁小昕,正睡觉呢,这会儿突然听见***声音,跐溜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三蹦两下的冲了出来,“妈妈,你回来啦!”

    “哎哟哟,”梁馨差点被小家伙拱个大跟头,蹲下|身,左右脸蛋被小家伙一面亲一下后,拍拍他脑袋,“儿子乖,妈妈和你姥爷有话说,先回去继续睡觉,一会儿妈妈找你,嗯?”

    小家伙却是紧抓着梁馨的手不走,他都想死他妈妈了,哪能走?

    小家伙可怜巴巴的摇着头说,“妈妈我乖乖坐这不说话行吗?我不想睡了。”

    老爷子刚才还挺坚强的,这会儿看见小家伙的乖巧样了,两眼一闭,辛酸后悔的泪就流了出来,“闺女,爸害了你,咱家所有的钱都没了,给小昕留的钱也都没了,咱们仨以后可怎么办啊……”

    这到底丢了多少万,梁馨不知道,但梁馨知道这是她爸攒了一辈子的钱,一夜之间全没了。

    梁馨怕老爷子一股火窜上来,再犯点什么病来,那这个家就更散了。

    梁馨拍拍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得到命令,立刻凑他姥爷身边了,挥着小手擦着他姥爷脸上的泪,嗫声嗫气的说:“姥爷别哭了,姥爷还有小昕……”

    “是啊,姥爷还有小昕……幸好小昕没被她们带走!”老爷子像突然反过味来,一把将小家伙抱在了怀里,不停地摸着小家伙的脸,跟摸骨一样仔细,后怕的说,“大馨,以后小昕上下学,咱必须亲自去接,晓得不?”

    一提到小家伙,梁馨也怕了,这世道真是任何人都信不着了,得防着!

    老爷子今天就跟往常一样去接小昕放学的,来回也就半个多小时,回来就发现梳妆台和洗手间里的化妆品都没了,心下一惊,立刻去找银行卡和钱包,所有的钱都被洗劫一空!

    老爷子也就是最近锻炼多,不然早就心脏病突发抽地上了!

    老爷子没报警,或者说没敢报警。

    报警的时候说什么?说碰着诈骗犯了?

    那民警要是问丢了多少钱啊,老爷子怎么说?老爷子根本说不出口!

    梁馨这些年除了刚怀孕那会儿,在外面工作过,之后就一直没有工作了,读大学,再读研,生下小昕,小昕的奶粉钱,再给小昕托人办户口,还有离大学城附近那房子,梁馨开的车,哪一样不是大笔的钱?

    还有陈文凤来了之后,老爷子给她买的那些高档化妆品,是从哪来的钱?

    这再明显不过了,老爷子暗地里贪了。不贪的话,每年到年关时,底下那些人给上炮的钱也是不小的数目。这年头,各行各业都有贪污的,甭说被逼到这份上的老爷子了。

    而且老爷子还是精打细算的人,有的人胆小,不敢给他送礼送钱,就成条的送软包中华,贵死人的茅台。老爷子这些都用不着,就跟人商店搭伙,转手卖了,再攒到手里的,都是自己的钱。

    这么多的钱啊,全没了!

    梁馨不停地顺着她爸的后背,让她爸能喘气喘匀了。担忧地想,她爸可千万别在这挤咕眼儿上出事儿了。

    梁馨一边问她爸,陈文凤之前有没有什么迹象,要走的迹象?

    梁馨爸摇头,反问她,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这会儿,梁馨突然想起陈娇那通电话了,原来陈娇那会儿又是感谢又是抱歉的,都为了这打算呢!

    之后梁馨就让她爸婉转的问问单位里的人,有没有知道陈文凤老家在哪的,结果你猜怎么着,没一个知道的。

    梁馨这会儿脑袋突然就清明了起来,陈文凤准就是早就盯住她爸了,而且陈文凤和陈娇的皮肤都特好,都用特好的化妆品,别本就是惯犯吧?专门骗老实又有钱的老头?

    再说那银行卡的密码,就更别提了,老爷子设定的,除了梁馨的生日,就是小昕的生日,没别的,这么长时间,估摸着陈文凤也早摸清了。

    这忒么的就是世道啊!

