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其他小说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 850 姐夫,有老鼠
    &lt;a href=&quot;<a href="http://www.3ZxS.coM&quot;" target="_blank">http://www.3ZxS.coM&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www.3ZxS.coM&lt;/a&gt;" target="_blank">www.3ZxS.coM&lt;/a&gt;</a> 果然,跟李昂一说,秋晨要陪着李娇娇过去,李昂很开心,但秋晨一说要做节目,李昂立刻就拒绝了,不但拒绝秋晨拍摄,也拒绝秋晨报道。

    这下秋晨没辙了,张五金看了暗笑,不想他偷笑的样子落到秋晨眼里,这丫头立刻就转移火力:“得意了是吧,哼哼,你等着。”

    这还真是池鱼之灾啊,张五金顿时就愁眉苦脸了。

    李昂老家,在通达下面的一个小村子里,这已经是另一个市了,跟阳州一南一北,不过从春城下去,到只有一百多公里。

    李娇娇有病,李昂直接租了台救护车,张五金则自己开车,秋晨坐他车里,通达这边,经济要好得多,地形也相对平坦得多,路况好,即便是去村里,也有水泥路,午后不久,也就到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子。

    李昂父亲李轩年近八旬,却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眼不花,耳不聋,尤其说话中气十足,声如洪钟,坐得近了的人,耳膜都给他震得嗡嗡响。

    这个正常,无论春床棺床,都能聚气,人体气足,身体自然就好,说话自然也哄亮,张五金只看了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棺床好好的,线条没坏,功能仍然还在。

    不过李昂的母亲却死了很多年了,好端端的,睡一觉,就死在了床上。

    这个也正常,张五金发现,但凡是功能性的床,有一利,就定有一弊,很简单,功能性的床,他破坏了床阴阳的整体性,阳盛,阴就衰,阴长,阳就消,衰弱的那一方,则必然早死。

    反而张虎眼传他的鲁班三十六式床谱,以春床打头,虽然是合欢床,却因为是用来调和男**阳二气的,最平衡,所以也最安全,当然,功用也最简单,就是男女好合而已,至于霸床之类的变式,本不在三十六式之内。

    李昂一家回来,李轩还是很开心的,不过听说李娇娇病了,然后要烧了床治病,他就不干了。

    先也没说什么,到晚上,一家人关上门就吵起来了,张五金耳朵尖,所以也听得清楚。

    李昂把张五金的道理给说了:“要真是睡了这床就能当官,那木匠为什么自己不睡,他是傻的呀?就算一个木匠是傻的,两个三个也都是傻的?”

    但李轩却又是另外一个说法:“人有命的,有些木匠,就没那个命,他做得,却睡不得。”

    “难道所有的木匠都没那个命?木匠天生就是贱种?”

    对李昂的这个反驳,李轩显然找不出答案,但他自有他的固执方法,一句话就堵住了:“你不懂。”

    偷听的张五金哭笑不得,老年人啊,有时候,你就没法子跟他说理去。

    白杨这时插嘴了:“那娇娇怎么办?就让她这么不死不活的。”

    谁知李轩又有理了:“正好啊,你们再生一个,原先我要你们生,我也说过,娇娇睡了棺床,迟早一定会发病,你们也不信,又说什么计划生育,生二胎公职都要开除,我就说了,一家有一个当官的够了,男主外,女主内,这才是阴阳之道,你们又不信,不过现在好了,借着娇娇生病,你们再生一个。”

    这一番话,听得张五金不住摇头,合着李娇娇在李轩眼里,就一点也不重要了,不过也是,农村里的人,普遍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张五金估计,要是李娇娇是男的,说不定李轩一口就答应了。

    然后白杨就哭了:“那好啊,我们离婚,李昂再讨一个年轻漂亮的,生十个八个我也不管,我就守着娇娇,任我们苦命的娘儿俩自生自灭好了。”

    这么一哭,就成了一场家庭闹剧,李昂发火,说了声老顽固,李轩就发怒了,一句话:“要烧床,可以,等我死了,跟床一起化了吧。”

    清官难断家务事,听到这里,张五金就知道,这是一锅烂糊糊,暂时是搅不清楚了。

    这时却听到外面轻轻的敲门声,门并没有关死,随即就给推开了,是秋晨。

    李轩这房子,是两层的瓦房,算是中西结合吧,就是两层的小洋楼,却把西式的平顶改成了中式的瓦房顶,这样凉快,张五金和秋晨他们做为客人是睡在二楼的,李昂他们吵架,则是在一楼,楼梯从中间上来,张五金的房间在左,秋晨的房间在右,老人家在这方面还是很讲究的。

    先聊了一会儿天,现在上楼,是准备睡了的,张五金扭头看秋晨,她难道还不想睡,一看不对,秋晨怀中还抱着个枕头呢。

    “怎么了秋晨,坐一天车了,还不想睡?”

    “他们家里----。”秋晨脸上不知是个什么表情:“他们家里有老鼠。”

    张五金一听笑了,农村里有老鼠,这太正常了啊,不过秋晨表情不对,这丫头未必怕老鼠?张五金仿佛记得,秋雨好象也怕老鼠,有一回家里发现只老鼠,秋雨吓得往他身上跳,让张五金笑了半天,真不知道,当年秋雨一个人带着丫丫,是怎么应付老鼠的。

    “老鼠有什么可怕的,它又不咬你。”

    “呀。”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秋晨轻叫一声,直接就窜进了房里,而且一跳就到了他床上。

    这丫头换了睡衣,还好,这次不是吊带式的,是那种一件头的,不过下面也掩不到膝盖,这么一跳,雪白的大腿晃得人眼晕。

    “不许你说这个。”秋晨不但人跳到了床上,声音中还几乎带着了哭腔。

    “好,好,不说,不说。”

    她反应太大,不象是装的,张五金慌忙安慰她,立刻转移话题:“要不,你今晚上睡这边。”

    秋晨定了定神:“那你呢。”

    “要不我睡你那边?”

    “这边有没有老鼠?”秋晨东张西望,一脸畏惧的样子。

    “一个老鼠,她怎么怕得这么厉害?”张五金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看秋晨又不象是装的,这丫头精灵古怪,但这会儿明显不是在戏弄他,而是真的害怕。

    推荐最新新书:官色我喜欢富婆

    官场是个大染缸,看主人翁是怎么玩弄官场,征服那些官场上的人的。唐城只是一个小司机,侍候的却是一个官太太,看小人物是怎么一步步玩弄权贵的。..........&amp;lt;/p&amp;gt;,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http://www.xiashu1.com/7_7316/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