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其他小说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 925 红线发作1
    &lt;a href=&quot;<a href="http://www.3ZxS.coM&quot;" target="_blank">http://www.3ZxS.coM&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www.3ZxS.coM&lt;/a&gt;" target="_blank">www.3ZxS.coM&lt;/a&gt;</a> 好多票票,谢谢朋友们,太开心了!

    ---

    张五金哈哈一笑,却又回过身来,深深长吻,手更在她胸乳间揉搓了一阵,才最后放手,转身下楼,嘴里还在哼着小调。

    “这个魔鬼。”听着他得意的哼声,尹冰冰忍不住啐了一声,可听在自己耳里,也觉得没什么力量,更象是甜蜜的娇嗔。

    张五金到这边来,没进屋,就听到了轻轻的抽泣声。

    “怎么回事?”他急步进屋,林妙儿坐在床上,一边抽泣,一边看着自己的腿。

    “怎么了妙儿。”张五金吃了一惊,飞步过去:“腿开始痛了吗?”

    “是。”一看到他,林妙儿强抑的泪水顿时就喷薄而出,扑进他怀里:“早上起来就痛了,现在越来痛了,喊你又不应,我会死的是不是,我死也不要踞掉腿。”

    “没事的。”张五金忙安慰她:“你即不会死,也不要踞掉腿的。”

    “你说真的?”林妙儿睁着大大的泪眼看着他,一脸可怜巴巴的。

    张五金心里痛了一下,这个天真的少女,包括鲁香珠她们在内,所有人都在算计她,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相信我。”张五金看着她的眼晴,一脸认真。

    “嗯。”林妙儿重重的点头,脸上露出个笑意:“我最相信你了。”不过随即苦起脸:“可是腿还是痛。”

    “马上就不痛了,我先看看。”

    张五金看了看林妙儿的腿,那根月老红线粗了一些,也红了一些,隐在林妙儿莹白的小腿里,仿佛一圈火,又带着一点妖异之色。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大约是七点多钟的时候。”林妙儿微微吸气,看来虽然痛得不是很厉害,但也不轻。

    七点至九点,血入胃经,张五金暗暗点头,但又觉得奇怪,他最初猜测,月老红线应该是从膀胱经或者胆经开始呢,也就是下午或者晚上,因为林宝山最初痛,就是从膀胱经开始。

    “可能男女不同。”

    张五金想了想,先不管这么多,用手在胃经的几个穴位按了一下,林妙儿果然连连呼痛。

    “没事的,马上就不痛了。”

    确定是足阳明胃经,张五金循经发气,这时候脚步声急响,鲁香珠跑了进来,进屋就急叫:“妙儿,怎么了,红线发作了吗?”

    一眼看到张五金在发气,她微微愣了一下,脸上掠过一抹红晕,随即恢复正常,讶异的道:“老五,你这是做什么?”

    张五金看她一眼,她脸上的那抹红晕,他也看在了眼里,心下暗道:“这女人到是掩饰得好,昨夜的事,她大概以为我完全不记得吧。”

    脸上便也装出跟平时一样的神情,道:“妙儿的月老红线发作了,我发气给她治一下。”

    “你会气功?”鲁香珠讶叫,这个到不是装的:“气功能治。”

    “不能根治,但可以缓解疼痛。”

    “呀。”

    便在他两个说话间,林妙儿突然叫了起来,鲁香珠急走过去,握着了林妙儿的手,道:“妙儿,怎么样?”

    她这一脸关心,也不象是假的,张五金看了暗暗摇头,女人果然天生就是戏子。

    “好胀,但是,没那么痛了。”林妙儿看着张五金:“五哥,你手上好象有一股凉水灌进我腿中,然后那种辣的痛就轻了好多。”

    “是的。”张五金点头:“这月老红线,跟胃火类似,都是以热痛为主,我发气帮你缓冲掉胃中的热气,它自然就会轻松些。”

    “真的好多了呢。”随着他的话声,林妙儿欢叫起来:“现在好象一点都不痛了,又好象还有一点点,五哥,你继续给我发气,我要一点都不痛的。”

    她小嘴儿嘟着,纯粹就是在撒娇了。

    鲁香珠却看得瞪圆了眼珠子:“气功真的可以治?可林总以前也找了好多大师来看的啊,有好多也是气功师,怎么他们治不了?”

    “都是些骗子。”一说到林宝山的病,林妙儿又伤心了,一脸嗔怒:“五哥,是不是?”

    “也不能完全说是骗子。”张五金摇头:“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很多人不知道月老红线,自然更不知道怎么治,另一个,则是功力的原因,现在真正练出功夫的人不多,能治病的,更少。”

    “还不是骗子。”林妙儿娇哼。

    “好吧好吧,就是骗子。”张五金只好笑着点头,又笑问:“妙儿小骗子,你说腿痛,是不是也是骗人的?”

