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其他小说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 618 玉姣挡枪
    &lt;a href=&quot;<a href="http://www.3ZxS.coM&quot;" target="_blank">http://www.3ZxS.coM&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www.3ZxS.coM&lt;/a&gt;" target="_blank">www.3ZxS.coM&lt;/a&gt;</a> 李玉娥立刻又转脸看向李玉龙:“是啊师兄,你是不是搞错了?”

    “对啊。”李玉姣也叫:“师兄,你是不是听了什么谣言,就算张五金是国安,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问题,张五金也非常好奇,他是国安的高级巡视员,真没几个人知道,李玉龙怎么突然就知道了,神耳门真的这么厉害?好象没有吧,因为国内主要是李玉姣两女的弟子在传教,而她们是他的女人,如果有什么内奸透露了情报,一定是她们先知道,没道理李玉龙先知道啊。

    李玉龙顿了一下,一咬牙,道:“玉娥玉姣,有件事我没告诉你们,我跟美国中情局有联系,这个消息,是中情局的人告诉我的。”

    “什么?”

    李玉姣两女讶叫出声,张五金眼光也同时一凝。

    “只说我是国安,原来他是特务。”

    张五金肌肉收紧,整个人,仿如一根崩紧了的弦,随时准备击发。

    “师兄,你怎么----。”

    李玉姣两女几乎同时开口,却又同时住口,李玉龙与美国中情局有联系,固然是个意外,但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如果没有张五金的话,李玉龙联系上了中情局,反而是件好事,但问题是,牵扯到了张五金,就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

    李玉龙却不理解她们的心态,他根本就不知道,李玉姣两女,居然成了张五金的女人,而且是两女共侍一夫,他只以为两女是不理解,有疑惑,所以他一扬手,解释。

    “上次你们在大掌山,跟刀竹起冲突,他突然弄来大批准备,虽然掩饰得很好,弄的很多是俄罗斯的武器,但还是瞒不过中情局,刚好他当时打了卫星电话,就给美国的监听卫星盯住了,而他一直没换电话,就在下午,他又打了电话,联系的是国安的人,所以我确定。”

    “靠。”

    李玉姣两女明白了,张五金也明白了,终于知道是哪个地方出了漏子,再不迟疑,身往前一闪,手一扬,在桌子底下一掀。

    百多斤的实木桌子,给他一下掀得飞了起来,张五金身子同时斜窜,形如猎豹,就要从斜里兜击李玉龙。

    不想李玉龙也在防着他,知道他功力高得不可思议,他一动,桌面晃眼,李玉龙没有开枪,反而飞身后退,一下拉开了距离。

    张五金一看不对,急往边上一窜,那边有一张茶几,实木的面,有两三寸厚,这些地方树多,做家具普遍舍得下料,他的想法是,拿了茶几在手里,当做盾牌。

    虽然神探亨特的电视里面说,空手道大师,可以手拨子弹,原理上,张五金也可以理解,他甚至也有自信,盯紧了李玉龙的手,不说拨开子弹吧,至少闪开要害部位是不成问题的。

    但有自信是一回事,非到万不得已,他也会不去试,那是子弹呢,一枪能要命的,傻瓜才去试。

    而有茶几在手,那么厚的面子,打得穿也没什么力量了,且身子躲在茶几后面,李玉龙难以准确定位他的身体,他只要看准弹道,即便子弹打穿了桌面,也打不到他身上。

    这屋子虽然不小,但也不是很大,只要两步,他就可以逼到李玉龙面前,茶几一推,和身扑上,一个插手就能要了李玉龙的命。

    必须说,在这种面对面的交锋中,张五金还是很聪明的,前前后后,都想得非常好。

    但人生,总有一些意外。

    张五金虽然窜得快,李玉龙枪口还是转了过来,他也不管瞄没瞄准,扬手就是一枪。

    他枪口一抬,边上的李玉姣突然尖叫一声:“不要。”

    叫声中她飞身一窜,双手张开,居然拦在了张五金身前,这一枪正打在她身上,刹时间血光飞炸。

    张五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玉姣会替他挡子弹,一愣之下,血气冲顶而起,狂叫:“师父。”

    张五金想不到,李玉龙更想不到,那个爱他爱得要死的师妹,居然会替一个外人,另外的一个男人,去挡子弹,他一时也愣住了,难以置信的叫:“玉姣?”

    这一枪,打在李玉姣左肩,李玉姣脸上现出痛苦之色,双手却仍然张开着,拦在张五金前面,对李玉龙摇头:“师兄,不要。”

    “为什么?”

    李玉龙始终难以置信。

    “因为,因为。”李玉姣无法解释,但李玉龙已经明白了,啊的一声狂叫:“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在这一瞬间,他心中的恨意,真如怒焰滔天,不是因为张五金国安的身份,而是因为,李玉姣居然喜欢张五金。

    没错,他是同性恋,他不喜欢女人,甚至极度讨厌女人,但是,他非常亨受李玉姣喜欢他的感觉,李玉姣这样优秀的女子,二十二年,为他痴情不改,他心底的那份得意,怎么形容也不为过。

    但突然间,李玉姣居然不喜欢他了,李玉姣居然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而且,竟然,可以舍身为这个男人挡子弹,李玉龙心中那一瞬间的失落,用什么来形容呢?

    没有什么可以形容。

    所以,他心中对张五金的恨,也没有什么可以比拟。

    他再次扬起枪,而张五金因为意外,不知道李玉姣怎么样了,在后面扶住了李玉姣,也没得及再去抓茶几,眼见李玉龙抬枪,张五金再没办法,狂吼一声,手一用力,带着李玉姣身子一旋,把李玉姣身子旋到自己身后,同时弓腰拨背。

    他这时血气冲顶,脑子其实糊涂了,想的是绝不能再让李玉姣再受伤,把李玉姣换到身后,他硬挨李玉龙一枪,同时身子绷紧低缩,无论打在哪里,他也能借余力一个反身飞击,一下要了李玉龙的命。

    其实这时最好的处理方法,是把李玉姣推开,同时自己闪开,再次去抓茶几,则李玉姣即不可能再挨枪,他自己也不必挨子弹。

    不过这人啊,不可能永远清醒的,尤其是在情感激荡之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http://www.xiashu1.com/7_7316/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