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吃相 > 第1571章 亡秦者胡
    这一醒过来,陈旭感觉自己心头萦绕的各种疑惑越来越多,而这几天,咸阳肯定也风声鹤唳乌云罩顶。

    按照始皇帝雷厉风行的做法,肯定会大索整个咸阳城,凡是与胡亥等人有密谋牵连者都会被一网打尽。

    而这一次引起的朝堂动荡,绝对会超过当初嫪毐政变。

    当初嫪毐动用的大多数都是自己的门客家童,人数不过数千,但这一次胡亥篡位,有赵亥赵成赵病赵婴这些皇族参加,还有王离白震申公兖齐宕这些文武卿侯,直接就控制了几乎整个咸阳城和皇宫,光是动用的中尉、卫尉两府禁军就超过万余人。

    因此这次清算,恐怕整个咸阳受到牵连的人数达到数万人,而满朝文武至少有两三成会被清算,光是朝堂之上都会空余出来数十甚至上百个位置,三省六部所属衙门更是会大规模调整,这么多坑空出来,虽然会让许多人有机会得到提拔,但如此以来,朝堂政务处理也会大大延迟,这股余波会波及整个大秦达到数年之久才会慢慢平息下去。

    又是接近三刻之后,病房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人站在病房外踌躇了许久之后才敲门进来,正是中尉府令陆嚣。

    看见斜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陈旭,陆嚣微微哆嗦了一下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上,对着陈旭和水轻柔拱手:“陆嚣见过太师,见过夫人!”

    “免礼,坐吧!”

    看着陆嚣一身铠甲但却头发须发凌乱面容疲倦双眼通红的样子,陈旭就知道这货这两天怕是通宵没睡,满城都在抓人。

    不过在陈旭看来,这货最好是拔刀把自己的狗头砍下来比较好。

    面对陈旭平淡的样子,陆嚣更是紧张不安,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脸皮涨红的拱手:“听闻侯爷苏醒,嚣激动难安,本想早些来探望,但实在公务太过繁忙……”

    “忙些还好吧,监牢里蹲着就不忙,陆中尉难道想去体验一下?”陈旭不咸不淡的开口。

    “嚣不敢!”陆嚣吓的一个哆嗦赶紧站起来。

    “哼,我问你,当初与你约好,一旦城内出事,你会安排人控制北门,以便保证本侯能够顺利进城平乱,但为何本侯到了,城门却打不开?”陈旭满脸严肃的瞪着陆嚣。

    “侯爷恕罪,嚣的确安排了可靠的属下去北门,但不知道为何临到半夜事发前,他们突然被临时调换,当时因为匆忙之间嚣并没有去亲自核查……”陆嚣脸皮涨红的解释。

    “哼,看来定然是赵亥定然是对你起了疑心,这几个月你在咸阳可曾露出马脚?”陈旭不满的冷哼。

    “不可能啊,自从开春我按照侯爷的吩咐输光了家产,最后迫于压力假装去求赵亥帮忙,于是赵亥等人果然再提篡位之事,我便假装不得不答应,然后就经常在一起策划各种篡位的事宜,赵亥赵成赵病赵婴王离申公兖齐宕这些核心人员都认可了我的加入,并不曾有什么怀疑……”

    “不可能,既然认可你的核心成员身份,怎会暗中又会调派禁军临时换防,你一定是哪儿出了纰漏引起了赵亥等人的怀疑……”

    因为半年不在京师,在这个连电话都没有的时代,平日也没办法沟通,因此这种事只能靠猜测或者推测。

    “你最近有没有参与赌博?”思索许久,陈旭突然脑海一道电闪而过。

    “赌博?梭哈自然是有,和以前一样,嚣有空便会去赌几局,不过也没像原来那般狂输……”

    “输无所谓,你赢了多少?”陈旭没好气的打断陆嚣的话。

    “赢……也没赢多少……少……”陆嚣似乎猛然也一下明白过来,脸色瞬间惨白。

    “到底赢了多少?”陈旭直勾勾的看着陆嚣。

    “一百……两百多万……”陆嚣打着摆子,额头的虚汗滚滚不断冒出来。

    陈旭:……

    半晌之后,陈旭摇摇头决定把这件事放下,继续讨论下去毫无意义,而陆嚣肯定是学了一招出老千的技术,忍不住卖弄一下,然后面对一群从未想到还有人会这样不讲规矩的赌博流氓,于是被陆嚣赢了两百万钱。

    两百多万啊,堆起来半间屋子,前后差距这么明显,即便是陆嚣没有问题赵亥都会提防一下,在关键时刻暗中布置一些后手也就顺理成章,毕竟是掉脑袋的事。

    “幸亏本侯准备充足,不然这次胡亥赵亥就篡位成功了,对了,你在春芳园卧底半年,可曾拿到重臣卿侯参与谋逆的直接罪证?”

