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龙抬头 > 1721 师父,对不起
    一秒记住【 ..】,!

    南王和红花娘娘打起架来也像打情骂俏,正应了那句老话: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

    他们俩的误会是解开了,春少爷的怒火却更盛了,南王和红花娘娘越是亲密,就越是在春少爷的伤口上撒盐。

    真的,我以前都没想过,中年男女的感情竟然也能这么炽热。

    春少爷狂呼着杀掉南王,持剑朝着南王奔去,老乞丐、酒中仙、河西王也紧随其后,齐刷刷的攻向南王。春少爷的眼睛通红、杀气腾腾,显然是受到了刺激,此时新仇旧恨一起爆炸,铁了心要把南王碎尸万段。

    “春少爷,你给我住手!”红花娘娘大喝,同时朝他飞出不少红花。

    以往这种时候,红花娘娘只要出手阻拦,春少爷还是会卖几分面子的。但是现在,春少爷不管不顾,已经完全疯了,尽数击落那些红花,继续朝着南王奔去。

    “杜鹃,你别拦我,我要把他杀了!”春少爷咆哮着,一剑刺向南王。

    “你给我冷静点!”红花娘娘也冲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南王。

    春少爷就是杀光全天下的人,也不可能对红花娘娘动手。

    红花娘娘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用身体去拦。

    果然起了作用,春少爷立刻收回了剑,但他又咆哮道:“河西王!”

    “来了!”

    河西王立刻闪了出来,伸手就推红花娘娘。

    “你给我滚!”

    红花娘娘一声谩骂,两把红花飞向河西王。

    河西王如今已经是天玄境一重境界,和罗子殇是一个级别的,当然不会畏惧红花娘娘,他很灵敏地躲开那些红花,接着又伸手去抓红花娘娘。

    红花娘娘不得不往后退,同时也不断朝着河西王飞出红花。

    春少爷则继续攻向南王,我和赵虎、程依依、韩晓彤四人当然坐不住了,也都纷纷冲了上去。

    “老酒鬼,老叫花子!”春少爷一声大喝。

    老乞丐和酒中仙一左一右,分别冲向我们四个。

    我和程依依对上了老乞丐,赵虎和韩晓彤则对上了酒中仙。

    “师父,让开!”我很着急,春少爷如今已经是天玄境第七重境界,南王不是他的对手,很有可能死在春少爷手上。

    老乞丐并不答话,仍旧手持拐棍朝着我和程依依攻来。

    “师父,春少爷糊涂了,你不能也糊涂啊,咱们来东洋是打乔戈尔的,不是自相残杀的!”程依依也着急地叫着。

    但不管我们俩怎么说,老乞丐还是无动于衷,用一支拐棍挡着我和程依依。

    我彻底发怒了,对程依依说:“别向他求情了,尽快将他干掉,去救我爸!”

    老乞丐是我师父,我当然很尊重他,但他要帮着春少爷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尊师重道了。程依依没有废话,立刻和我联手攻向老乞丐,其实我俩不是第一次和老乞丐作对了,只是以前我们从来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不一样了,我俩一个天阶上品第二档,一个天阶上品第一档,无论怎样都有资格和他拼一拼了。

    更何况,我们还使出了情意绵绵刀,威力更甚!

    情意绵绵刀是老乞丐教给我们俩的,现在我俩却用这套刀法来对付他,说起来也确实挺唏嘘的,但没办法,既然立场不同,只好拔刀相向。

    与此同时,赵虎、韩晓彤也和酒中仙打起来了。

    赵虎不是第一次和酒中仙打架了,虽说每一次都输,但也算是轻车熟路。更何况,赵虎现在已经是天阶上品第一档的实力,再加上韩晓彤这个天阶中品,就算不是酒中仙的对手,也能打好一阵子了。

    至于南王和春少爷,当然已经斗得如火如荼、不可开交。

    两人一拳一剑,斗得十分激烈,“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华夏第一铁拳vs华夏第一快剑,每一次交手都会带来巨大的冲击,剑气纵横、拳风呼啸。

    就算南王不是春少爷的对手,两人也得斗上一阵子了,我的心中无比焦急,知道春少爷这次是真的起了杀心,无论如何也得尽快干掉老乞丐,去帮南王。

    程依依知道我的心思,一支匕首同样舞得十分凌厉,配合着我一次又一次地攻向老乞丐。

    在我们两人强大的攻势下,老乞丐果然有些扛不住了,一步步地倒退着、硬撑着。

    auzw.com 曾几何时,老乞丐收拾我和程依依跟玩儿一样,他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攀登上去;但是现在,老乞丐真的不是我们的对手了,我们两个联起手来就能逼得他一退再退。

    老乞丐,真的是老了吧。

    虽然他看上去总体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鸡窝一般的头发、破布袋一样的衣服,浑身上下邋里邋遢,看着懒散而又精力充沛,但他和我们打了没多久后,就气喘吁吁起来,额头上也浸出了不少汗。

    “师父,你让让吧!”我忍不住说道:“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别再拦着我们了!”