    不敢报警,但钱一定得追回来啊,梁馨就俩人能找了,一高承爵,二蒋萨萨。

    这要是放以前,梁馨那股子自尊劲儿,肯定得死扛着,不会求他们俩帮忙。但现在,梁馨不见外了,立刻就拿起电话打过去了。

    就是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寸,梁馨有事儿找高承爵的时候,高承爵还不接电话了,梁馨连着打了三遍,都没人接,只好放弃,转打给蒋萨萨。

    蒋萨萨接得倒是特快,声音还挺惬意的,“哟,大馨,想我啦?”

    梁馨顿了两秒之后,把这事儿说了。

    蒋萨萨听了之后,反而没有半分着急,估计是怀孕的时候特意练过不动气了,特镇定的说,“等着,我和你姐夫现在去找你。”

    蒋萨萨和陈默来的特快,感觉刚挂电话后也就二十分钟,门铃就响了。

    来了之后,是陈默开始问梁馨话的。

    梁馨就照实说了。

    陈默沉默了几分钟后,转头对梁馨爸说:“梁叔,你先带着小昕进去休息吧,我会尽量把陈家母女找到的,您放心。”

    老爷子这会儿哪能休息得了啊,摆着手说,“你们说你们的,我听着不说话。”

    可陈默又明显有老爷子不能听的话要说啊,最后还是梁馨给他个示意,他才领着小昕进了屋。

    小昕这会儿也乖,没跟蒋萨萨闹,说了句“大姨姨夫我去睡觉了”就乖乖地走了。

    之后陈默才对梁馨说:“大馨,我能否把陈家母女找出来,也没有十成把握,所以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如果陈默都这么说了,怕是找回来的机率特别小了,蒋萨萨握住梁馨的手给她信念,“无论如何,你都有姐,知道吗?”

    梁馨本是冰凉的手,现在被握在蒋萨萨的手里,渐渐变热了,暖了。

    然后蒋萨萨和梁馨坐在沙发上,就看陈默不停地拨电话,一通又一通。

    幸好现在火车票都是实名制的,陈默就从这个入手的,可似乎也查不到什么,之后就让查航班上有没有这俩人。

    但蒋萨萨的一句话,把这两个线索都断了。

    蒋萨萨说,“陈文凤和陈娇,有没有可能不是真名?陈娇的大学,有没有可能也是顶替别人的?”

    梁馨的希望被蒋萨萨无意间给浇灭了,而另一个被浇灭的,还有在卧室门口,仔细听着客厅几个年轻人谈话的老爷子。

    老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痛苦地想,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光,差了,差了,还差到家了!

    那最后一个办法,也就是最笨,需要时间最长的方法了——把陈文凤和陈娇的照片给各个地区发下去,守株待兔。

    但陈默只是搞房地产的,影响力虽然也大,但也影响不到其他地区,所以最后,还是落在了高承爵身上。

    可梁馨再给高承爵打电话,仍旧打不通。

    梁馨只是贴心的猜高承爵可能有事,没有生气,但可把蒋萨萨给气坏了。

    蒋萨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和高承爵杠上梁子了,有机会就损高承爵两句,这会儿就更有说词了,可劲儿的损着他人品不成,怎么关键时刻玩失踪啊。

    幸好梁馨知道蒋萨萨没恶意,也没往心里去,不然就蒋萨萨这么唠叨,梁馨都得对高承爵有意见了。

    然后就在几个人都一筹莫展时,挺久没来捣乱的傅丹突然敲了梁馨家的门。

    蒋萨萨一看见傅丹,就咬牙切齿地想上去揍他,可傅丹好像跟恢复活力了似的,又挑起他那漂亮的丹凤眼了,气死人不偿命的说,“出事儿了是吧?都着急呢是吧?需不需要帮忙啊?”

    傅丹这话说的,明显是知道实情的啊!蒋萨萨这会儿也不生气了,眼里都没有陈默了,赶紧把跟个大爷似的傅丹给请了进来。

    傅丹这会儿还装上了,瞧着蒋萨萨六七个月的肚子,都赶上八|九个月大的肚子,笑眯眯的问:“等你孩子出生了,叫我干爹可好?”

