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三十章 欢迎来检查工作
    一辆黑sè的豪华小轿车缓缓地向东山沟驰来,司机看着这崎岖不平的山路直皱眉头,这路太难走了,人都说蜀道难难如上青天,可这里的路比蜀道好不到那儿去,沆坑坑洼洼的不说,曲曲折折,拐个弯还叫人提心吊胆的。司机心里暗暗骂道:这他妈的还是人走的路吗。

    车上的两男两女看着窗外的风景,不时地说说笑笑,车身的震动她们没有觉的,兴奋的指指点点,对这大山充满了好奇。chūn天里山里的空气透着百草的芳香,小鸟在林边歌唱,山上的松林碧绿碧绿的像是刚刚下了一场小雨,山里的污垢冲洗的一干二净,碧空如洗,一切都干干净净的。

    司机气的想骂娘,他可没有走过比这更糟糕的路,在单位里他被称为车手之王,众多的同行对他的驾驶技术佩服的五体投地,领导们跑长途他是最佳人选,一般的领导用他的时候还看脸sè,当然不是看他脸sè,是看的大领导的脸sè。

    领导司机在单位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别看是个司机,没有行政级别,可有时充当的的领导秘书的角sè,大事小事最清楚的是领导司机,领导的生活起居公事私事都躲不过司机的眼睛。所以一般人当了领导或是换了职位和岗位首先要挑选择的是秘书和司机。

    他在单位分配的是三号车,一号和二号是两个年轻小伙子,人家是领导的特殊关系,虽说技术还行,但和他比起来还差一个档次,今天这趟来的是山区,听说不太好走,领导和领导之间又是特殊关系,所以他就被派来了。

    他觉的自己今天运气不顺,这路,为什么不派个孬车来呢,还派个二号车,这家伙金贵的很,擦碰了,回去怎么说呢,是说自己技术不行还是说路况太差,谁还相信现如今还有这样糟糕的路况,说不清啊,说不定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他心里狠狠地骂着。

    林凡的苗圃办的有声有sè,在梨花的指挥下,一切都按步就班地进行着,树苗已经发芽了,碧绿碧绿的,发着亮晶晶的光,梨花指挥着众人像照顾着新生的幼儿一样照顾它们。

    看着忙忙碌碌的人们,林凡一家人都很开心,终于看到了投资的成效,小树苗正生机昂然的成长着,秋天说不定就能顺利销售了。

    支书这一段很乖,没有再找苗圃的事,爱干啥干啥吧,他害怕了林家的砖头。民jǐng和他说了,他的伤仅仅是轻微伤,人家虽然揍他了,可也没有携带凶器,砖头虽然把人砸了的头破血流,可砖头毕竟就是砖头。支书只好自认倒霉,几百元钱对他来说是钱,可对林凡来说就是面子,这小子不好对付。多年的老关系了,民jǐng把他孝敬的烟收了,安慰他说,林凡这小子办事周密,能不惹就别惹他,等有了机会再替他出了这口恶气。

    支书今天有心情去玩大,早晨起来就觉的有点恶心,好长时间也没有摸大了,这几天没好意思出门,昨夜里困的慌,把老婆当大摸了一夜,老婆倒是高兴的一夜也没睡着觉,可他早上起来觉的那个手感,差到姥姥家去了,想着就恶心。

    就在他准备出门的当时,电话响了,包村的干部打电话来说今天镇长要下乡巡查,要他准备一下,以防让巡查作组把他当典型给抓了。

    他在村里没有政绩,除了计划行育还行外,村里的建设基本上就没有搞过,最恶心的是那条烂路,村里没有企业,没有收入,路也没钱修。同时他又庆幸有这么一条烂路,路要是好了,镇领导经常来,他也招待不起,还有,常来常往了,他的烂事暴露在领导面前也太丢人了。

    接到通知,林支书马上让小椅子们通知主任和会计加紧准备,别在村里sāo扰妇女了,命令老婆抓紧时间把家里卫生搞一下,他自己到附近的妇女主任家里转一趟,动员动员妇女主任参加镇领导的接待。妇女主任是他委任的,三十多岁,人长的小家碧玉似的,脸蛋也很秀气。之所以让她当妇女主任也是因为和自己相好多年了,在小学校大没来之前,妇女主任是他的最爱。离他家也没多远,出了门转个弯就是妇女主任家,她丈夫经常出外打工,支书陪着妇女主任度过了许多寂寞难耐的时光。

    主任和会计在村子里转了一趟,首先把村里小卖部的麻将场停了,然后安排家家户户把门前的卫生打扫一下,向支书家走去。这样的工作他们驾轻就熟,历次检查他们都没失过手,在村里毕竟是二级领导,这点权威还是有的。

    支书还没有回来,两人相视一笑,知道支书在妇女主任家里,也就不去打扰他的好事了,支书老婆还在家里打扫卫生准备茶水,这是她作为干部家属应尽的义务。她很兴奋,支书终于还是要她了,去就去那个小家吧,她还不知道他,让他蹦也蹦不动了。

    一辆黑sè的豪华轿车慢慢地从村口开进来,在村口观望的主任飞速地向妇女主任家跑去,妇女主任正沉浸在温柔的抚摸里,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好久也没有如此享受过了。她脸上泛着红晕,正试图将无力的支书唤醒过来。

    “支书,支书,领导来了,快快,已到村口了。”支书迅速地放下沉迷在幸福中的妇女主任,打开门向外冲去:“真的来了,快,赶紧走!”

