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敌人的敌人
    长安城里发生的很多事都和沈冷有关,而此时沈冷已经一副与人无关的样子优哉游哉的在路上了,二等候就二等候,正三品就正三品,于沈冷来说并无多大影响,相对来说这样的事与就要见到茶爷和孩子们相比,算个球。

    一艘伏波战船顺着南平江一路往东,沈冷靠在船舷上看着两岸青翠心情莫名其妙的好,忽然有些感悟,原来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适应那个官场,他有足够的头脑足够的勇气,可他不觉得算计来算计去是多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哪怕他沉心下来准备算计一些事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能不被他算计。

    陈冉却不一样。

    陈冉觉得憋屈,非常憋屈。

    这么多天过去陈冉一直都没有想明白,不外乎三个字:凭什么?

    沈冷在西疆难道功劳还小了?怎么突然皇帝就变了一个模样?要说沈冷一开始追小张真人一下子追到的西疆这不对,罚了也就罚了,降爵就降爵,降职就降职,可后来沈冷在西疆是皇帝允许的,这就让陈冉想不通,越想越觉得憋屈。

    只不过他觉得沈冷看起来都不在意,自己太在意了不好,也不愿意提及这些让冷子烦心。

    “别胡思乱想了。”

    沈冷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笨吗?”

    他问。

    陈冉摇头:“你当然不笨啊。”

    沈冷嗯了一声:“你也知道我不笨,那你说说,我聪明在哪儿?”

    陈冉:“那不好说。”

    沈冷:“你大爷”

    他看向陈冉:“其实也简单,就是时刻记住一件事,现在的这一切是怎么来的。”

    陈冉:“我们拼来的啊。”

    沈冷叹道:“有多少人和我们一样拼,但是却什么都没得到。”

    陈冉恍惚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现在的这一切是我们拼来的,可那也是陛下给的,再抛开所有战场上的事不谈,就说我去西疆陛下该不该罚?”

    “该。”

    沈冷点了点头:“那就得了。”

    陈冉:“可是不对劲啊。”

    沈冷笑了笑:“哪里不对劲?”

    陈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这次西疆打仗回来,有三件事我都想不明白,第一陛下突然就罚了你,但我总觉得陛下罚你和你反而关系不大,至于为什么我又想不通。”

    他看了沈冷一眼:“第二,二皇子去了西疆之后好像一切都变了,他说请你帮忙物色推荐将来东宫重要人选,你还没来得及帮忙呢,陛下就把你罚了,二皇子的意思是陛下让他请教你的,既然如此,陛下何必急着把你赶出长安?”

    “第三,无关你也无关陛下和二皇子,是伽洛克略,他太坦然了,他总不能是白白把数十万精锐送死然后乐得来大宁做俘虏吧?换句话说,如果他是有所图谋,那么他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傻子都不会这么做。”

    沈冷伸手:“一个问题五两银子。”

    陈冉:“不问了。”

    沈冷:“看吧,你这想不开的事并不重要,还没有五两银子在你心里分量大。”

    陈冉瞥了他一眼,翻出来一张银票拍在沈冷手里:“五十两,剩下的给你买药用。”

    “买什么药?”

    “就要到东疆了,怕你虚,买鹿胎丸。”

    沈冷:“滚”

    他把银票收起来,美滋滋。

    “第一,陛下突然罚了我,和你的第二个问题,陛下让二皇子请教我,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

    陈冉皱眉:“明明是两件事,为什么是一个问题?如果是一个问题的话你为什么收我两个问题的钱?”

    沈冷笑道:“欲闻其详,还得加钱。”

    陈冉:“你那丑陋的嘴脸。”

    沈冷伸手:“加不加?”

    陈冉又翻出来一张银票拍在沈冷手上:“说!”

    沈冷把银票收起来,笑呵呵的说道:“陛下不希望将来的太子东宫和前太子李长泽的东宫一样,陛下要让我帮忙挑人,你觉得是挑出来一些有用的人容易还是挑出来一些有隐患的人容易?”

    陈冉:“当然是前者容易。”

    沈冷:“所以我给二皇子殿下的选择是,挑后者我有件事也还没有想明白,陛下为什么急着动手,明明还有时间缓缓图之却突然之间用我来把人引出来。”

    他脸色微微暗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

    “也许是我胡思乱想。”

    沈冷摇了摇头:“陛下着急,但陛下着急并没有什么用处,得让那些隐患比陛下更着急,所以陛下的着急是做样子,他做出来着急的样子,那么那些隐患就只能更着急,陛下要去太山,只有几个月的时间,那些人会立刻冒出来,本来二皇子必是太子这事满朝文武皆知,可二皇子才十四岁,看不出陛下有多心急他们也就耐着性子一点一点布置。”

    “陛下突然提速了,而且用打压我来显得更着急,聪明人都会觉得陛下是担心我权势太重将来威胁到太子,毕竟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现在确实位置很复杂,孟长安,唐宝宝,武新宇,石破当,韩唤枝,叶流云,老院长”

    沈冷叹了口气:“如果我有什么想法的话,我一定比沐昭桐对朝廷的影响更大。”

