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 《无道昏君》变轨
    在《瘟疫公司》里,病毒不会主动扩散,靠区域内的人被感染之后到别国旅行才能扩散出去带到世界各地。而病毒本身可以进化,病毒感染的人越多,玩家就会得到更多的病毒点数,然后在天赋树上点出更恶毒的致病基因,使得病毒更不容易被医生发现,致死率更高,传播更迅猛。

    有些瘟疫种类是需要花钱买的,这是游戏的收入模式。其中又以潜伏属性非常重要,因为医生一旦在病毒爆发之前发现它,就会制作疫苗、隔离疫区等等,使得病毒胎死腹中。然后是难度选择,最高难度的医生从不下班,而且执行最严格的检疫标准。

    剥下所有的包装来看,其挂机机制可以拆分成两条线,第一是成长,第二是扩张。成长是由玩家手动操作+随机的,系统有时候会在挂机图中给瘟疫以随机成长,甚至是玩家不想要的成长,必须花点数给点回去,而扩张路径和目的地是完全随机的。

    赵杰团队看了声叔的大纲,发现《无道昏君》里有很多江湖势力,这个帮那个派某某堂的,于是就把《瘟疫公司》这套瞎捷豹整叭整叭,变成了以下设定。

    网游模式肯定没有难度选择这一说,难度都是融入到游戏探索线上的。玩家扮演一个江湖小虾米,在给定的地图中选择出生门派帮派成为弟子,然后开始挂机。挂机得到的是武功潜力。然后玩家可以通过玩法、花钱购买以及挂机掉落等等方式得到武学残卷或者整本的武学秘籍,再消耗潜力学习上面的招式乃至突破到第二段第三段获取新的技能特效,用来战斗。

    消耗的武学潜力都会转为玩家经验,用来提升等级,提升基础属性。这个等级非常重要,因为小虾米在门派中想要升格,等级是必要条件。充分条件是完成门派指定的战斗,替门派开疆扩土增大影响力,地盘越大挂机掉落的道具品种就越丰富,如果战斗失利也可能丧师辱国门派收缩。

    挂机不但涨潜力掉武学,还会掉落其它道具,比如练功房摆件增加效率等等,需要玩家经常上线清背包,这些都是常规玩法。这个游戏的核心玩法是秘籍、残卷、招式以及对应的核心战斗,也是让楚垣夕比较皱眉头的地方。

    按赵杰团队提交的策划文档,玩家每一招要在美术上表现为一套动作,对应武学秘籍上一个招式。武学残卷只有一招,秘籍由同一系列的残卷合成,招数的多寡是一套秘籍牛逼与否的重要判断标志,因为招数多了之后还能触发连招。

    玩家只能装一本秘籍或残卷在身上,战斗的过程中不能手动控制,角色在平砍和放招之间按照逻辑切换,形成逼真的战斗表现。就为了这个战斗表现,一个角色怕不是要做一百多套动作,还要提供几个不同的初始角色给玩家选,楚垣夕心说您这是小游戏啊?这资源量加上地图和剧情资源可是一点都不小。

    这是基本框架,在这个框架上再套上剧情就是赵杰团队的最终表现,玩家所在的门派帮派势力拓展到大地图某些区域之后会根据玩家等级触发剧情。连来带去算一块,楚垣夕感觉资源策划的棺材板都要按不住了,这堆内容打一个app包还比较合适,当成小游戏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

    没想到赵杰振振有词,说5g时代云游戏,这点资源量根本不算什么,差点没把楚垣夕鼻子气歪了……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时代云游戏主要是那些需要大量计算的游戏,把计算搬到云上,您这个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计算好吗?您这计算3g时代服务器客户端的传输效率就能搞定,不都是特么短链接的吗?你扯什么鬼5g啊?”

    但是数落完了赵杰,楚垣夕也有点犯难,因为这份策划案其实智慧含量上还可以,虽然根子上是致敬了瘟疫公司,但是包装之后一般人看不出来,感觉像是一个挺不错的挂机游戏。

    所以如果大笔一挥否掉,也不老合适的,贬低了赵杰团队的智力成果。而且现在的玩家都非常注重表现,要是一共就七八个动作,无论施展什么武学都是这一套,那看久了确实会厌倦。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它不适合做成h5游戏,更不适合进微信小游戏序列,只能像《这就是修仙》一样,做成独立游戏。

    那么问题其实可以归纳为,怎么让这个独立游戏在微信上能够大量传播,也就是怎么薅微信羊毛的问题。小游戏和h5都很容易薅微信的羊毛,而且微信也被薅习惯了,但是独立游戏可不是。如果薅不到羊毛的话,那么靠游戏推广ip的初衷就违背了。

    这是巴人的办公区,王乐也在,看楚垣夕陷入沉思,他把泡着枸杞的茶杯往桌上一搁,说:“楚总,你是不是在想微信传播的问题啊?”