    看这样,傅丹应该也没想威胁蒋萨萨啥了,她当场就想应了。

    可陈默能乐意了吗,这会儿走到傅丹面前,轻飘飘的问他,“叫你干爹吗?这事儿好说。”

    傅丹的眼睛顿时那叫一个亮。

    陈默继续道,“你先叫我们家孩子的爹一声干爹就行。”

    这句话好悬没把傅丹给噎死!

    蒋萨萨和梁馨都不合场合的扑哧一声笑了。

    傅丹没好脸色的往桌上扔俩照片,“是找这俩人吧?”

    蒋萨萨和梁馨一起凑过头去看,照片上俩人可不就是陈文凤和陈娇!

    就是俩人穿得甭提高贵了,整个就是官一代老婆官二代子女的行头!

    但是周围人来人往的似乎人很多,完全看不出来在哪。

    蒋萨萨和梁馨就着急的想问这是哪啊,可陈默就淡定多了,既然知道傅丹那有消息,还用急什么。他早不就跟傅丹说过,他从来没输过。

    陈默就在两个女人发问之前,中食两指掐起其中一张高清晰照片,意味深长地说:“那么傅丹,能不能给个解释,你为什么会有陈家母女的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二更,完成!

    ☆、079章 傅丹

    傅丹登时瞪大了眼睛,看向陈默的眼神儿,就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了似的。

    傅丹最漂亮的地方就是他那双眼睛了,往常时,就连女人看见了,都会羡慕三分,媚,美。

    而现在,这双眼睛瞪着,斜着,就特像是被人抛弃了的美妞儿,丹凤眼里的情绪是又恨又气。

    傅丹伸手就把照片儿从陈默手指间给夺了回去,较着劲儿的说:“对,这就是我安排的,我特意安排她们陈家母女来梁馨家当贼的!怎么着了吧!你们现在想办了我?要劈了我?”

    此话一出,梁馨和蒋萨萨的弯眉齐齐皱了起来。

    不可能吧?傅丹就是再缺德,应该也做不出来这种事儿,再说做完之后他还能上门来挑衅顺便来个自投罗网?他傻逼啊?

    陈默难得的露出了一副挺无奈的神情。

    因为啥,瞧这傅丹一副混不吝的样儿,啧啧,还真不禁逗,没劲儿,闹得他丁点成就感都没有了。

    陈默捏了捏眉心,跟在感叹傅丹和他的实力怎么差这么多似的。

    “别卖关子了,说吧,这陈家母女是要去哪。梁叔正急着呢,说正题,别说没用的。”

    傅丹一口气憋在胸腔里,差点没被陈默这句话憋得,直接折地上,敢情儿这是逗他玩呢?

    傅丹也来了脾气,趾高气扬的说:“我要单独和萨萨说。”

    好么,现在是知道消息的人最大,梁馨用期盼的眼神望着陈默,陈默眼角瞥见了,就慢条细理的对萨萨点了个头。

    就是傅丹这会儿还来了个挑拨离间,“我说陈总,萨萨是不是在你心里,根本就没那么重要啊?一男人说要跟你老婆单独相处,你连想都没想就应了?别说‘你对萨萨有信心’的那些屁话,咱们俩都是男人,都知道是个男人心里就藏着个醋缸子,都不愿意自个老婆跟别的男人相处。你说呢?”