    “有有,昨日天亮之时,嚣已经将春芳园和赵亥赵成赵病赵婴等来往密切的侯府宅院全都控制,并且还从齐宕和申公兖府上各自起获诸侯国印和两套加冕用的王服!”

    “才两套,应该不止吧,当初好像给你还准备了一套?”陈旭疑惑的看着陆嚣。

    “是,的确应该不止,据嚣平日的观察,被赵亥胡亥许诺封诸侯国君的至少有八人,但我们搜遍赵亥和赵成、赵病府邸,春芳园甚至都掘地三尺,仍旧没有找到更多的……”陆嚣面红耳赤的拱手。

    “你先回去办差吧,等太子葬礼结束,你自请陛下降罪,收拾一下准备回家养老吧!”陈旭无奈的摆手。

    “是,多谢侯爷!”陆嚣战战兢兢的拱手告辞。

    “陛下驾到~~”

    就在陆嚣离去,陈旭刚躺下不久,卫生院外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传来,随即听见一声悠长的呼喝,很快听见门外有侍卫跪地迎接的声音,只听吱呀一声,玄武卫统领赵越推门而入,后面一群玄武卫拱卫着始皇帝大步走了进来。

    “陛下!”陈旭在水轻柔的搀扶下准备再次坐起来。

    “太师创伤未愈,万勿轻动!”始皇帝一个箭步就冲到床边,双手轻轻按住陈旭的肩膀,然后亲自扶着陈旭重新躺好,这才眼圈发红的哽咽说,“是朕一时疏忽,让爱卿受苦了!”

    “陛下何出此言,臣受伤和陛下并没有任何关系,陛下万勿自责,这几日京师混乱,臣却卧床不起不能为陛下分忧,实在心中难安……”

    “爱卿专心养病,朕自从醒来之后感觉身体康健,昔日昏沉头痛之疾皆都毫无症状,朝堂有蒙大夫与冯相操持,三省六部也都有运转正常,爱卿无需忧虑,待太师把身体养好,朕再好好感谢太师为朕,为这大秦江山所做的一切,朕此次能死而复生,全赖爱卿之力,这活命之恩,只怕朕一生难报也……”

    始皇帝以袖拭泪,摆手吩咐玄武卫都退出房间,然后这才在水轻柔的相请下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双手紧紧握着陈旭的手,“太师送与朕的两把手枪朕一直都好好的贴身收藏,但却不想那畜生前夜竟然曾朕病重昏迷之时偷偷盗走……”

    陈旭和扶苏受伤的事传入宫中,始皇帝震怒之下吩咐太医御医抢救的同时,安排玄武卫彻查手枪的来历,然后很快便找出了目击证人,有宫人证实,当夜混乱之时的确看到胡亥偷偷进过始皇帝的寝宫,而后玄武卫去监牢提升胡亥,胡亥也并没有隐瞒,似乎知道自己这两枪已经搞定了自己的命运,于是在歇斯底里的狂笑中很爽快的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这两把手枪,胡亥偷出来既是为了炫耀,这种太一神火枪,整个咸阳除开陈旭之外就只有始皇帝有两支,佩戴在身上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还有就是为了拿来威胁陈旭。

    但没想到篡位的过程看似一帆风顺,实则一塌糊涂。

    胜券在握的异常政变,被陈旭三下五除二就化解的稀里哗啦。

    而最让他吐血的就然是他最喜欢最宠爱的林仙儿竟然背叛了他,偷偷将他的诏书都改掉了,最终导致玄武卫插手,一群参与政变的人也瞬间神魂崩溃。

    “陛下,臣曾经说过,天道轮回,因果报应,万事万物皆都有自然之理,非人力所能抗衡,臣献陛下手枪,坏胡亥篡位,胡亥伤臣,这一切其实都因果相连,从臣出山辅佐陛下开始,这一场劫难便避无可避!”陈旭笑着安慰始皇帝。

    “太师……太师是说你早已知晓胡亥会有此举?”始皇帝猛然睁大双眼。

    “是,胡亥图谋篡位,实则并非眼下才有,而是天书早有警示!”陈旭点头。

    “那……那太师为何……为何不提前告知朕?”始皇帝满脸都是迷惑和不解。

    “陛下,天书警示皆是天机,臣若早说,扰乱天机恐臣有更大劫难,更何况,此事臣也曾隐晦提及陛下,只是陛下一直不曾领悟而已!”陈旭叹口气看着始皇帝。

    “太师曾经提示……”始皇帝茫然的思索许久,发现自己此时脑海一片混沌,被陈旭这句话刺激的几乎想不起来任何事情。

    “陛下莫非忘了,六年前陛下巡游东海,臣与陛下一封锦囊,上书四个字……”

    “亡秦者胡!”始皇帝惊呼一声站起来,脸色瞬间变的扭曲而狰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帝国吃相 http://www.xiashu1.com/5_5495/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