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三十八章 果然是我兄弟!那咱们就一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暖阳阳地照在林凡身上,此时的他正站在窗前极目远眺,远处是县城东边灰蒙蒙的山脉,在阳光里山脉像巨龙在缓缓移动,太阳正从山下爬上来。

    关静斐已经上班去了,昨天揍完那小子回来,关静斐给他讲起了关于那小子的故事。

    原来那小子是一个包工头的儿子,近几年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供房需求越来越大,他父亲看到了这一商机,通过买断土地的使用权,在县城附近建设了一些小楼,销售的很不错,他们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有了几个钱,那小子很嚣张,不知从那里打听来消息,得知关静斐家里有一定背景,对关静斐死缠烂打,关静斐打心眼看不上他,他纠集了社会上部分地皮流氓,对追求关静斐的人进行打击报复,开始了他的曲线救国。

    看着街上缓缓移动的人流和拥挤的车辆,他想给杜毅飞打个电话。上次杜毅飞说他要去交通局上班去了,不知落实了没有。

    林凡当然没有考虑打人的事,对于这样的小事他从未放在心上,他出手狠辣他的同学非常了解,他不是个爱招惹事非的人,但对于来犯之敌,他向来是以牙还牙,他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杜毅飞也在家里呆了半年多了,自从毕业以来,他赋闲在家,玩来玩去老觉没意思,他一心想追求左秀丽,可左秀丽躲躲闪闪的也没答复。父亲看他百无聊赖,想给他找工作安排了,让他有个事情做,这一段正在办理着。

    前几天林凡来县城,杜毅飞看着林凡事业慢慢上了轨道,心里也很着急,同时又很矛盾。搞企业吧,他觉的没有那么大的魄力,上班又单调无聊,想混个一官半职也不知在何年何月,况且自己仅仅是个高中毕业,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希望。

    他清楚地看到左秀丽对林凡那羡慕的眼神。这个老大呀,不但有勇有谋,而且行事果断,办事雷厉风行。想起自己当初见到他时他还是大家正眼都不想看的角sè,到后来的逐渐变成佩服,毕业时他们几个自命不凡人五人六的人最终都把他当作老大,他觉的在他面前自己就是个小儿科,只能望其项背了。

    他又想起林凡那崭新的坐骑,多漂亮的车啊!啥时我也能有一辆呢?

    下一站干什么呢?他在不断地问自己,他觉的他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响了,杜毅飞接起了电话。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他没好气地想,这是谁的电话啊,一早就打过来,真烦人,没想老子正烦着吗!

    “谁啊,还让不让人清净会了!”

    “是我啊,你小子,在干吗呢?”电话里是林凡说话的声音。

    “啊,对不起,老大,对不起,我没想到是你,你在那里?”杜毅飞慌忙不迭地回着电话,“你在城里,好,好,我马上到。我马上到!”

    杜毅飞从家里奔出来,在街边打了个的,一边上车一边督促司机开快点。司机很听话地加起了油门,小车飞速地向林凡的住处奔来。

    大街上几个单位已经在进行拆墙透绿的亮化工程了,工人们正将单位的大门、围墙扒下来,灰尘四溢、乌烟瘴气。路过的行人用衣服遮挡着口鼻匆匆从烟雾中穿过,消失在人流中,杜毅飞看了看飞扑而来的灰尘,向坐位后靠了靠,好像车里的他也在灰尘里。

    林凡坐在屋子里 ,他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冷清清的气息,一个人,太无聊了。电视机里正放着当地的新闻,城里拆墙透绿的工程正有序地进行着。他点了颗烟,将打火机扔在茶机上,打火机落地发出了‘啪’的声音。

    他沉思着,想干事业,他太需帮手了。

    楼道里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不用说,他知道杜毅飞到了。

    “老大,你怎么住在这里了?”杜毅飞气喘嘘嘘地冲了进来。

    “怎么,我的房子,我怎么就不能住在这里!”林凡没有动,依然坐在沙发上。

    “老大,买房子了,怎么不和兄弟们说一声啊!”杜毅飞惊讶地望着已经装修好的房子,“这房子不错啊,繁华地段,面积也不小!”

    “不就一个房子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林凡淡淡地说。

    “老大,你真行,短短半年时间,又是房子又是车子,都办全了!还搞了一个苗圃,我佩服死你了!”杜毅飞说着靠着林凡坐了下来,“老大,我跟着你干吧,行吗?”