    陈默却低低地笑了,露出了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笑得自信俊朗,“我除了对萨萨有信心外,还对我自己的判断力有信心,并且,我对你根本进不了萨萨的眼是最有信心的。”

    傅丹在陈默面前,总是不停地受打击,受挫,受虐,遇到这么个强大的情敌,傅丹都郁闷死了。

    蒋萨萨也瞧见自打俩人进了这小卧室后,傅丹的眉毛都快皱成波浪形了。

    蒋萨萨都有些担心傅丹是不是不准备跟她说实情,差点对傅丹改观了。

    但好在傅丹跟蒋萨萨独处一会儿后,倒是信守承诺,把事儿说了,又保住了他在蒋萨萨心目中“善良”的形象。

    傅丹说这俩母女正在机场,准备登机呢。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这母女俩的消息,当然跟他一直“憋着坏”有关系,因为他一直找人盯着蒋萨萨身边的人呢。

    他知道蒋萨萨除了家人最在乎的人就是梁馨,他就想啊,梁馨要是出点什么儿,他又能第一时间赶过去帮忙,蒋萨萨怎么着也得有点感动吧?就是没有感动,之前他出的那些事儿,蒋萨萨总能不那么气,能原谅他吧?

    于是他就碰上陈家母女这事儿了。

    其实在此之前,听见手下汇报的时候,他就发觉梁馨这后妈和这后妹妹有点问题了。比如逛街的时候,专门挑化妆品死贵的地方逛,而且在逛街的时候是一身衣服,回家的时候又是另一身衣服,这不是有问题是啥?

    不过他就是觉着事儿一直不大,就一直没拆穿。

    他就想,等事情闹得最大,你们又毫无头绪一筹莫展特需要一智者降临指点迷津的时候,我再来个闪亮登场,多牛逼!

    所以等今天手下的人一说那俩母女要跑路登机时,他觉着时候到了,立刻就要了照片,把照片打出来,来了。

    当然这段子,傅丹没跟蒋萨萨说。

    傅丹跟蒋萨萨说的,就是他以前见过梁馨爸后找的女人,今天他正要登机呢,偶然间看到这母女俩有点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直觉有问题,他就来了。

    这个理由,其实挺能说服人的,而且傅丹这么有把握的样子,应该是连她们要去哪个城市都摸清了吧?蒋萨萨就放心了很多。

    然后傅丹就试探地问蒋萨萨,“你看,我现在来得这么及时,帮了你们大忙,能不能别气了?”

    可哪成想蒋萨萨居然摇了头,“如果你妈的全|裸|照被人挂在网上,现在可能还有很多男人都存档在意淫,你说你能不生气吗?”

    傅丹被蒋萨萨这个比喻再次梗了一下,自言自语道,“不能,但或许时间久了,就能了呢?”

    傅丹收了笑模样,认真地打量着蒋萨萨的脸,“但你一直不能原谅我了是吗?”

    “是。”

    傅丹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了,垂着眼睛,像个霜打了的茄子。

    良久,才抬起头,望向蒋萨萨那双平静的眼睛。

    蒋萨萨怀孕后,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很多,变得温柔了,浑身都泛着母亲的光芒,可她内里的气质却仍旧没变,依旧这么的果决,无情。

    想是她早在和陈默闹离婚的时候,就知道他喜欢她了,她只是一直在假装不知道。

    傅丹最后轻轻地提出一个请求,“我能再亲你一下吗?”

    “不能。”

    “我都帮你这么多了!”

    蒋萨萨摸着肚子,似在斟酌该如何措辞,但突然感觉到肚子里的宝宝在动着,下意识选择了最残的方式,“傅丹,你知道我喜欢陈默多少年了吗?十年。这期间,我的脸都没被人摸过,但我不仅被你强吻了,我的照片还因为你,被发出去了……”

    后面的话,蒋萨萨未再说,但已经用最残忍的方式,割断了傅丹对她的感情。

    “觉着我令你恶心吗?”傅丹喃喃自语般地低声说着。

    傅丹早就知道他有自虐倾向,不然为什么当蒋萨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会在心里感叹,这就是他喜欢的蒋萨萨。

    他喜欢的那个女人,一直都是这样的,谈起感情时,会将她对另一个男人的感情,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又不会给任何想要和她搭讪的男人机会,不会给男人任何暧昧的动作,纯粹的像张白纸。

    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固执,但又让人心疼地执着。或许,他喜欢的,一直是固执的喜欢着陈默的那个女人?