    “那可不是吗?我肯定是先想逻辑上的问题。”

    “这简单啊楚总,咱没必要四个小游戏都走微信传播,您也不怕把微信薅秃噜皮啊?”王乐哈哈笑起来,“咱可以买量啊。靠游戏推广ip我支持,但是游戏只要火了玩的人多了就能推广ip对吧?游戏想火又不是非要通过微信传播这一条路,传统方式也可以火。”

    楚垣夕不由得狠狠的点了点头,发现自己确实钻牛角尖了。无疑,薅微信羊毛是性价比最高的一种火起来的方式,但不是唯一方式,传统游戏那么多火起来的,有各种各样的方式。

    而挂机游戏,学名放置类游戏,正统打法一直都是靠提升游戏品质、数值调优等等方式提升留存率,靠广告或内购产生利润,靠买量硬桥硬马的推广。只要能够维系正循环这个模式就可以一直玩的下去,其中不乏非常成功的作品,录得大量利润的同时也拿到大量的用户,毕竟放置类游戏的arpu值肯定是相对低的,靠的就是大量的活跃用户数量。

    因此楚垣夕的结论是:“这样说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组的数值策划得辛苦一下。咱这么做,做成独立app买量,跟普通放置类游戏的数值要点肯定是不一样。咱们目标和别人不一样,怎么收费还得打磨一下,但是又不能没有内购,没内购神壕玩家又不爽了,ok?”

    “这事我记得,咱们一个广告都不接,唯一目标不就是活跃么?咱做游戏不是为了赚钱。”赵杰说着哈哈哈哈沙雕一样笑了起来。

    放置类游戏目前赚钱的逻辑普遍在于,在玩家难以磨过去的数值节点上给玩家充值和看广告两种选择。过去是只有充值一种选择,不充值怎么变强呢?但是这样会造成大量流失,现在加了广告,玩家花时间不用花钱,不但流失被挽救了还能给游戏创造收入,所以迅速成为小游戏的标准。而巴人游戏目的不纯,要打破这个标准。

    所以楚垣夕的要求实际上是,不能没有数值节点,没数值节点整个游戏失去挑战****性就不足了;但是数值节点上既不能用看广告的方式让玩家混过去,又不能倒退回很久以前的模式,只提供付费变强一种途径,这是一个非常考策划的难点。

    当然,它有一个极其简单的解决方式,就是用让玩家分享到微信取代广告。只不过这个方案三个人谁都没提,因为,这是必然被龙爹砍死的方案。

    所以对赵杰来说,这游戏真是让他呕心沥血,一个挂机手游做起来巨累不说,连剧情都得自己动脑子,声叔提供的只是大纲,按时间线提供一些可触发的事件,他这边出的游戏剧情还得拿去跟声叔反复沟通,仿佛在做岛国ip一样,岛国ip改编游戏,最烦人的就是所有内容都要通过ip方的兼修,不能瞎捷豹做。

    处理完赵杰这边的事情,楚垣夕终于松口气,算是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周日。

    接下来这一周的周三是楚垣夕早就等着的日子,也是陆羽的deadline,8月21号亦庄第五届全球机器人大会。

    这是个真正全球性的大会,参会的有全球200多家高校、科研机构和机器人高科技企业,参展的有700多款机器人,有好几个板块,不过楚垣夕只关心商用机器人板块。可惜就是全球最亮的机器人明星企业波士顿动力没来,让大会略微失色。

    上会的机器人,楚垣夕非常简单粗暴的给分成了三类,实用型机器人、坑钱型机器人,以及眼球型机器人。

    所谓实用型,就是狗东、美团出的物流仓储机器人和配套,以及各种酒店餐厅服务机器人,其中尤其以狗东的无人仓储物流系统让楚垣夕驻足。

    这套系统从分拣到配送完全一体化,各种自动导引运输车、多轴机械臂、无人堆垛叉车、多向穿梭车和立体货架组成一整套未来感十足的存货运输体系。比起当初张健打算引进、被楚垣夕否决的那套战神科技提供的无人仓储解决方案感觉更实用。

    当初否掉了那套方案主要是对方提出了战略合作的要求,而狗东,楚垣夕问了问,直接提供解决方案,丁是丁卯是卯,不夹带任何私货,所以他心动了。正好王印宇签了合同,那么前进基地就可以开始建设了。

    所谓坑钱型的,就是各种教育机器人,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虽然在楚垣夕看来这些玩意对小孩子没有任何鸟用,就像很长时间以来各种盯着孩子们爸妈钱包的教育类产品一样的低性价比低实用性,但是,它坑钱不带商量的。更何况套上机器人、未来感这么高大上的外衣,对小朋友们提升zhuangbility实力倒是很有帮助。

    陆羽是跟着楚垣夕一块来的,然后盯上了眼球型产品,同时发现自己提的需求实在太保守了。

    这段时间他是又当爹又当妈,又要配合朱魑做几个小游戏ip相关的视频然后在自媒体上运营推广,又要亲自把关整理机器人相关需求,以实现楚垣夕的用机器人做视频内核的吸粉新设想,为了把需求清单弄出来,头发都有点发白了,因此得到了楚垣夕的口头表扬。