    妇女主任哀怨地心里骂道:真他妈的,坏了老娘的好事,什么领导啊,来也不选个时候!

    小车慢慢地停下来,司机看着冲在车前的气喘嘘嘘两个人心里感叹道:路是不好,可人家很热情啊,跑着来迎接,老百姓多好啊,永远是那么朴实善良。

    “领导好,欢迎来检查工作。”支书和主任异口同声地说道,声音很洪亮,脸上是谦恭的笑意。

    “检查工作?我们不是来检查工作的,我们是找人的。”司机脸上是一副不解的神情。

    “找人的,不是检查工作的!”支书很失望,收回了脸上的笑容。

    “老乡,请问林凡家在哪儿?”说话的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声音很动听。

    支书呆了呆,这个姑娘也太有气质了,文文雅雅的,真漂亮!她的大和这姑娘没法比,太没法比了,差距不是档次的问题,大和这姑娘比起来就没档次之说,不由的脸上露出贪婪的笑容。

    “进去打听吧,没多远!”觉的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语气有点平淡。主任也把谦恭的腰伸直了,没好气地看着这辆豪华的车子,眼里露出了鄙睨的神情,心里骂道:有钱了不起啊,小人得志,老子才不告诉你。

    司机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气的心里骂道:什么东西,脸变的比鬼还快,sè鬼加刁民。

    支书看着缓缓离去的豪华车,咳了口浓痰狠狠地吐在路边的石头上,骂道“他妈的,有几个钱得瑟的,问路都不下车来,老子还看不上你个孙子呢!”

    林凡还在苗圃里忙着,黑sè的小轿车停在了他家的门口,二男二女人车上下来,司机把车停稳当了,心里暗暗出了口气:终于到了,什么烂路,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听到敲门声的林凡娘惊异地看着门前的访豪华车,半信半疑地连声问道:“你们找林凡,对吗?你们真的是找林凡吗?”

    “对,阿姨,我们是找林凡。”花枝招展的姑娘很有礼貌地答道。

    “来,孩子们,进屋坐。”看着穿红戴绿衣冠楚楚的一干人,林凡娘颤威威的将人迎进屋来。

    “你们先坐,我让人喊他去。”把人让进屋里,林凡娘给每个人添好水,慌里慌张地说。

    “没事,阿姨,我们慢慢等,不着急。”个子胖乎乎的男孩说道。

    林凡听小英子说家里来了不少人,还是一辆高级轿车拉来的,心里也摸不着底,也不清楚是啥事情,急急慌地往家里赶来。

    大门外,黑sè的豪华车旁是一群看稀罕的人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没有见过人的还伸手来在车上轻轻地抚摸着,林凡没有理会,赶紧往家里走去。

    关静斐、左秀丽正端坐在林凡家的椅子上和坐在床上高彦军和杜毅飞谈论着什么,司机坐在林凡父亲常用坐的藤椅上正拿着茶杯喝着茶。

    “是你们啊,我还以为我犯了啥事,有人来抓我了。”看见是关静斐她们,林凡心里松了口气。

    “凡哥,不是我们还能是谁?俩美女专程来看你,就没有点心里感应?”小胖子杜毅飞开着玩笑。

    “怎么不去看我们,我们就不能来看看你呀!”左秀丽文文雅雅地说,好看的脸上带着嗔怪。

    “欢迎大驾光临寒舍。”林凡边说边讯问地看着关静斐。

    “这位是司机王师傅。”关静斐赶紧介绍道。

    “欢迎王师傅大驾光临。”林凡紧增两步伸手紧握着王师傅的手说。

    “不客气,不客气。”司机老王客气地说,心里想着,原来是长这小子啊,人长的倒挺帅的,可看样子是个穷小子啊,这关小姐怎么就看上这小子了呢!

    “凡哥,好烟好酒侍候着。”高彦军站在左秀丽的身后,一见面就提着要求。

    “这穷乡僻壤的,那里有好烟好酒!你小子光记着吃喝了。”左秀丽瞅了一眼高彦军。

    林凡这才想起还没有给王师傅发烟,赶紧反身上的国宾烟拿出来,恭恭敬敬地给王师傅发了支烟,王师傅客地点上了。

    “我们相看看你苗圃搞的乍样了,两位美女可说了好多次了。这不终于来了。”小胖子杜毅飞介绍着情况。( 潇洒乡村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8/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