    心疼吗?傅丹现在的心是疼的,像本就不完整的心,被蒋萨萨尖锐的十指,再次挠出了十个印记,每一记都是血淋淋的。

    “好,我知道了。”傅丹的声音沉得不像话,像极了法庭里,刚被宣判了死刑的犯人。

    蒋萨萨微闭上了双眼,“对不起。”

    “要我再和你说声不客气吗?呵呵……”傅丹讽笑了自己两声,“蒋萨萨,我真有点后悔认识你了。”

    是真的后悔,他都记不清喜欢蒋萨萨多久了,从知道她是已婚之妇的时候,就喜欢她。

    再到现在,得到了一个类似一辈子都不再是朋友不再相见的结果。

    后悔,如果不认识蒋萨萨,或许他早就认识一个女孩,并且在互相吸引后幸福的结婚了。

    而现在,他怕是再也不会喜欢哪个女孩到刻骨铭心了。

    已经那么用力的喜欢过一个女人了,哪还会再有力气喜欢?

    只是,他的喜欢是限量版的,或许一生只此一次,而那个女人却并不稀罕。

    傅丹推开卧室门出来时,神色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挑着眉对梁馨道:“她们在机场,需要我加点料,让警察过去一窝端了吗?”

    陈默正在摆弄手机,这时微微抬起了头,“什么意思?”

    “我是说,”傅丹深吸了一口气,好脾气的说,“我可以让人在她们包里塞点毒品,让她们被警察抓走后,再难……”傅丹突然想起了什么,声音陡然一变调,“陈默你是不是录音呢!你***怎么这么毒!”

    陈默晃了晃手机,忽视傅丹脸上失望和震惊的表情,半认真半威胁道,“记得以后别再出现在萨萨面前了。”

    梁馨现在都想把脸捂上了,陈默是不是也太狠了点啊?

    梁馨赶紧走过去跟傅丹认真的说:“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可梁馨还没说完,傅丹摔门就走了。

    蒋萨萨这时走出卧室,连傅丹的背影都没有望到,只望着被摔得不停晃的门,在原地站了很久。

    至此之后,再到蒋萨萨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再到孩子长大,孩子的孩子长大,再到她老去,死去,都未曾再见过傅丹。

    傅丹,她记忆中,唯一追求过她的男人,除去陈默和她爸,对她最好的男人。

    很久之后,蒋萨萨再回想她对傅丹的最后印象时,她完全忘了傅丹的模样,却只记得那扇不停晃动的门。

    有些人,就和流星一样,一定会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过,并且,一定会在某一时刻后,不声不响地就消失了。

    譬如傅丹。

    一个可爱,又带点小坏的男人。

    再譬如。

    现在在你身边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说虐说虐,还是没舍得虐主角。好么,现在倒是把傅丹小虐了……

    ☆、080章 恶报

    机场,人来人往间站着一位气质冷峻的男人。

    黑色皮衣,迷彩裤,系带军靴,一身行头,仿似是特种部队刚归来的军人。

    男人两手斜插|在裤兜里,身姿潇洒,身材颀长,脊柱笔直,裤|裆处健硕饱满,身体朝向一个方向一动不动已持续五分钟,面容始终沉静如水。

    墨镜后的一双眼睛,幽黑深邃,凝视着不远处拿着包的两个女人。良久,眼底逐渐散发出慑人的光芒。

    男人身后,站着四名高大魁梧的保镖一样的人,各个戴着墨镜,绷着脸,双脚外八字打开,两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等待命令。

    男人注视着的两个女人,在排队准备进行安检。其中老女人是贵妇人打扮,年轻女人是白富美打扮,各自都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包,不时地打量着周围,勘察一样巡视着周围,一副唯恐见到熟人的样子。在看到五个男人站在她们不远处后,身体俱都一僵。

    陈娇悄声问陈文凤:“妈,那几个人是在看我们吗?”

    陈文凤佯装不经意的顺着陈娇的视线往那边瞧了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抓紧挎包,紧张的跟陈娇说:“不,不知道,梁西平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猜到我们在这里的吧?”

    陈娇再次看了眼排的队和时间,似乎还得排半个小时,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妈,我有点害怕了,要不咱们坐火车走吧?梁馨他们会不会现在正在往机场来啊?火车站还有南站北站一共三个站呢,机场就这一个,他们能不能猜到啊?”