    “我才不是小骗子。”林妙儿顿时大发娇嗔。

    “可你现在不痛了啊。”张五金笑。

    林妙儿感受了一下,确实完全不痛了,又跳下床来,崩了两下,抚掌欢呼:“真的完全不痛了。”

    随又嘟嘴:“不过人家可不是小骗子,只是给五哥你治好了吧。”

    她扑到张五金怀里,在张五金脸上嗒的亲了一下,鲁香珠在,她到底不好索吻,但鲁香珠却仍一脸震惊,她看着张五金:“老五,这个月老红线你真的可以治。”

    “当然可以治啊。”张五金没答,林妙儿先插口了:“我不是已经治好了吗?五哥,你好厉害。”

    张五金笑着摇摇头:“说了不能根治的。”

    鲁香珠问:“那能治到什么程度?”

    “她对这个问题这么关心?”张五金心中转了个念头,嘴上道:“每次发作的时候,就发气缓解,可以一直让它不痛,但月老红线无法消除。”

    “不痛就没关系了嘛。”林妙儿道,抬了抬腿:“只要不痛,一圈红线有什么关系,反而挺好看的,四娘你说是不是?”

    “是。”鲁香珠点点头,有些黯然:“只可惜你爸爸,那么痛。”

    一说到林宝山,林妙儿顿时伤心了,挽着她胳膊,垂泪道:“可惜当时没能找到五哥。”

    鲁香珠也红了眼圈。

    张五金在边上看着,心中却有些怀疑,她心中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她这么关心他能不能治月老红线,是什么目地,一瞥眼间,却看到了鲁香珠脖子后面微微的一片红,不禁暗笑。

    那是昨夜他强吻出来的,这脖子后面还好,她胸脯上应该更多。

    鲁香珠今早穿的是一套月白的套衫,估计是准备要去公司了,套裙设计得很合体,即突出了她妙曼丰满的身材,又带着一种白领女性的现代与时尚。

    这样的女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但张五金却用目光无形的剥掉了她的衣服。

    昨夜,他就把她剥得光光的,压在身下,姿意的蹂躏,看着她丰腴娇柔的身子变幻出各种形状,听着她哀哀的娇呤嘶叫,那种滋味,无可形容。

    回味着昨夜的情景,张五金只觉小腹发热,竟有些硬了。

    鲁香珠似乎感应到什么,回头看他一眼,显然她也有些怀疑,眼光深深的看到他眼里来,似乎想要用无形的眼光,把他的心钩出来,看他心里到底藏着什么,或者说,他是不是真的忘记了。

    这种小把戏,自然拦不住张五金,他装出一脸坦然的样子,迎着鲁香珠的目光,嘴里还劝道:“四夫人,你也别多想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留意月下老人的电话,看他有什么要求,如果能找到他,那就更好。”

    他这话,还有他坦然的神情,成功的打消了鲁香珠的疑虑,点点头:“对,七天之内,月下老人应该会打电话来。”

    “呀。”林妙儿轻轻叫了一声,转身偎进了张五金怀里:“五哥,我怕。”

    “别怕,有我呢。”张五金搂着她,轻抚她肩头,她还穿着睡裙,肩带式的,肩膀光光的,少女的肌肤,滑腻如丝,虽然昨夜张五金才饱尝过两个多汁的美妇,但少女的清纯,别有一番味道:“妙儿,你不要怕,就怕那个月下老人不出现,只要他出现,我一定抓住他,抽筋剥皮,替你爸爸报仇。”

    “好。”一提到林宝山,林妙儿勇气陡增,捏着小拳头道:“五哥,你给我抓住他,我一定要亲自揍他。”

    她这一对粉拳,天下任何男人都愿意挨两拳吧,张五金看着暗暗摇头,但嘴上却答应了。

    鲁香珠道:“上次是红线发作的七天内,不知道这次会是第几天,这样,老五,你就陪着妙儿,外面的,我跟警方联系,争取能找到月下老人。”

    “好。”张五金点头。

    鲁香珠眼光在他脸上溜了一下,又滑到林妙儿身上,似乎想到了什么,道:“对了老五,呆会你跟妙儿一起去公司吧,昨天那三个多亿,公司会出一个借款的文件,看用什么抵押,你可以自己挑,到时妙儿签个字就行了。”

    “妙儿签字啊。”张五金一听笑了,看着林妙儿道:“让妙儿大明星签哪里呢,这里好不好。”说着指指自己的脸。

    “好啊。”林妙儿咯的一声笑,嘟起红唇,嗒的一声,就在张五金脸上亲了一下。

    “行了,签过字了,不要去公司了。”张五金笑,林妙儿便也挂在他胳膊上咯咯笑。

    鲁香珠笑着摇头,自个儿出去了。

    张五金看了一下她的背影,腰臀款摆,风情无限,因为套裙遮拦,还只觉妙曼,真要脱光了,才会发现,她的臀圆翘鼓弹,实是极品,想着昨夜在后面半强迫的进入她,感受着她的颤抖,听着她雪雪的呻吟,真是回味无穷。

    “不急,先逗逗她,找机会,再把她征服了,然后让她乖乖的翘着屁股帮我吹,就跟冰冰一样。”想到尹冰冰早间被迫帮他吹,那种半羞半恼半嗔半怒的迷人少妇风情,真的热血如沸。

    陪林妙儿吃了早餐,趁着林妙儿换衣服的空档,张五金给尚锐打了个电话:“月老红线发作了,月下老人应该在七天之内打电话,你留意一下。”

    “好。”尚锐道:“一切尽在掌握。”

    ,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http://www.xiashu1.com/7_7316/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