    老乞丐却咬牙切齿地说:“少废话,你们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我这个做师父的骄傲!来,将我击败,击倒我后,你们就可以过去了!”

    坦白说,我哪里能下得了手,老乞丐救过我那么多次、帮过我那么多次,对我既有救命之恩,又有知遇之恩,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哪里能真的伤他。

    但是没有办法,南王危在旦夕,不想伤也得伤了。

    “师父,对不住了!”

    我咆哮一声,猛地冲上前去,狠狠一刀劈了下去,正中老乞丐的胸口。

    “咔嚓”一声轻响,老乞丐整个胸口皮开肉绽,鲜血像泉水一般瞬间涌了出来,人也不受控制地往后飞了出去,“咣当”一声重重落在地上。

    “师父!”我和程依依一起扑了上去。

    如此重伤自己的师父,我们心里怎么能好受呢。

    我们一左一右,扑到老乞丐的的身前,分别抓住了他的两只手。

    “师父,你怎么样?”

    “师父……”

    “没……没事……”老乞丐喘着粗气,同样抓着我们两个人的手说:“好,很好,非常好……看到你们进步到这种程度,我比谁都开心!”

    老乞丐的语气里没有任何嘲讽,他是真心赞扬我和程依依的。

    “师父,真的很对不起,我这就为你上药……”

    我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着伤药。

    “别了……”老乞丐抓着我的手,说:“如果我还能打,就必须阻拦你们……没办法啊,春少爷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发过誓一辈子效忠他的……你把我救起来,我还是得出手……这样倒在地上挺好,起码不用再阻拦你们的脚步了……”

    “师父……”

    我忍不住流出泪来,其实砍伤老乞丐,我比谁都难受。

    程依依也在旁边哭得泣不成声。

    天底下还有比“弑师”这种事情更严重的吗?

    “张龙……”老乞丐握着我的手,喘着粗气说道:“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大概率以后也不用我再指点了,咱们师徒缘分恐怕就此尽了……说实在的,以前觉得你的资质尚可,没觉得有多顶尖或是出众,依依可比你强得多了……但没想到,你会成为最优秀的那个,是师父我看走眼啦,你可不要怪我……”

    “师父,我从来没怪过您,资质不好是我的问题,不是您老人家的问题!我能到这一天,离不了您的辛苦栽培!师父,您永远都是我师父,我们的师徒缘分永远都不会尽!”

    我哭得更大声,心里也更难过了。

    我知道老乞丐不会死,可这一刀劈在老乞丐身上,真心比劈在我的身上还要难受。

    “不用哭,没什么的,我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老乞丐气喘吁吁地说:“这点伤不算什么,养一养也就好了,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砍伤老乞丐,我是觉得很惭愧,但我也确实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我擦了擦眼泪,将老乞丐放在地上,并且重新举起了饮血刀。

    程依依也站了起来,站在我的身后。

    我清楚地看到,赵虎和韩晓彤仍旧在和酒中仙战斗着,双方纠缠的很厉害,一时谁也拿不下谁;至于红花娘娘,也在和河西王战斗着,理论上来说,红花娘娘不是河西王的对手,但红花娘娘不需要近身战斗,只需和河西王保持一定距离,并且不断飞出红花,河西王就近不了她的身。

    所以,我和程依依是第一个脱离束缚的。

    至于南王和春少爷,仍旧在激烈的战斗着,天玄境五重以上的战斗,以我的实力根本没法评判,甚至看都看不太清,我只觉得他俩好像已经打了好久,仍旧没有分出胜负。

    怪了,春少爷不是天玄境第七重境界了吗,怎么对付天玄境第五重境界的南王这么费劲?

    我也来不及思考那么多,正想和程依依一起冲上去帮南王一把的时候,两人突然停下了战斗,各自往后退了十几步,接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skbwznaitoaip( 龙抬头 http://www.xiashu1.com/5_5039/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