    陈文凤被她闺女那颤抖的声音和哆嗦的样儿,也给吓到了。是啊,他们能不能猜到啊?

    她这次拿得不像以往只是小数目,可是大数目,她比之前有着更大的恐惧,唯恐被抓到,这要是被抓了,这辈子可就完了。

    陈文凤沉思了半会儿后,就连托运的行李都不要了,重重的点了头,“坐火车去!”

    两人身体一转,弓着腰,就要离开。

    这时,男人墨镜后的眼睛,往滚动时间屏上淡淡一瞥,突然狠光乍现,冷声吩咐道:“动手。”

    接着就看两个如捷豹般的男人,向着陈文凤和陈娇就冲了过去。

    俩女人和俩男人力量悬殊,又是措手不及,电光火石之间,包就被抓走了。

    陈文凤和陈娇“啊”的一声就开喊。

    两个男人抢到陈家这对母女的包,立刻冲出人群,在拐角处迅速打开挎包。

    将包里的银行卡和现金全部拿出后,将包扔给后跑过来的两个男人,又迅速消失。

    另两个男人接过包之后,从衣兜里各拿出一袋东西,塞进挎包两侧最不显眼的兜口中,走出拐角,重新出现在人群当中。

    就在陈文凤和陈娇狼哭鬼嚎的喊着“抢劫啦”的时候,两个男人拎着包,慢悠悠地走了回来,“抱歉,看错人了。”将包扔在地上,转身走了。

    陈文凤和陈娇哪还用功夫去看他们都是谁,赶紧把包捡起来,查看丢没丢卡,接着拉链一拉,两人的脸色顿时全无。

    全没了!

    立刻抬头去找那五个男人,半个人影都没有!

    这时候机场外突然响起了警笛声,机场的保安人员也跑了过来。

    陈文凤和陈娇的脸,霎时间就更白了,比鬼还吓人,惊悚的眼泪直在眼圈晃悠,眼一眨,接着就是成串的眼泪下落。

    还是陈文凤先反应过来的,抓着陈娇的手就要带她跑,但保安人员迅速的抓住了俩人的胳膊。

    这不抓还好,就在抓住她们俩的当口,一群警察已经跑了进来,包围了现场。

    “陈春华,李灿,你们涉嫌三起诈骗案,请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带走。”

    “地上包是你们的吧?一并带走。”

    等两个疯婆子般呜嗷喊叫的女人被带走之后,墨镜男闪身重新出现在了刚刚所站的地方。

    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深邃得不见底儿的眼睛,眯了眯,满意的勾起了唇角。

    “高先生,这些钱和卡怎么处理?”身后四位保镖此时也重新出现。

    “先留着。”高承爵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机场。

    没错,这个穿着打扮都变了样,弄得跟精英部队里出来的似的人,就是高承爵。

    看,乔装之后,不像以往的商人模样,陈娇没认出来他吧。

    高承爵谁啊,从小就是下围棋长大的,从小就是有各种损招能折腾人的人,心思缜密着呢,也更是心狠手辣着呢。

    就陈娇那么个贱人,跟人到处叨叨说她怀了他孩子,坏了他的名声,他能饶了她?

    而折磨一个人,最狠的不是折磨她的身,而是折磨她的心。

    他不是吩咐宋直让人劝陈娇供养古曼童吗,除此之外他还吩咐人没事儿就跟踪她,吓唬她。

    大晚上回家的时候,就让她感觉身后人影晃啊晃,晃得她心毛,心慌,半夜睡不着觉,醒后再一阵后怕,精神压力逐渐变大,精神状况逐渐变差,这多有意思啊你说。

    然后这一跟踪,就发现陈家母女有问题了。

    不是真名,是诈骗犯。

    高承爵之前就跟梁馨暗示过,陈娇没那么单纯,她妈也不那么单纯,让她多注意,结果呢?

    这女人啊,没了男人就是不行,都那么暗示了,还是没把家里钱和卡藏好?