    “不是要去交通局吗?不怕耽误了你的前程?”林凡怀疑地望着杜毅飞。

    “如果能跟着老大你,我去什么交通局啊!我跟着你,你看行吗?”杜毅飞反复地问道。

    “你考虑好了吗?这可是有风险的,你要考虑好了!”林凡一本正经地看着杜毅飞。

    “我决定了,绝不后悔,跟着你干!”杜毅飞斩钉截铁地说。

    “果然是我兄弟!那咱们就一起干了!”林凡重重地拍了拍杜毅飞那肥胖的身体,杜毅飞痛的呲牙咧嘴地喊道:“老大,老大,你慢点,拍死我了,你是不是又想揍人。”

    说起揍人,林凡不由想到他昨天才揍的人,手劲还没下去,是重了点,特别是对胖乎乎的小胖子,要温柔点。

    大街上,几个人偷偷摸摸地看着林凡家的屋子。据老板说,打人者就住在这栋屋子里。小老板浑身上下,全都是乌紫黑烂的,痛的今早上都没法起床。他们想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胆子,竟敢把有钱有势的老板儿子打成这样。

    一上午了,没有人出来。难道这小子已经跑路了?还是人根本就不在这儿?几个人心里惴惴不安,要是找不到人,钱可就飞了。这年头,可以和爹娘不亲,也绝对不能和钱不亲,哥几个全靠毛爷爷养着了。

    他们是城里的混混,全是靠给老板看家护院赚钱吃喝拉撒,昨天一下没注意,小老板就被打成这样。老板气的大发雷霆,从昨天晚上骂到现在,把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他们出来之前,老板的气还没消。不给老板出了这口恶气,饭碗可就砸了。

    “老大,窗上有人晃动。”不知谁喊了一声。被称为老大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胡子拉碴,不知道是从来不刮还是专门留着的,一双大眼里冒着凶光,“在哪儿,谁看见了?”嗓门粗大的老大黑着脸问道。

    喊看到了的人没敢说话,怕喊错老大又要揍他。

    “妈个比,谁看到了,哑巴了!”老大边骂边问道。

    还是没人敢说话,众弟兄都低着头,老大向人群里看了看骂道:“那个孙子说看到了,你们他妈的都哑巴了!”

    林凡和杜毅飞在屋里谈着合作的事情,现在他们的目标是先在开工的亮化工程上看看有没有关系插进手去,要是行了就先从这个方面开始,然后再向房地产行业逐步迈进,争取在城里的房地产领域打出一片天下。

    “既然定下了目标,就要不折不扣地去完成它。半途而废的结果只能是劳民伤财。”林凡对坐在沙发上的杜毅飞叮咛道。

    “不会的,我既然定了跟你干,就没给自己留退路!”杜毅飞信誓旦旦地说。

    “你看那一片。”林凡端着水杯向窗前走去,指了指县城东山下的那一片农家,“将来县城要发展到城郊,要干的事情会很多的。”

    杜毅飞也跟了过来,看着林凡手指的方向。接口说道:“是啊,老大,将来肯定会发展到那里的。”

    在楼外观察的混混这次清晰地看到了窗口的人影,小混混喊道:“看,人出来了,我说的没错吧!”

    五大三粗的汉子在他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伴随着清脆的掌声骂道:“妈个比,老子刚才问了你们好几次,你个王八蛋也没放个屁,现在还说你妈个蛋!”

    小混混摸着被打的涨红的脸说:“老大,不是怕你生气不敢说吗!”

    老大的巴掌飞快的又上去了,“啪”,这次声音更大。

    “放你妈屁,看见就是看见了,老子有什么好生气的!”小混混摸着自己生疼的脸蛋没吭气,他知道再说还得两巴掌。

    “准备,把家伙带好了,不要闹出人命就行,给老子狠狠地打,打死这个孙子。”老大自相矛盾地发布着命令。

    林凡和杜毅飞谈好了,觉的屋里闷,于是说道:“胖子,出去转会,屋里闷死了!”

    “好啊,去转转!”说着杜毅飞跟随着林凡开门向外走去。

    大门外,事先准备好的打手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地转悠着,他们盼着猎物出现的那一刻。袖中暗藏着一尺余长的橡胶棒。

    林凡和杜毅飞从大门外出来,杜毅飞一眼看见了站在大门外五大三粗的外号黑儿的混混老大。

    “黑儿,你个孙子,在这里干啥呢!杜毅飞喊道。

    “啊,是飞哥啊,还有凡哥,我没事,在这里瞎溜达。”黑儿说着向林凡和杜毅飞快步走过来。

    在他旁边的小混混拉了拉他的衣服悄声问道:“老大,动手不?”

    黑儿狠狠地瞪了小混混一眼压低了嗓门狠狠骂道:“动你妈个头,再动就是老子不想混了,没看见吗,这是俩爷爷。”

    林凡看着走过来的黑儿说:“黑儿,还在干杀人越货的勾当吗?”

    黑儿低眉顺眼地说:“那里,凡哥,我早已改过自新了。”

    看着老大孙子样的站在林凡面前,小混混们收好了家伙,分头向外散去,挨了打的混混心里暗暗骂道:“王八蛋,在老子面前你个孙子装的像爷爷一样,这会你又像个孙子一样在别人面前垂头丧气的。”

    林凡和杜毅飞沿着街道向前逛去,没人理会的黑儿返过身来,深深地叹了口气:“真他妈的,这碗饭也不太好吃!”( 潇洒乡村 http://www.xiashu1.com/10_10228/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