    陈冉听到这句话后楞了一下,然后后背就一阵阵发寒。

    那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那是很危险的事。

    沈冷道:“陛下知道我不是沐昭桐,陛下信我,但是陛下也需要一个契机真的压一压我,再不压一压我朝廷就失去了平衡,朝廷乃至于天下,只有一个人能以一人之力影响所有人,那就是陛下,除了陛下谁都不行,谁都不可以行,老院长那般身份的人为什么不入内阁?真的是老院长之才不足以胜任内阁之事?并不是啊,因为老院长知道自己不能太重要,一直做他的老院长就足够了,澹台大将军北征的时候为什么显得有些碌碌无为,所有军功都是出自武新宇大将军军中,禁军北上似乎一点意义都没有,那是因为澹台大将军知道有些功劳不能去争不能去抢,他做他的禁军大将军就足够了。”

    “老院长足够了,禁军大将军足够了,这是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就会出问题,陛下不疑,但朝廷里那些文武官员就不会有变化?老院长如果不是老院长而是内阁首辅大学士,他不徇私,他不贪墨,可是人会好像潮水一样往他那边涌,这是人心。”

    沈冷指了指自己:“我已经过了那个度,这个度是陛下给的,所以陛下得调整过来,陛下信我,但不信别人,我可以一如既往,可是别人呢?见我权倾朝野,会有多少人贴过来?”

    陈冉嗯了一声,只是觉得人心太复杂了。

    沈冷继续说道:“所以陛下要打压我,一半是借此机会逼着那些隐患尽快露出破绽,一半是真心想要打压我。”

    他耸了耸肩膀:“而我最开心的是什么?恰好就是陛下打压了我,我没有那么复杂了,我心里也轻松,借着被打压的劲儿让那些想贴过来的人远离我,多清净。”

    陈冉摇头:“换做我就疯了,我想不到这么多。”

    沈冷:“我得想啊,因为”

    后边的话沈冷没有说出来,笑了笑道:“说第三个想不通,伽洛克略。”

    沈冷看向陈冉道:“刚刚你已经说到了本质,伽洛克略看起来坦然,像是故意来大宁做俘虏的,可能吗?他又不是白痴,数十万精锐尽失对于安息来说那是致命打击,如果不是因为距离实在太远,大宁的远征军就能趁机一口气把安息灭掉,伽洛克略会这么赌?赌上灭国,就为了来大宁做俘虏,且不说他想来大宁做俘虏的目的是什么,国都要被灭了,再有什么目的还有意义。”

    陈冉问:“那为什么?”

    “他坦然,是因为他做好了准备,就好像掉进坑里了一般人会害怕会大喊大叫,而他会坦然的想着该怎么爬出来,他这次来才知道咱们大宁不可击败,军队的力量如果说不相上下的话,那么我们的火器彻底击碎了伽洛克略的信心,还有数十万安息军队的信心,火器的打击不仅仅是战场上还有他们心里,在那时候伽洛克略就知道他赢不了。”

    “可是他做了撤走的准备,还不是一个,最少是两个,第一,他安排的舰队在海岸等他,他有自信在牺牲左右卫军后趁机脱离战场渡海回去,他只是没有想到咱们大宁的水师已经强大到那个地步,没想到他留下的舰队被庄雍大将军轻而易举的击败。”

    “这是他做的第一个准备别忘了,他是个枭雄。”

    沈冷道:“所以他一定会做第二个准备,兵败他已经无法阻止,所以他就必须准备更多,如果我是他的话,一定会去想,万一我被抓住了怎么办?只要有机会大宁的军队一定会生擒他而不是杀了他,这是前提,所以在海岸他主动一个人走到庄雍大将军面前,他就是在帮大将军生擒他,活着最重要。”

    陈冉皱眉:“难不成他还能逃走?”

    “不一定能,但绝不会放弃。”

    沈冷道:“如果我是他,一定会安排一支队伍藏起来,大战太混乱,没有人会在意一支几千人的队伍转移走藏起来,我没有注意到唐宝宝也没有注意到,但我想着一定会有这样一支队伍,至于藏在哪儿就无法确定。”

    “他既然想到了自己可能会成为阶下囚,那么成为阶下囚之后会有什么遭遇他大概也都想过了,他猜到了自己一定会被送到长安,既然已经被抓了,为什么不见见咱们陛下?” 手机端::

    沈冷缓了一口气,说到这的时候他忽然又想到了一些什么。

    “可是他如果想走的话能利用谁?安息和大宁相隔那么远,他不可能提前安插密谍进入长安就为了等着救他,没有他的人,他想逃出去”

    他看向陈冉:“黑武人?”

    陈冉忽然想到了一句话:“敌人的敌人?”

    【书评区的留言都看到了,大部分朋友都说最近质量下降,我很担忧,我会尽力去想怎么写好,接下来的一卷到两卷大概都不是对外征战为主,而是内部的事,可大宁这么美好,写内部的事就会很艰难,所以确实有些费脑子,请大家给我一点时间来思考,我会尽力把东西写好,对不起大家。】( 长宁帝军 http://www.xiashu1.com/1_1288/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