    为什么得到的是口头表扬呢?因为他需求主要都提到了动作和常规外观上,没有发挥出想象力。固然,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可以做体操,可以原地跳转360度,从实现难度的角度上非常牛逼,但是用来拍成视频产品缺乏冲击力啊,只有懂行的人才能看出牛逼。

    而亦庄大会上,有飞鸟机器人,不是无人机螺旋桨,就是真正鸟类外观,扇动翅膀飞行;有机械鱼,五彩斑斓像石斑鱼一样的造型,真能在水里游。

    拿这种机器人做出的视频才有震撼力。震撼性从何而来?比如说《墨子-鲁问》里有记载:“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三日不下。”鲁班的木头鸟能飞三天的传说一直被人当成吹牛逼的,在今天,实现了!这拍出视频来那话题性得有多强?

    这不得不让陆羽在大会当场改需求。还好这件事他一直都是亲自负责亲自抓的,脑子里有各种想法和方案,这时被现场的机器人们一刺激,非常快速就重新梳理了一遍需求,然后根据实地采集到的新特征,拿出加强版的出来。

    楚垣夕虽然觉得还是不是特别完善,但是,对于向现场的乙方没提出需求应该是足够了。机器人企业以tob业务为主,接受定制听取特殊要求应该是家常便饭,先提出需求,未来有新的想法再改,就让陆羽按照最常见的甲方折磨乙方的方式推进吧。

    站在亦庄这个会场里,楚垣夕就不得不触景生怀,因为去年春节的自媒体大会,今年谷歌的出海大会,都是同一片场地,不同的是那两场里都有房诗菱的身影,而今天没有。

    实际上几天以前楚垣夕就发现《深夜画廊》在发招聘了,招商务,招广告文案。看到这则招聘他不知道是该乐呢还是该叹气,显然,这是房诗菱造钱还债之战遇到的第一个问题,也是一个极为尖锐的问题。

    某种程度上,巴人信息和《深夜画廊》存在类似的问题,就是不接商业广告。楚垣夕一度曾经手里握有大量广告订单和报价,在去年第一季度巴人娱乐还小,还处于初生期的时候这些报价有着极大的诱惑力,特别是在公司不进钱的情况下。想来房诗菱也有过类似的时期。

    所以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就是老子招呼一声接广告啦,随时随地都有大把的广告订单扑过来,做不完的广告接不完的商业合同,敞口交易可以迅速卷到大把的钱。这种带有底气的快感是让人迷醉的,实际上去年某段时间楚垣夕自己就产生过这样的感觉,所以才会猜测房诗菱也有类似的心态。

    但是很幸运,楚垣夕这里有陆羽这样的天才,每时每刻脑子里都想着赚钱、变现、收割粉丝的商业价值。所以当自媒体广告市场上的广告主们都知道巴人不接单,不再派订单的时候,陆羽是有危机感的,恰恰楚垣夕欠缺这份危机感。

    而陆羽又处在巴人信息的一把手岗位上,关键是楚垣夕允许他犯错,至少允许犯小错。按楚垣夕的话说,“我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你犯错而不提醒你,这样你才能接受惨痛的教训然后成长”,只不过到底是看到了不提醒还是根本没看见,这事陆羽就说不清楚了。

    所以陆羽接手巴人信息这半年多是做过测试和模拟的,也向楚垣夕汇报过测试结果绝对不像您老人家想象中那么容易!

    接,肯定是有,但是想接到能容忍的太难了。所谓能容忍就是价格能容忍同时内容也能,土蜜蜂的广告价格很容易让人满意,但是内容实在太特么low了,大厂的广告内容倒是不掉逼格,但是且先不说价格,人家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订单派给你呢?

    自媒体广告市场大致分成两种,第一种叫广告平台,上面都是制式的广告,基本上以和土蜜蜂类似的广告为主,或者近似《儿媳妇》的黄暴无节操小说广告,没有最low只有更low,完全不适合大号接单,接了之后大量掉粉。

    另一种叫定制广告,无论是大厂主动找来也好,还是做自媒体的首先在某些平台上发出自己的广告报价,表示愿意承接定制广告,然后等甲方爸爸上门。这种才是适合大号的广告模式,当年迷蒙没犯众怒的时候号称八十万一条的广告,说的就是这种,但它不是天天都有。

    问题是,您从来没接过广告,广告乙方怎么当都不知道,也没有广告鬼才能写漂亮文案,转化率购买率多少都不知道,要价还贼高……市场上那么多任劳任怨的营销型自媒体,数据一直不错,商务小姐姐每天和甲方爸爸们保持沟通,有好的订单当然先给他们了。

    :。:( 咸鱼的自救攻略 http://www.xiashu1.com/1_1764/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