    知道陈家母女最后一搏要携款潜逃的时候,高承爵正在家跟他爸对决呢。

    突然手下就打来个电话说陈家母女似乎是要逃,问他下一步怎么做。

    好么,已经到关键时刻了,他就立刻没再跟他爸多说,来了机场。

    而至于他为啥没接着梁馨电话,是因为手机很不凑巧的被他忘在了车上……

    所以高承爵其实也和傅丹差不多,都知道梁馨家得出事儿,可就是憋着坏的啥也不说,等关键时刻来个天神降临,那多有成就感。

    更甚的是,高承爵跟傅丹的想法还来了个更巧的不谋而合,傅丹之前说什么来着?说可以给她们包里加点料是吧?

    那刚才那俩男人往陈文凤和陈娇包里塞什么呢,就是塞料的。

    毒品,还是高纯度的。

    这两个女人,等着蹲号子吧。

    不过高承爵和傅丹之间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傅丹没把事儿办了就去梁馨家显摆去了,而他是把事儿办完了才去显摆的。

    换回商务西装,高承爵去了梁馨家。

    就是两路人正好走叉劈了。

    高承爵去梁馨家的时候,陈默一行人刚到机场。

    因为陈默开车先送梁馨爸去银行进行账户冻结,耽误了些时间,所以之后再和梁馨蒋萨萨来机场截人的时候,机场已经没有陈家母女的身影了。

    梁馨爸和小家伙在银行办事儿,也不忘给梁馨打电话。

    隔十分钟就打过来一遍,一直到梁馨说了没找到陈文凤母女之后,梁馨爸不打了。

    蒋萨萨握着梁馨的手,轻道:“别担心,一定会找到的。”

    梁馨家里没人,高承爵就下楼回了他之前租的房子,拿出手机给梁馨打电话。

    这会儿他拿起手机,才看到梁馨的好几通未接来电。

    高承爵突然就乐了,心想梁馨知道事发第一时间找他,这该算是个进步吧?

    高承爵刚想拨回去,想让梁馨放心,***电话,突然就打了过来,下意识的就接了起来。

    老太太的声音别提多激动了,“儿子啊,你真有女朋友了?那女孩还怀孕了?快告诉妈是不是啊?怀孕多久了?要不要补点汤啊,妈炖点汤给你们送过去啊?”

    高承爵还没说话,他爸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都和你说了,你听错了!你儿子没女朋友,没人怀孕!”

    老太太又立刻中气十足的回喊:“闭嘴!我都听见你们说话了!”

    高承爵这才知道,原来他妈一直被他爸蒙在鼓里呢。

    那现在看这样子,他妈应该是乐见有孙子的事儿啊。

    高承爵倚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闲闲地晃着,心情特好的说:“行啊,妈你炖吧,炖得时间久点,晚上回去拿汤,再跟你细说。”

    之后高承爵又给梁馨打了过去,简言之的说着在她家等她,让她回来,说有惊喜。

    就是回来的人,不只是梁馨,还有蒋萨萨和陈默。

    这四个理不清关系的人,再次碰头了。

    这功夫,高承爵还想呢,梁馨以后到底要叫陈默哥,还是姐夫。

    梁馨见到高承爵就要走过去说这事儿,可梁馨还没开口呢,突然接到了钟宁清的电话。

    电话里,钟宁清冷静的说,苗颖死了。

    梁馨的眼睛倏地睁大了,下意识去看蒋萨萨。

    蒋萨萨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无声的问她“什么事”,梁馨挂了电话后就说,苗颖死了,死于意外。

    接着两个女人沉默了片刻,突然同时转头去看身边的男人。

    蒋萨萨望着陈默。

    梁馨望着高承爵。

    然后异口同声的说:“你做的?”

    作者有话要说:清明假期之后又忙了,所以双更暂时应该木有了嗐,只有日更了

    这两天又忙,又在构思新文,思路有点打结了,脑袋跟被驴踢了似的,好么,其实我想说,我忘了梁馨爸是叫啥了,也忘了有没有给他弄个名字了,于是弄了个梁西平上去,这算bug么算bug么,应该不算吧,末了最后再来一句,大人们追文辛苦啦,都摸摸~( 一婚又一婚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